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裂変第三章 耗子药吃也死 不吃也死  

2011-03-06 11:3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凯走进副局长办公室,将张单子递到项伟手上:“局座,签个字吧!”

项伟接过单子粗粗浏览了下,不知怎地脸色竟阴沉了下来,他将单子甩到一边,指着陆凯说:“你这不是瞎胡闹吗!那天开会不是明确宣布过了,像这样动用经费的报告都要经他杜局签字才生效,你是拿我开玩笑是不是?”

见项局生气,陆凯急了,嬉皮笑脸地小声嘟囔说:“动用的是小金库的资金,又不是预算里的,犯得着这样认真吗?再说,你不给这些菩萨上香,来年你有事去求他,他会应吗!”

项伟将脸撇向一边,马着脸说:“那我可管不着,我作不了这个主。”说着挥挥手,示意陆凯出去。

陆凯刚从项伟办公室出来恰好遇到仇志力,仇志力拍了下陆凯的肩膀,问道:“项头怎样说?是不是按惯例执行,还是将标准提高了?”

陆凯摇摇头:“项头撂挑子了,叫我去找杜局。”稍停了会,他说:“杜局这人太古板了,搞不好他不会批的,我真弄不懂了,像他这样不谙为官之道的人是怎样爬上去的?”

仇志力调头往后看了看,见走廊里没人,小声说道:“听说他后台硬得很,省委张主任是他同乡……”

陆凯对这些消息不感兴趣,截断他的话,说:“不搞也好,省得我们这些当兵的难跑。你记不记得了,去年我们给省里戚主任家送礼的事情啦,你扛着一箱茅台,我扛着那一大包的山货,咱俩气喘吁吁地敲开他家的楼门,结果水都没得喝一口,只得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谢谢。谢个屁呀!谢的还不是这些当官的。讲句良心话,我从内心支持杜局这样搞,可又怕到时人家给咱小脚鞋穿。人呐,真是活得累!”

“所以人们才常说,耗子药吃也死、不吃也死!”仇志力说完笑了:“谁叫到处都是卖假药的呢!”

两人一路说着正准备往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不想南宫一璐正从里边出来,她眯笑着说:“等一下你们过来将局里几位领导的年货一起领了,帮忙着给他们送到家里去。”说完转身就走。

陆凯上前一把拦住她,将手里的表往她手里一塞:“南宫主任,你自己去找领导批吧,俺可没这能耐了。”

“怎么,今年项局不同意搞了?”南宫一璐一脸的惊讶:“前两任局长年年都给上边拜年,早就烧香惯伺鬼了,今年突地一下终了,怕是不好吧?”她想了想,匆匆一转身:“咱找杜局说去!”

南宫一璐走进杜局办公室,只听着杜局正在对着话筒说道:“您们的盛情我心领了,今晚的晩宴嘛,我实在是抽不开身!八点钟我还有个会呢。”说着不待对方答应便挂断了电话。转身对南宫一璐道:“什么事?”

南宮一璐将手里的表递到杜局手上,刚开口说了句:“这是预算……”就听到杜局的电话又响了,急忙改口说:“您先接电话。”说着便想出去。

杜心平示意她坐下,指着手机显示屏说:“我妻子打的,我三言两语就讲完了,你坐吧!”

只听得杜心平“啊啊、是是” 的应了几声便挂断了电话。他脸上挂着笑,说道:“我妻子在家搞了几个菜,想请你到家去喝一杯。你不知道啊,自从她和儿子来到这里后,天天都在念叨你,念得我耳朵都起老茧了,说是要好好地感谢你一番。你看,这又打电话来跟我说了。你呀,就权当帮帮我吧!让她了啦一番心愿。”

“唉唷!我又沒做什么事,老嫂子这样客气反叫我怪不好意思的。近段时间工作太忙了,我还没空问您呢,老嫂子在这边上班还适应吧?”

“适应、适应!只是丢了她原来的老行当她觉得怪可惜的。”

“现在学非所用的多了,不要说是像老嫂子这样的,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硕士、博士,学非所用的也比比皆是,还有博士生去卖猪肉,回乡种田的呢!”

“你说的不错,只是我妻子有点和我一样,我俩都是一根筋,常常是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

南宮一璐笑了起来:“看您说的,要是个个像您夫妻这样拧,这样坚持原则,我们的国家就有希望了。不过,大方向应该是这样,在一些细节问题上该变通的还是要变通。”说着,指着桌上的表说:“这是依照往年给领导拜年需要买东西的清单,东西没变,可价格却上涨了许多,他们要有您的签字才好去办。”

杜心平瞥了一眼桌上的清单,正色说道:“我厉来讨厌这种党内的不正之风,你看看、你看看,要好几十万呢,这可是人民的血汗钱啊!”

