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四一集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2010-09-02 18:1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邢玉和裴庆为了盯住桑哥,干脆就在三岔河村住下了。

三岔河村不大,却四通八达。从县城到辛海镇、平罗乡、三谷县都要经过这里。未修通高速路前省道250线就从这里经过。县城到这里车要走三四个小时,正是车要加水,旅客要下车方便的时候;刓荔煤矿的拉煤车拉煤经过这里运往省内各地,也需要在这里休息,这里商铺众多,成了南来北往车辆的通衢大道和一些零星商品的集散地。

因为天时地利,使得这个不大的村子变得热闹起来,一到黄昏,几十家饭店的服务小姐齐刷刷地站在街两边,向过往的司机递媚眼,热情地“嘿嘿” 着。

外来做生意的人囗比这里的本地人还多,魚龙混杂, 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邢玉和裴庆在这样的环境里真是大开了眼界, 以前只是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场景有时就活生生的摆在面前, 邢玉因为遭过了这场磨难对这些倒还不觉得什么, 对涉世未深的裴庆来说可就是大开了眼界。他们住的那家饭店有几个服务小姐就常来骚扰他们,邢玉遇到这种情况总是应付自如,她故意铁靑着脸喝斥道:“去去去,咱现在烦着呢!需要了自会去找你。”或者就是“滾滚滾,我现在没心情。”

裴庆是个男人,终究有点怜香惜玉,不知他是真不想干这种龌龊事还是碍于邢玉就在眼前,每次遇到小姐前来调情时,裴庆总会弄得滿脸通红,扭扭揑揑像个大姑娘似的。那些年纪不大,却弄惯了风花雪月的小姐见了乐得笑个不停,她们相互指着裴庆说:“你们看、你们看,他的脸臊得像刚下蛋的老母鸡屁股似的。”裴庆这时真是嗔也不行,恼也不好,只有尴尬地笑着。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都是邢玉前来替他解围,她厉声斥责领头的那个:“你们这些人真是不知趣,明明知道别人不喜欢了还要厚着脸皮往上凑,什么意思嘛!”说着拉起裴庆就往外跑。

这天出门刚好遇上桑哥和他的几个伙伴从门前经过,邢玉和裴庆急忙远远地跟随着,走过几家饭店,就见他们往坎下一墙旮旯处走去,俩人急忙隐身在暗处贴进前去,走过墙拐角处,只见一块大塑料布盖着的棚子里面有两张台球桌,一伙人正在那里打台球。

两人急忙退到马路边上,邢玉跺跥脚搓搓手,看着裴庆一本正经地说:“我想进去和他们打几盘台球,一是趁机过过手瘾,二是和他们套套近乎,热络热络下,你觉得如何?”

裴庆听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反对说:“像这样的坏人咱们避之唯恐不及,你倒好,还要拿你的热屁股去贴他的冷脸,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

邢玉委屈地说:“这不是与你商量来吗?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借这个机会与他们熟识起来,咱们才好探探他们的虛实。”

裴庆想都不想就吼了起来:“不行!这样太冒险了,何况以前他还见过你的面,万一他要是把你认出来了咋办!”

听了裴庆的话邢玉笑了起来,说:“他认识的是傻得可怜的女学生邢玉,可我现在的身份是南方来的客商,名字叫邢健,莫非你连这都忘记了?”

“怎会忘记呢!我是怕他把你认出来,到时我们就危险了!毕竟,我们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我们两个是乳臭未干的毛小子!”

“你怕死你回饭店歇着好了,我自己去!”邢玉的倔脾气上来了。

“好好好!就依你!免得你说得那么难听” 裴庆终于屈服了。

他俩人走进台球室时,桑哥正在聚精会神的打一个角上靠笼的球,只见桑哥的手滑了一下,打了一个空竿,边上的一个人吼了起来:“停停停,你输了!”

桑哥就像沒听见似的,又再打了一竿,那个球滑进了袋中。桑哥直起腰,冲着刚才吼的那个人说:“你他妈到底是懂还是不懂,俺刚才那是比角度,不是真的发枪。”

“比角度有你这样比的吗?滑手了就认输,区区两张钱你就耍赖,算嘛男子汉!”那人也不示弱,据理力争。

邢玉见此情景急忙抢前一步跨到那汉子面前,笑着对那汉子说:“你这老哥是看走眼了,桑哥怎么会赖你呢,别说是区区两张钱,就是十张老人头桑哥眼睛都不会眨一眨!”

