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裂变第一章 新官上任  

2011-02-14 16:4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常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话其实是错误的。苍蝇根本没有分辨能力,什么样的蛋它都叮。只不过叮无缝的蛋它吸吮不到什么很快便飞走了,叮到有缝的蛋时,它越叮越有味,便牢牢地粘上了,直到把它吸干为止。———作者题记

 

第一章 新官上任

今天是杜心平到市民政局上任的第一天,他和许多赶早班的人一样,步履匆匆穿插在行人中。他高昂着头,心里却在盘算,到了新的单位如何开展工作。

一路上省厅章副厅长的话总在他耳边回想:“你去的市地处山区,下面所辖的十三个县中就有五个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可是,你的前任顾宏修局长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贪污挪用了八百多万,八百多万啊!他对党和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小杜啊,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咱们可不能重蹈覆辙啊!你也许不知道吧,你这次去出任岭北市的民政局长可是张主任鼎力推荐的,我们党组经过认真细致的研究也将希望寄托于你,希望你到那里去搞出一番成绩出来。不过……”章副厅长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那里的班子经过顾宏修带了这几年,水也许还有点浑,你到那里后就要看你慧眼识玉啦……”

杜心平一路想着,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政府大楼前,他见一群人正在楼前翘首相望,好像在等待什么人。他走上前去向一位中年女人问道:“同志,请问民政局在几楼?”

那女人瞥了他一眼,爱搭不理地应道:“三楼!”然后眼睛又望向远处。

杜心平看了她一眼正想离开,旁边一位老同志拦住了他:“同志,你到民政局有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杜心平看了看他,清瞿干瘦,两眼却烱炯有神,看他神态和说话的口气便知道他是民政局的了,便爽快的说道:“我是来报到的…….”

 杜心平正想说下去,那老同志截住了他的话,热情的大声说:“您就是新来的杜心平局长吧?”

老同志的话刚落音,旁边站着的一群人呼啦啦一下全拥了过来,刚才对他爱搭不理那女人更是尤显热情,他指着清瞿干瘦的老同志介绍道:“这是我们民政局的项副局长。”

“项伟。”项副局长热情地握住杜心平的手,自我介绍着。随即将围拢来的同事一一介绍给杜心平,介绍到那有些过份热情的女同志时,他迟疑了一下,随后就诙谐大度地笑了:“这是人称‘叫天雀’ 的南宫一璐南宫主任,是负责我们这里的后勤工作的。”

南宫主任微微一笑,认真地说:“老几十岁了还像那些傻不啦叽的小青年似的喜欢叫人绰号,真不知羞!”说着转向杜心平,像似问他又像似自言自语:“杜局长,您怎么不坐车来呢?走路多远呀!莫非您昨晚就来啦?”

“是呀!我是昨晚到的,住在政府招待所里,离这里又不远,才三几里路我就走来了,权当是锻炼嘛!”

“怪不得啊,昨天项副局长就叫我们今早一起提前到大门口迎接您,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还以为路上堵车厉害呢 !”

杜心平抬腕看了看表,不紧不慢地说:“我来得不晚嘛!现不正是上早班的时间?”

刚上到三楼,南宮主任回头对项副局长说了声:“我去把各办公室的人叫来,大家一起来欢迎新来的局长。”杜心平刚想阻拦,她已跑上前去了。

一群人簇拥着杜心平走向会议室,这时的杜心平心里涌起一阵狂澜,这种滋味是从没有过的,过去他只看到他的领导被人簇拥过,那些唯领导人马首是瞻,卑躬屈膝的样子很令他看不惯,他不知道被人簇拥的滋味是什么,只是觉得有点显眼,曾想过:要是以后我作了一把手,我决不让我的手下人这样待我。

想归想,现在杜心平也不好说什么。进到会议室以后人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杜心平一边在和人寒喧一边打量着每一个进来的人,大多数人只是向他点了一下头就坐到一边去了,最后进来的是两个女的,她俩微笑着径直走到杜心平身旁,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还没等她们自我介绍,项副局长就抢先说道:“她是我们这里的巫副局长,名字好听着呢,名叫巫银凤。是分管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区划地名、婚姻管理、老龄工作、民间组织管理的副局长。”接着又指着另一个年龄稍小的说:“她叫丛筱娜,专门协助局长分管救灾救济、复退军人安置、城乡医疗救助、农村五保户供养等各项工作。”

介绍完毕,项副局长见人已到齐,干咳了一声说道:“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新任局长的到来!”说着,带头鼓掌。

下面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待掌声稍停,项副局长致词:“从今天起,我就松一口气啦,来了当家的,我肩上的担子就轻了。因为我的能力问题,我不能很好地带领大家冲锋陷阵,致使我们市的民政工作踏步不前,上级领导为此不滿意,下面群众也有意见。大家知道,要想火车跑得快,就要有好的车头带,现在好了,我们来了位精明强干的领导,现在就请新来的杜局长给我们讲话。”

坐在后排的陆凯悄悄戳了身旁的仇志力一下,轻声低语道:“你看项头说的那话,够酸的啦!”