南宫一璐不好再说什么,沉黙了许久她才自言自语地说:“杜局您乃君子啊!像您这样洁身自好的好干部不多了,有几人能出于淤泥而不染呢?难得、难得啊!”

原本很严肃的杜心平听她如此一说,倒禁不住笑了起来,他洒笑说:“你呀,真是一叶障目,难见泰山!那么多的好干部奋战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的为党为人民服务你不见,眼睛专门瞟在那些为非作歹的贪官身上,嘛回事吗!”见南宫一璐没说话,他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党内的不正之风由来已久,已是重疴沉疾,然而,不是不可治,而是需要猛药,君不见中央正在制定一系列的反腐措施吗?我对这个是很有信心的。”

杜心平说到这里激动起来,他走到办公桌前来回踱着:“凡事都要从我做起……”

话刚说到这里却见南宫一璐吊起一只脚,单腿站在地上摇摇晃晃的,仿佛马上要栽倒一样,他急忙转变话题,问道:“你怎么样了?”

南宫一璐仰起头,调皮地笑了笑:“我看一只腿能够站多久。唉呀,不平衡还是不行!”

“你呀,这是在办公室,你还这样调皮,仿佛你是个大姑娘似的!”

“人嘛,要活得年轻一点就要时常保持一颗童心,不要整天总是老气横秋的,做给谁看嘛!”

杜心平突然意识到什么,自我解嘲的笑了:“你看我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说着说着又扯到政治上了,仿佛是在给谁上政治课似的,让你见笑了。”

看到南宫一璐要出去,杜心平在她身后说道:“下班后我在楼下等你,别让我妻子再失望了。”

南宫一璐一边应着一边拉开门,却见巫银凤副局长站在外面,只见她刚要敲门的手举在半空,尴尬地冲南宫一璐笑笑,说:“我找杜局商量点事。”

南宫一璐走后巫局返身关上门,冲杜局微微一笑,还未待她开言,杜心平抢先说道:“巫局,等会下班你和南宫主任到我家坐坐,咱几个好好唠唠,尝尝你嫂子的手艺。”

“哟!是不是有嘛好事?想起来请我们到家作客了。”

“有嘛好事!还不是调到这里后,内人的工作及小儿的转学问题,全靠你们帮忙才顺利地解决了。略备薄酒一杯,聊表我们一点心意而已。”

巫银凤听杜心平这样一说,咯咯地笑了起来:“你不说嘛我还想去讨杯酒喝,你这样一说我还真不敢去了。因为你妻子的工作和儿子的转学我丁点儿力也沒出,去了就真不好意思了!”

“看你说的!”

“我说的是实话。你不要说像你儿子转学,贵夫人工作一类的事情我无能为力,要搁在谁的手里谁去办都会感觉很棘手。而这些事情惟一她南宫主任办起来轻车熟路,三两下就可以给你办好了,在这方面她玩的团团转,可以说是非常能干。她的工作能力也强,这是全局上下都公认的,但是……但是……”巫银凤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似的,连着“但是” 了两句就没了下文。

杜心平看着她,心里突然觉得:这女人怎么啦?说话咋吞呑吐吐的,莫不是……莫不是她?或者是南宫一璐有什么问题!这……这女人才不好直说!”于是诚恳地说道:“我刚来到这里,对这里的情况还不太熟悉 ,有些什么问题还请你们这些老同志点拨才是!”

“看你说的,你杜局太谦虚了,你看全局上下谁不佩服你,我们都为有你这样的好领导而高兴!”

杜心平看她还是不肯说出心里话有些不高兴了,直截了当地说:“你我都是局领导,就别光说这些肉麻的话哄我高兴了,有什么话你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能够接受!”

巫银凤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样的事说起来不太好,有点像是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但是作为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譬如你杜局是不宜跟南宫一璐这样的人走得太近的。”

“为什么呢?”杜心平好奇地问:“她有什么问题呢?”

“什么问题我也说不上。只不过她跟前两任局长都走得很近,风传她还是顾宏修的情妇,只是顾宏修倒台后沒有供出她什么,专案组也对她的问题查了又查,可是什么也没查出,于是也就不了了之。

作为同亊,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不要做一些抓虱子放脑壳的事,免得给自己找来不必要的麻烦。退一步讲,就是没有什么亊,那些眼睛时时盯着领导的人他也会给你寻出事来,你说是不是?”