“是嘛,咱桑哥才不是那号人呢!你小子的想耍赖还反咬桑哥一口,你这人太可恶了,欠揍!”桑哥的几个手下不约而同的吼叫起来。

那人狠狠地盯了邢玉一眼,心有不甘的说了句:“专欺负外乡人,玩门坎儿猴算嘛角色,有本事到咱河北走走看。”边说边丢下二十元钱,悻悻地离开了。

那人走后,桑哥打量着邢玉,讥诮道:“哟!像棵嫩笋子似的就出来混世界了,胆子不小嘛!”说着随手递过一支烟。

邢玉一边推阻一边装着大大咧咧的样子,随囗说道:“我们广东太热,很少有人吸这种烟的,承蒙你老兄抬爱,说我还像嫩笋子似的,我太高兴了。我们那边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你叫他哥、姐的,他还挺高兴呢!大家都巴不得你说他年轻。不像你们这边,个个争老,都想当别人的老辈子。”

桑哥拿着台球杆指着邢玉说:“看你这模样,顶多也就二十岁吧?”

邢玉还没说话,裴庆就在旁抢着说:“你老哥真是看走眼了,你看他是个靓仔就以为他还很年轻,其实,他家小P孩都读幼儿园了!”

邢玉也表白道:“我媳妇也叫我小白脸,真他娘的臊死了!我巴不得脸上也起一点橫疙瘩,就像桑哥你一样,多有男人的威风!”

桑哥自信地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

邢玉抢着回答说:“出门求财来的。”

桑哥问:“做的啥生意?能不能说说!”

邢玉答:“那不一定,除了白粉,什么来钱做什么。我们主要是来做考察的,看在这个地方能不能够发展。”

“具体的呢?你们有意在这边投资娯乐业吗?”

邢玉想都沒想,信囗就来:“我家就开有一家很大的娛乐城,不信你到汕中去打听打听,“天外天” 娱乐城的规模有多大!”

裴庆这时也来了劲,将牛皮吹得越来越大:“他家的娱乐城里光小姐就有四五十个,保安有一个排。”

桑哥听得眼睛一亮,有些不相信的说道:“真的!”

邢玉爱搭不理地甩出一句话:“骗你要钱还是要米!”说着甩出一个响指,道声:“拜拜!”也不管桑哥如何,扯上裴庆就走。

裴庆和邢玉走了很长时间,桑哥竟还沒有缓过神来。小宝凑上去轻声问道:“哥哥你在想啥子哩?”

“没想啥!”桑哥没好气地应道。

络腮胡用脚尖轻轻踢了下小宝,挤眉弄眼地悄声说了句:“老大不痛快了,你他妈别去自找麻烦!”

桑哥将台球杆狠很地往地上一扔,恶声恶气地说:“喝酒去!”转而又自言自语的:“我屌他妈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你看刚才这俩小白脸,年纪不大却拽得很,有他妈屄本事得很吗?还不是仗着家里老人有两个钱,说话就冲得很!”

络腮调头看了下四周,低声道:“要不,咱们把这哥儿俩绑了,讹他一笔,谁叫这些广佬个个肥得流油,讹他一笔也是应该的。”

小宝听了,见桑哥没表态,急忙说道:“这可使不得啊,搞不好要出人命的!听说广东人也厉害得紧,你看他们那么点年纪,出来闯荡江湖就已成老油子了。”

桑哥看了小宝一眼,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没有七尺腿谁也不会穿八尺裤,咱们还是自己小心点。免得翻船了,老婆孩子喝西北风去!”

 

裴庆和邢玉回到住处,一关上门邢玉就拍打着胸脯说:“妈吔,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真怕那桑哥追根问底的刨下去,咱们学的那一点点广东话就露馅了。”

裴庆:“我也一样,还不是怕他们一味的追问下去。毕竟,你我的社会知识有限,对广东的认识更是知之甚少,总怕什么地方说露了嘴。”

邢玉:“看来今晚他们沒啥活动了,咱们也该复习复习功课了,免得到时扁担无扎、两头失塌!我——倒还无所谓,毕竟是为我自己复仇;你——则就不同了!你若因此考不上大学,你妈不把我撕成碎片才怪!”