“上不去,没法!只有发点牢骚来排解。”仇志力小声应道。

“那——有点太那个啦,现在可是当着全局职工的面,就不怕跌份了!”

“骨骾在喉,不吐不快啊!否则,岂不憋死了!”

陆凯还想说什么,仇志力看了台上的杜心平局长一眼,示意道:“别说了,看新来的头有啥新举措,别要懵里懵懂的把咱俩吃饭的碗都砸啦,到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散会后,杜心平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思绪久久难以平静,刚才的一慕他虽司空见惯,但过去他不是主角,现在轮到他来唱主角戏了心中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向很自负的他,相信凭自己的努力,不要很长时间工作就会打开局面,做出一番成绩来。想到这里,他理了一下头绪,走出门叫来秘书伊川南,吩咐道:“我想到下面去走一走,了解下情况……”

秘书小伊听他说完,建议道:“局座您要到下面去视察,是不是叫上南宫主任一起,她虽是管后勤的,对下面的情况却比较了解。以前顾宏修在位时,下基层都由她陪着,做起事来效率蛮高的。”

听了秘书的话杜心平迟疑了会,说道:“去下面了解情况搞那么一大帮的人干什么!”见秘书似是有话说不出口,便改口说道:“有个把熟悉情况的也比较好,你去把她叫来吧。”

南宫一璐还隔着老远,便大呼小叫的咋呼起来:“我说杜局啊,你到这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到基层去了解情况了,您想了解什么情况听我们汇报不就得了,干嘛那样风急火燎地下去?”

杜心平眉头皱了皱,将不快的表情迅速掩去,微笑着说:“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変化,汇报上来的情况是跟不上形式发展的,还是下去走走看看心里踏实些。”

“但是……”南宮一璐欲言又止。

杜心平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见南宫一璐还在吞吞吐吐的,杜心平有些火了,大声说道:“看你像个直头直脑的率性人,怎的变得婆婆妈妈的?干脆点,直说!”

南宫一璐看到杜心平有些火了,反而笑了起来,她抿着嘴,羞涩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请您吃顿饭,为你接风洗尘而已。”

“请我吃饭?”杜心平一下笑了起来:“那还不容易吗,等一下吃饭你埋单就行了。”

“杜局啊!请您吃饭,为您洗尘可是局领导的意思,酒席昨天下午我就去新月温泉大城堡订好了,那可是咱们岭北市第一流的好去处,它集住宿、餐饮、休闲娱乐为一体,每天到吃饭时连找车位都困难,所以要提前预订。”

秘书小伊插话说:“南宮主任是怕您去远了今下午赶不回来,拂了大家的一片美意。”

杜心平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有些不高兴地说:“去荆中县!”

“去荆中今天下午就回不来了!”南宫一璐赶忙阻止司机。

“我就是不想回来!”杜心平有些生气地说。

南宫一璐瞥了眼伊秘书和司机小赵,示意他们走开,这才说道:“迎来送往是早已来了的习俗,您杜局一来就想打破这个规矩,这不太好吧!再说,酒席都已订好了,不吃也是白不吃,枉费了大家的一片好意,这......以后的工作......”

听了南宫主任的话,杜心平脑海里刹时浮现出那天他去跟张主任道别时的情景,张主任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杜啊,我知道你这个人原则性很强。但是,这次你是只身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要想搞好工作就要和那里的群众搞好关系,尤其是你身边的同志。记住古人说的一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要将自己搞得孤家寡人似的,要灵活机动一点,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悠着一点,欲速则不达嘛!”

想到这里,他对南宫主任说道:“好吧,那就去近一点的湖平县,怎么样?赶回来不成问题吧?不过,下不为例哦!”

