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裂変第十三章 双面人生  

2011-06-14 12:2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心平将房产证掷到沙发上,冷冷地说:“这下,你该滿意了吧?”

阮萍萍愣了愣,猛地一下醒过神来,她三步并做两步抢上前拿起房产证,颤抖着手打开房产证,只见户主一栏清清楚楚地写着阮萍萍三个字,她高兴得大叫起来,冲着杜心平喊道:“老公、老公我爱你,你真是我的好老公!”然后,扑到杜心平身上搂住他后脑勺对着嘴一阵狂吻。

猝不及防的狂吻开初还令杜心平喘不过气来,渐渐地他由被动変为了主动,没有几个男人经得起这样的攻击,尤其像杜心平这样的人。一番亲热过后杜心平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板着脸对阮萍萍说:“以后你不要动不动就给我电话,这亊让谁知道了都不好,你知不知道?”

“知道啦!”阮萍萍撒娇地捏了他一下鼻子:“不要那样凶嘛!俺不是想你了才给你电话嘛!”

“这样也不行!”杜心平生硬地说道:“有空我就会自己过来!”

“对喽!这才是俺的好老公嘛!”阮萍萍一下又抱紧了杜心平,依偎在他胸前指着自己的肚子说:“俺孩子想他爹呢,你可要常回家来看看呦,免得俺娘俩挂牵着。”

“是,是喽!”杜心平嘴角浮上一丝笑意,叽讽道:“是想钱吧?哪是想孩子他爹啊!”

阮萍萍一下挣脱开来,撅着嘴,用她那柔软的双拳使劲地搥着杜心平,不停地叫着:“你坏、你坏!你咋这样说俺呢?你以为俺真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坏女人吗?”

“当然不是!”杜心平赶忙哄她道:“谁说你是坏女人啦?未必好女人就不用钱了,你需要钱也很正常嘛,你还要替俺养儿子呢!”

“对嘛!”阮萍萍楚楚可怜地望着杜心平,眼里渗出泪来

:“这才像俺好老公说的话嘛!”

杜心平真有些感动了,他替她揩去眼角的泪水,安慰她道:“说句开玩笑的话,看就把你气成这样!别让以后生出来的娃竟是一副哭相,那多难看啊!”

阮萍萍没想到几滴泪水就将这个高大威猛,平时冷若冰霜的人给感化了,瞬间破涕为笑,娇艳如花的脸上绽出甜蜜的笑容,神往地说:“你是喜欢儿子呢还是女儿?”

“儿子女儿我都喜欢!”杜心平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住她肚子:“我家中现已有儿子啦,还是生个女儿吧!”

两人卿卿我我地聊了好一阵,直到一个电话打进来,接完电话后杜心平才意识到时已到深夜,他恋恋不舍地对阮萍萍说:“我该回去了,免得……”

阮萍萍捂住他的嘴:“别说啦!我不会阻拦你的,因为我压根就没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外家的感觉,让你享受到人生的另一种温情。”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外家的感觉、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外家的感觉……这句话一直在杜心平耳边飘着。

他喜滋滋地回到家,躺在床上的妻子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呵欠,盯着他,莫名其妙地问道:“看你一脸的喜气,咋的?碰上什么好事了!”

杜心平陡地一惊:莫非她知道我什么事了!他一边故作轻松地解领带,脫衣服。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他猛地扑上去对着妻子一阵狂吻,一阵虚假的激情过后,他喘着粗气说:“我真想不到,我们对中杨县根磨乡改造公路的扶贫款这么快就批下来了。说明上级领导对我杜心平还是信任和支持的,要知道这件事老顾在时曾几次三番地打过报告,可上面就是不批,孰轻孰重,掂一掂不就知道啦!亲爱的,你说,这样的事我不值得高兴吗?”