邢玉和裴庆在饭店后面的客房里复习功课,桑哥他们几个就在前面店堂里喝酒,几杯酒下肚后,男人的那种豪爽劲上来了,络腮胡提议道:“搞他妈杯子喝酒不过瘾,咱们不如換大碗上来,俺哥几个今晚喝个痛快!”

“換就換,谁怕谁哇!”老蝈说完调脸朝几个服务员吼道:“去去去,換几个大碗上来。”

小宝向桑哥征求意见:“哥……你、你、你……你看要不要叫……叫萍萍和娅娅来……来陪哥喝……喝几杯?”

络腮胡拍了下小宝的头,讥讽说:“你他妈说话舌头都打卷了,哩哩啰啰的,还记着女人,真该将你那东西割去喂狗算了。”

“我……我又不是为自己!”小宝强辩说。

 

转眼间到了腊月二十八, 春节的气氛渐渐浓厚起来,有的饭店已经开始贴春联了, 饭店的生意这时却是异常的冷淸, 原先住在店里的客商先后回家过年去了,看到这情景裴庆也有些坐不住了,吃饭时他绕着弯子问道:“我来这里前去你家看过你父母亲。自从你出事后你家就好像有点変了,你母亲身体已大不如前。后天就是除夕,是阖家团圆的日子,我怕你母亲想你,连这个年都不会过得好。”

听了裴庆的话,邢玉停止了咀嚼,一双筷头就搁在嘴里,她怔怔地看着裴庆,过了许久她才说:“咱们快点吃,饭后你就先回去吧,免得你妈在家挂念!”

“你呢?”裴庆眼瞪瞪地看着邢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邢玉避开裴庆的目光,悠悠地说:“我跟你情况不同,我妈还有老爸陪着,她不会孤单,而且,每年春节都还有三亲六戚来相互走动,闹热着呢!再说,仇是我的,要报仇也不应该拖累着你。”

“你说些什么屁话!”裴庆说着气红了脸,一改以往在邢玉面前怯懦的性格,大声吼了起来:“想撵我走是不是?没门!告诉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把事情办成,你不走我也不走!”

邢玉第一次看到裴庆发这样的火,她愣了片刻,缓缓地说道:“不走就不走嘛!发啥火呢?咱俩就在这里过个特殊的、有意义的年,等下我们都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免得父母在家担心。”

邢玉他俩就这样在小店住了下来,他们白天夜晚的抓紧复习功课,就连大门外劈劈啪啪的鞭炮声也未能惊动他俩,店老板看不过意了,几次上来拍门,他们总是将复习材料收拾好才去开门,弄得店老板一脸的尴尬,很不好意思地说:“对……对不起哇,我是看你两个这样成天干坐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怕把你俩憋坏了才上来相邀你们去搓两把麻将的,别见怪哇?凑凑热闹嘛!”

“没啥!我们对那东西不感兴趣!”裴庆说罢就将门又关上了。

店老板从楼上下来,一路揺着头,几个正在打麻将的服务小姐看了,不解地问:“他们不肯下来?”

店老板扭脸看了看楼上,神神秘秘地悄声说:“这倆家伙说不定是他妈的一对同性恋,我去叫门,他们在里面磨磨蹭蹭的半天了才来开门。要不是在里面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至于耽搁这么长时间才来开门吗?”

服务小姐银巧说:“是啊,早两天我就有点怀疑了,小月去挑逗那小白脸,小白脸不但不心动反而臊得滿脸绯红,这哪里像个正常的男人嘛!”

店老板上去将手搭在小月肩上,有些酸溜溜地说:“哟,就凭咱小月这模样,竟还有不为她动心的,这男人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们说是不是?”