一路上,南宫主任如数家珍似的向局长汇报湖平县的基本情况,从退役军人的安置工作到救灾物资的发放,甚至连高龄老人的优抚工作也谈到了:“只是……”她说到这里犹疑了一下,见杜局没有反应,便继续说道:“因为优抚资金缺乏,能够得到优抚资金的老人不多,一般是主动报上来的就可以得到。但是,由于宣传不力,大多数的家庭都不知道国家有这样的政策,因此,多是熟人得了照顾,而真正困难的却还蒙在鼓里。”

“那可不行!以后要逐渐纠偏,要将党的阳光洒向每个角落,使每一个需要温暖的人都能感受温暖。”杜心平严肃地说。

“那是、那是!”南宫主任忙不迭地应着。

 

接到市局伊秘书的电话,知道市局刚来的新局长要来检查工作,算算时间,他们到时也差不多合午饭了,贺冬武局长急忙吩咐秘书:“你去安排伙食吧。”

秘书肖文婷刚要走开,贺局长又叫住了她:“你顺便通知一下在家的几位副局长和各科室主任,大家一下都去相陪,算是大家见个面吧!”

贺冬武局长领着一班人马刚下到楼前,便见市局前任局长顾宏修的坐骑三菱跑车驶了过来。还在他愣神的一瞬间,科室主任毛斯琳已抢先一步过去打开了车门。

两位局长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两双手紧紧的相握在了一起,贺冬武局长显得有些激动,他盯着对方的眼睛动情地说:“杜局您刚上任就到我们这边视察来了,这是对我们工作极大的支持……”

“哪里、哪里啊!以后的工作还要我们相互扶持,都是为党工作嘛!”杜心平说着话锋一转:“我们还是先到你们的里故、根蓝乡一带转转,那些地方交通不便,群众生活相对困难一些,我们去看看……”

待杜局说完,贺冬武局长接着他的话道:“到下面听取群众意见那是应该的,不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咱们还是……”见杜局面有愠色,他急忙解释道:“杜局您的工作作风雷厉风行,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您不吃饭可以,但下面的同志不吃饭可就不行了……”他抬腕看看表,对杜局说:“工作要干,饭还是要吃的。边吃饭我边给您汇报工作,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看到摆在桌面上的酒杯,杜心平知道陋习一下难改,便说道:“工作时间不许喝酒这是上面早有规定的,我们是不是按着规矩来,整个三菜一汤就可以了,咱这是贫困县,可别糟蹋浪费了。”

在旁久未说话的科室主任毛斯琳这时说话了:“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咱们的贺局可是出了名的大老抠,他是一分一厘都不会浪费的,保证分分毫毫都用在刀刃上。”

两杯茅台酒下肚,杜心平的话多了起来,他掏心置腹地说道:“我们这些穷孩子出身的干部最知道穷人需要什么,他们不光需要物资上的帮助,更需要心灵上的慰籍,我们要将党的关怀送到他们的心上,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将救灾物资往他们手里一塞就完事,事后我们还要常去看看,怎样才能帮助他们脱贫,人们常说的送魚不如送渔就是这个道理。”

几个县局的领导望着脸色微红的杜局,异口同声地说:“杜局您说的对!”毛斯琳更是提高了声音:“我们搞民政工作的首先要有扶危济困的思想,其次就是要工作到位:有句话说的好,要想富先修路,如果我们仅是拨款给他们,我们就……”她旁边一位女同志站了起来,打断她的话说:“我们在贺局的领导下,工作做的很扎实,我们还到东风水泥厂帮他们联系水泥,帮他们搞工程预算,直到里故、根蓝乡通了公路我们才罢手。”

那女子说得正高兴,却见贺冬武马着个脸站了起来,伸手拦着那女子,说:“肖文婷,你瞎鼓捣个啥!那些工作不正是应该我们做的吗?这有什么好说的!要汇报工作嘛,别像你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梆槌的,没个重点……”

南宫一璐这样的场面见多了急忙出来和稀泥:“呵唷!吃饭就吃饭嘛,工作等下再谈。”说着举起酒杯:“喝酒、喝酒!”说时用眼睛望着杜局,征询着杜局的意见:“我们把这杯干了就撤席了吧,下午大家还工作呢!”

杜心平从工作起一直就很讨厌这样的应酬,但新来乍到他又不好怎样驳大家的面子。再说,刚才说的是吃一顿便饭,加上又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便不好再怎样拒绝,现在见南宫一璐提出撤席,便就坡下驴,站起来举着杯子说:“感承各位的美意,我心领了!今天中午的酒席很丰盛,只是……中午时间喝酒实在不恰当,以后就别这样了!”

贺冬武局长笑着说:“今天是为了给您接风才这样的,破例了、破例了!”

杜心平大度地挥挥手,打着酒嗝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只是希望我们大家别在这上面栽了跟斗……”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