一向心高气傲的杜心平听到自己的同事如此一说,颇有些不以为然,心下想道:女同志就是好争风吃醋,我还用不着谁来教育我呢!嘴里却淡淡地说道:“我和南宫主任也就是工作上的接触而已,其它并沒有什么来往。这次请她到家里小坐也全是我妻子的主意,目的还不是为了感谢她一下。”

见自己的领导这样,巫银凤也不好再说什么,改換话题道:“年关到了,明天市领导要到基层去访贫问苦,要我们局一两位同志一起去,你看……”

“你就和丛局一起去吧,你们两个一个是管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的,一个管救灾救济,你们下到基层去最合适。”

巫银凤说:“以前像这样的事,顾局长在都是他亲自去,每次去都还有电视台的陪着,要作新闻报道的。”

杜心平心下暗想:这我还不知道吗!他摆了摆手,大度地说:“抛头露面的事还是让你们女同志去合适些,你要不愿去,就让项局和丛局去好了!”

 

夏侯雪这时大包小包的拎着刚回到家,她今天要好好地露一手,做几个拿手好菜让老公的同事尝尝,给自己露露脸,看到儿子杜松林在电脑前玩游戏,她便叫道:“松林,你不打游戏了好吗?过来帮妈妈一下,等一下你南宫阿姨要来吃饭,咱们抓紧搞好等着,免得到时手忙脚乱的。”

“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请她到馆子搓一顿不就得了!”杜松林说着连眼睛都不抬,仍自顾着在他的电脑前打游戏。

“像她们那种三天两头进馆子的人早就将馆子的东西吃腻了,而且在馆子请显不出主人待客的热情,请到家里就随便多了,而且还省钱……”

“钱钱钱,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钱,一点品味都没有,俗不俗呀?枉自还是一个知识分子呢!”

夏侯雪想不到儿子竟这样不懂事,说话如此刻薄,她生气地说:“我说钱怎么啦?咱又不偷不抢的!为的还不是能省一个是一个。翻过年你就要读高中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再说,你爷爷奶奶身体也不好,每月还要带钱给他们……”

“好啦、好啦!”你只要一进门整天就絮絮叨叨的,烦不烦呀!”杜松林说着走到他妈妈面前,赌气地说:“你不想让我玩游戏就直说,别这样拐弯抹角地变着法子来,我又不是大傻瓜!”

夏侯雪看到儿子这样,有点恨铁不成钢,又气又恼,她强压住怒火说:“你不呆不傻更不笨,可惜就是聪明用不对地方。要是将你那思想好好地用在学习上,你还不是班上的尖子生吗!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三天两头地请家长去学校,搞得你妈我一点颜面都没有了,总觉得好像低人一等似的。”

夏侯雪没想到,她这样一说倒把儿子的逆反情绪给拱了出来,她儿子反唇相讥道:“人穷怪屋基、饭杷怪控箕,你下岗了心里不好受就将过错赖在我身上,羞也不羞!”

夏侯雪这时真是哭笑不得了,她只有耐着性子说:“妈妈下岗那不是因为妈妈没本事,而是因为市场不景气,单位垮台了妈妈才下岗的。现在妈妈不是重新工作了吗?只要有文化就有真本事,咱不管去哪都还是站得住脚的,你说是不是?”

没想到杜松林听了妈妈一席话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边笑边说:“老妈耶!你咋地也像小孩一样撒起谎来了!你也不想想,要不是老爸在这边做官,那叫什么的……南宫阿姨会肯帮忙?没有她帮忙,你还不是这里打两天工那里帮啥忙的,和打工仔有啥样!”

夏侯雪真是想不到儿子小小年纪竟会这样鬼精灵,揭起他这个老妈的短来了,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是世道变了,你这样的小鬼竟也敢欺到老妈的头上来了。”说着装出生气的样子就要打他两下,没想到他一躲就闪开了。

下班了,南宫一璐还在办公室磨磨蹭蹭的,刚忙完事的李姐见了有些奇怪,她向南宫一璐问道:“今天你这是怎么啦?不愿回家了不是?”

“没呀!手头的事没做完……”

“走吧,俺等你!”

恰在这时南宫一璐包里的手机响了,她乘机说道:“你先走吧,我先接个电话。”

李姐走后,南宫一璐拿起手机,看到是阳亭集团董事长濮阳亭打来的,急急忙忙地问道:“有什么事吗?我的濮董事长!”

只听话筒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沒事就不能和你联系了?”

南宫一璐赶忙道:“不不不,不是那回事,我还有事呢!”

只听那男人的声音说:“有事你就不吃饭啦!快来,我在馨月餐厅等你!”

南宫一璐急忙跑到窗前探头往下看去,只见杜心平站在车前焦急地在等着她,赶忙说道:“谢谢你了,我这里还有应酬,分不开身呢!下次再说吧。”说着就想挂电话。

只听那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急:“听说你们杜局有办一个残疾人加工厂的意向,这事研究得怎么样啦?”

“这事嘛,上次和杜局到湖平县张岭庄检查工作时听他说起过,回来后就没听说了,也许是因为忙就暂时搁置起来了。”

“不管怎样说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拯救苦难同胞于水火嘛,积大德啊!你南宫主任应尽量促成此事。”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