“高兴、高兴。”夏侯雪不滿地瞟了丈夫一眼,刚激起来的情瞬间一泄而空,恼怒地说:“你这人好无味,上班工作罢了,回家还跟我谈什么工作。”她翻过身去嘟囔着:“你啊,像个木凳陀,在家是捂不热的!你只好到单位去让大家抬着,捧着,这样你就高兴啦。”

杜心平万万没想到,稍不留神就惹下了祸端,他躺在床上越睡越淸醒起来,脑子里走马灯似的一时是夏侯雪,一时是阮萍萍,两个影子相互叠印着,渐渐地,阮萍萍的影子越放越大,越来越清晰,黑暗中他笑了……不过,那笑中含有一点点苦涩。

当他醒过来时太阳光已透过窗帘射了进来,屋内一片光亮,用手一搭,身边空空的,想是妻子早已上班去了。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感觉舒服了些,但还是很困倦,想不到昨晚自己又失眠了。

突然,他想到今天早上还有一个会,身上猛地激凌了一下,急忙看表,还好,也许还赶得及。急忙起床,匆匆涮洗一番后就上了路。

坐在车上司机见很无聊,无话找话说:“昨晩中央电视台播放深圳的一个贪官,真是傻得不可思议……”

“咋就傻得不可思议了?”杜心平随口问了一句。

“谁也不会想到,当官的竟有这样的木脑壳,他老先生的竟将他们乡镇府的办公大楼作抵押,为不良商人作担保,被人家骗去了五十万元。”

“哦!”杜心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那司机见客人不说话便也不再饶舌,只是将车开的飞快。

他匆匆走进会场时人们都已到齐了,大家正在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看到他进来,原本“嗡嗡” 作响的声音戛然而止,项伟副局长用眼神和他交流了一下,干咳一声即大声说道:“党有关民政工作的会议精神,昨天我们已学习讨论过了,现在请杜局就我们下一步的工

作,作具体的部署。”

“我主要讲几点……”以前杜心平讲话是不用看稿子的,但昨晚没有睡好,脑袋昏昏沉沉的。只有边讲边看着稿子:“去年以来,全州民政系统先后开展了社区建设、双拥……”

他感觉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喝了口茶,喉头蠕动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要积极的争取国家和省里面的支持,以保证我州民政工作的顺利完成。多年来,我局与省有关部门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积极为我州争取资金、政策和项目。比如去年为全州城市低保资金争取国家支持捌佰柒拾贰万元,比前年多增加肆佰陆拾陆万元,今年……”

谈到这些具体的数字,杜心平不由得想起了刚才那的哥的话,联想到自己给濮阳亭担保的伍仟万,心下不由一紧,他赶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我们要强化干部队伍的建设,树立民政干部爱岗敬业、求真务实的良好形象,以三个代表的要求严格要求我们自己……”

散会后他赶忙将南宫一璐找来,劈头就问:“阳亭集团贷款的那伍仟万?”

南宫一璐微微一笑:“我知道这事关系重大,从不敢有半点疏忽,三天两头的就在提醒他们,要他们一定要按时还款!”

杜心平赞许地点了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

“您看……”南宫一璐欲言又止。

“什么事?你说!”

“是不是您们见个面,杜局您再亲自给他们说一说,多打几针预防针还是有好处的,毕竟不像我——人微言轻。杜局您说话还是多管用的!”

杜心平爽快地应了声:“你就安排一下吧!”

 

“哥俩好呀、八匹马儿跑!”

“四季发财哇,一心一意搞工作!”

酒席上的气氛热烈而又不忘工作,大家边吃边谈,从山区建设到小区福利,从计划生育到离婚率的逐年升高,贺冬武局长和杜心平谈得津津有味,他指着划拳的那两人说:“两小子刚来那阵酒量也不咋地,下乡多了,吃饭时老乡硬灌酒,把他俩灌成了酒囊子。”

毛斯琳从旁插过话来:“农村人思想纯朴,你对他好一分他就要还报你三分,虽然我们的资助是政府给的,体现的是党的政策,可对我们这些具体经办人,农民还是挺感激的,他又不知说啥好,吃饭时便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酒。对着他们这种火辣辣的情,你实在是无法拒绝,便只好舍命相陪了!”

“毛主任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还唱好听的,莫不成你真要拒绝了,人家会把你怎样哇?”

毛斯琳看着这文绉绉的小伙子,挑逗地说:“肖秘书,现在有几个人像你这样呆板的哟,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是中国的酒文化!这种酒文化和经济成反比,经济越落后酒文化越盛行,如果他敬你酒你不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毛斯琳自问自答:“他就会认为你看不起他!”说到这里她故意看了眼前来检查工作的杜局长:“也许就会因为这一杯酒会将你在那里的群众关系搞僵,使你工作起来绊手绊脚的!”