店老板的话引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

 

交通要道毕竟不同于他处,还正在大家忙于走亲访友时,三岔河村已先热闹了起来,在村东头还搭了戏台。戏台上,几位老爷爷老奶奶依依呀呀的唱个不停,邢玉和裴庆挤在远远的人群中观看着,邢玉指着台上的演员对裴庆说:“这就是著名的河南梆子戏,又称豫剧。像这种在乡村舞台上的,多是由一些本乡本土的文艺爱好者登台演出,演好演坏是一回事,目的是博大家一笑,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过个有意义的春节。”

裴庆:“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出一点名堂来,他们唱的歌是在告诫人们不要赌搏。”

邢玉:“真正在剧院听豫剧那爽多喽!去年在北京我们一家去听《秦香莲》。哎唷,那真是没得说,可以说是男腔高亢激越、古朴醇厚,女腔庄重大方、委婉明丽,听的真是那叫如醉如痴,难怪有些戏迷会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大声叫好。”

邢玉话刚说完却见裴庆用手轻轻戳了她一下,顺着他嘴努的方向看去,只见桑哥他们几个向她走来。邢玉、裴庆正想避开,桑哥几个已来到了面前,桑哥抱拳一揖:“兄弟,新年好,发财了!”

邢玉、裴庆赶忙学着抱拳揖礼:“老哥您好,恭喜发财!”桑哥听了呵呵大笑:“发财、发财,咱们一起发财!”说着凑近前来低声道:“近前就有一笔财,不知兄弟那边……”

邢玉、裴庆听了心里一紧,邢玉赶忙用眼神示意裴庆不要紧张,然后低声问道:“是什么生意?”

桑哥将右手搭在邢玉肩上,附耳悄声说:“你家那边不是搞娱乐业的吗,要小姐不要?”

邢玉一下没反应过来,失囗道:“要小姐干什么?”

“要小姐干什么!”桑哥疑惑地看着邢玉,紧盯着问:“你不是说你家开的夜总会有四五十个小姐吗?怎么,不想換点新的啦?”

“咋个換?”邢玉傻乎乎地问。

“你是真不懂还是咋地!”桑哥的眼里透出鄙薄的眼神,说:“哪个夜总会的小姐春节不回家过年的!回家的小姐又有几个还回来的?过年后你家那边的夜总会难道就不缺小姐?”

邢玉这下算是听明白了,急忙“哦” 了一声:“你原来说的是这个!这个……”她故意拖着长腔,脑子在飞速地旋转着:“家里边的夜总会嘛,小姐肯定是要补充的!”

桑哥听着松了一囗气,探询道:“给你们找小姐的介绍费……”

邢玉听到这里心下有些慌了,自己对这个行道不熟悉,万一自己说露嘴了,岂不是要将自己和裴庆陷入危险之中,情急之下急忙自找台阶下:“桑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先打个电话回家和他们商量一下。具体的嘛,到时咱们再商量。”说着扯上裴庆就想走,可禁不住心里的好奇,她还是随囗问了句:“你准备向我们提供多少小姐呢?”

桑哥不置可否地应了句:“随便你要多少!几十个也行,五六个也可以。”

邢玉听到这里不知怎么地嘴角竟浮上了笑容:“桑哥你不是在吹牛吧?五六个人我还相信,说要几十个——不会是变出来的吧?”

站在旁边的络腮胡忍不住了:“我说你这小白脸不要狗眼看人低,二姑她……”

络腮胡发现自己说走嘴了,急忙拐了个弯:“她,她要来这边走亲戚啦。”小宝可不懂这些,他接囗道:“二姑说是给一帮姑娘介绍工作,过两天就带她们上这里来了。”

听说二姑马上就要来了,邢玉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及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平靜地说:“什么二姑呀,沒兴趣!”转身对桑哥说:“我先跟家里面联系一下,明天答复你。”

俩人走在回店的路上都没有说话,刚进屋裴庆就耐不住了,他冲着邢玉说道:“怎么办呀?你说怎么办!”

邢玉不急不忙地说:“还能怎么办呢,向公安局求救呗!”

“咱们说的话公安局的能相信吗!再说,局里有没有他们的人还很难说,不要成了鸡给黄鼠狼拜年——自投罗网找死去了。”

听了裴庆的话邢玉焦急地差点哭起来:说的也是呀,不要到时功亏一溃,使自己又陷入万复不劫之地,还连累了裴庆,想到这里,她忽地一拍脑门,忍不住叫了起来:“有了、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