杜心平刚想讲话,贺冬武局长接过去说:“虽然上面有规定工作时间不许喝酒,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还是要入乡随俗还好!杜局,您说呢?”

杜心平红着脸应了一句:“什么时候都要以干好工作为先,其它的……中午还是不喝为宜,要误事的!”

因为常到这里检查工作,贺冬武局长与这位顶头上司关系变得微妙起来。看看酒也差不多啦,贺局吩咐道:“撤席了吧!”转向杜心平:“杜局,我送你回宾馆!”

杜心平手摆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你回去歇息吧!”随行的司机小赵和南宫一璐也急忙说:“贺局您就别担心了,我们会把杜局安全的送到宾馆的,您放心好了!”

看到大家都把自己当做醉汉看待,杜心平不由得有些火了:“你们这是怎么搞的嘛,好像我有腿不会走路似的!谁也不要送,我自己开车回去!”

“哪怎么行呢!”贺冬武诡谲地一笑:“干脆别忙回去了,咱们上KTV唱歌去!”

 

走进金凤凰KTV的一间豪华包间, 服务小姐刚打开电视, 便见屏慕上的歌星像抓耳搔腮似的, 嗲声嗲气地唱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杜心平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叫啥歌嘛!词不成词,曲不成曲的,像鬼念经!给咱重整一盘好听的来。”

服务小姐见客人无端地发火,呆立在那里,一头雾水的看着贺冬武。贺冬武赶紧吩咐道:“还不赶紧去換一盘老歌曲来,你不知道吗,像我们这种年纪的最喜欢听老歌曲啦,谁喜欢去听那劳什子的瞎叨咕,一点歌曲的韵味都沒有,还现代流行歌呢!”

贺冬武的这几句话正说到了杜心平的心坎上,他看着贺冬武,动情地说:“人们常说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朋友不是知音,只是兴趣相投。也许正应了那句话: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知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蓝颜红颜皆如此。贺局就是我的知音啊!”

听到杜局如此地赞赏自己,贺冬武有些飘飘然了,一时间嘴里也就没了把门的,胡吹乱侃起来:“像我这样能和杜局从地下聊到天上,从古聊到今,从高山聊到海洋的,在咱全州的民政干部中,我怕也只有我一人……”

肖秘书看到自己的局长说话开始失控了,赶紧端着一杯茶递过去:“贺局,您喝高啦,先喝杯茶解解渴吧!”

“你才喝高呢!你信不信,我和杜局还可再来一瓶XO洋酒?”杜兴平见状即忙说:“唱歌唱歌,谁也不要再提喝酒了!”

其实只有贺冬武自己知道,有些话是不能清醒着说的,靠酒遮脸,说话才能能进能退,这是他在官场混了十多年才得出来的经验。等杜心平扯着嗓子吼唱累了过来歇息时,他支开旁边的人,轻声问道:“听说项局马上就要退了,空出来的位置……是要在县局中提人上去填补?”

“这个……哦!我不太淸楚,这不是我权限范围的事!”

贺冬武赔着笑脸说:“这个——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依照惯例,给您配备副手,上边还是要征求一下您的意见的。”

杜心平哈哈一笑:“这只不过是一种形式,很多时候连形式都没有人就下来了。”

“这我知道!我是说……我是说假如有这种可能,请杜局您帮美言几句。人嘛,都是求进步的!在杜局您身边工作有问题可以随时讨教,一定会受益匪浅的!”

杜心平语塞,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贺冬武从西装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杜心平手上:“杜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买杯茶喝、买杯茶喝!”

杜心平见状,脸刷地涨得通红,他忙不迭地摆手说道:“你这是搞哪样?快收起来!”

离弦的箭岂可收得回来,贺冬武只有趋前一步,硬将卡往杜心平衣袋里塞,嘴里一边在说:“这只不过是杯茶钱,咱这又不是行贿受贿,看把您杜局紧张的!”

正在两人拉拉扯扯时,刚才被支开的几个人闹闹哄哄地回来了,杜心平压低声音正色道:“下不为例了,知道吗!”随又对刚进门那帮人大声说:“来来来,咱们来个老歌大合唱!”

  评论这张
 
阅读(614)|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