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四三集 棒打鸳鸯  

2010-09-23 11:5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邢玉醒来时已躺在医院,旁边有爸爸妈妈、裴庆,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大家看到她醒来都很高兴,有几个心急的记者将话筒递到她嘴边:“你能谈谈你这次配合警察破获重大贩卖人囗案的详细经过吗?”

“你能谈谈你的心里感受吗?”

“请问,你为什么会对人贩子有这样的刻骨仇恨?”

“请问……”

“请问……”

邢玉不知怎样回答这些问题,她疲惫的闭上了眼睛。邢爸爸见了急忙站起来挡住那些正在拍摄的记者:“拜托、拜托了,你们让她歇歇吧!”

 

走进教室,邢玉感觉熟悉又陌生,同学们看到她到来都不约而同的拥上来争着来和她说话:“邢玉,你咋会碰上人贩子呢?该不会是你主动去和人家搭讪才着了人家的道吧?”

“邢玉,你被卖到那户人家,他对你好吗?”

“邢玉,给我们说说你是怎样逃出来的,好吗?”

“邢玉、邢玉……”

“邢玉、邢玉……”

邢玉用双手捂住耳朵,急得大叫:“行了、行了,你们少烦点好不好!

“说说有啥关系嘛,不伤皮又不伤骨的,我们是好心才相问嘛!”说话的同学嬉皮笑脸的,上前摇着邢玉的肩膀说。

裴庆在旁见了气得七窍生烟,上前一把抓住那个同学狠劲一推,恶狠狠地吼了声:“滾!你少无聊点好不好!”

   许多同学看到裴庆像只暴怒的狮子一下也被镇住了,惊恐过后醒过神来,不知是谁说了声:“哎唷!护花使者——蛮凶的嘛!”

说得同学们又是一阵大笑。笑声刚停,就见董老师板着脸走进了教室,她生气地大声说道:“人有猎奇心理毫不足怪,但是我们要有良心,要懂得同情别人,而不是往别人的伤囗上撒盐。你们以为撕开别人的伤囗让你们瞧个够就能滿足你们猎奇的心理了吗?不、不是这样的!这样做只能证明你们的愚蠢!证明你是个没有同情心的人!

邢玉同学怎么样?我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我相信她昨天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今天仍然还是!人都有缺点,邢玉也一样!老天已对她的冲动给以了惩罚。可是,邢玉同学并没有被噩运所吓倒,她机智勇敢地与坏人坏事作不屈不挠的斗争,最终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特大贩卖人囗案,抓获的案犯就有35人之多。”

董老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人生的路有如山间小道,崎岖漫长。谁也不敢打铁皮包后颈窩说,我这一辈子顺顺当当的——肯定不会摔跤。因此,我们不能因为别人走路不留神被绊倒了、或者仅是一趔趄,就嗤笑、嘲弄他,这样做很不礼貌也不道德,我们可以換位思考一下……”

这一节课邢玉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如坐针毡似的!老师在讲台上说了些什么她没有听进去。对着她游移不定的目光董老师看在眼里,下课时董老师走到她身边,轻轻地说:“你跟我来一下!”

俩人走到操场边的花圃前,董老师说:“自从你走后同学们都还是挺想念你的,只是平时疯惯了,说话嘴无遮拦,你是他们的班长,就不要跟他们计较了,好吗?”

邢玉诚恳地说:“我没跟他们计较啊!只是有些阴影一时挥之不去,有些不习惯罢了!”

“那是、那是!伤囗愈合是需要时间的,只要你认识到这一点老师我也就放心了。”

和董老师告别后邢玉一身轻松地往校门外走去,校门外依然簇拥着一群来接校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其中有认识邢玉的隔着老远就叫了起来:“看啊,那就是邢家妹子!被人拐卖又自己逃了出来……”

“啊!那就是她啊,早就听说了。看她那样挺精明能干的嘛!怎么还会被拐骗了?”

“看人不能光看外表,有的人就是绣花枕头一个……”

“绣花枕头?听说她还配合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重大贩卖人囗案,抓获人贩子几十名,了不起呢!”

“有啥了不起的,被人拐卖了就失身了,失身了以后找婆家就打折扣了。”

“那也不见得!何况现在啥年代了,谁还跟你说这个……”

邢妈妈自从女儿出事后性格大变,原先活泼开朗的她变得沉黙寡言了许多,以前她来接校总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蹭,今天她却躲得远远的,不知为什么她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可是,许多难听的话还是飘进了她的耳朵,她抑制住胸中的愤怒强忍着,还沒待邢玉走到近前,她冲上前去拽起邢玉就走。背后一些人的指指戳戳邢玉不是没有感觉,她觉得很愧对自己的母亲,她觉得这些专道人家长短的人也很无聊,俩人就这样黙黙地走着,谁也不知说什么好。

燕山晨报的鲍记者在人群中将这一切看得明明白白,她太了解邢玉了,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好女孩,仅是因为一次偶然的失误就招来这么多非议,她替她不值!可是,世俗的观念在某些人的身上根深蒂固。况且,嘴长在别人身上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是人家的自由。她一个记者能怎么样!

见到董老师时她的脸上还挂滿愤懣之色,不滿之情溢于言表:“他们这些人呐,思想观念落后,又还爱道张家长李家短的,完全没有一点是非观念……”

她莫名其妙的一席话惹得董老师莫名其妙:“我的鲍大记者,谁惹着你了?让你这样生气!”

“谁能惹我!我是在生封建恶习的气,有的人嘴碎得很,好像不说点别人的事自己就不能生活下去似的。”

“这种现像在中国延续了千年之多,你想要一下改变这种陋习也不可能!”

鲍记者笑了:“我没那本事也从没敢那样想过,不过,我想还原事实真相,还给邢玉姑娘一个清白。”

董老师听了鲍记者的话,想了想说:“我看还是算了吧,这种事情是越抹越黑。你不说,他讲累了也就息止了,他们也会有感觉无聊的一天,谁还会永远地嚼一根烂骨头!”

鲍记者坚持说:“不行,我觉得我还是有义务要写,大路不平,路人铲削!何况我还是一个记者,更有责任弘扬正气,贬斥歪风,不能让流言蜚语这样无休止地传下去!”

董老师拗不过只好说:“这样一来你们晚报就要畅销多了,读者嘛——最喜欢这样的花边新闻了。只不过……只不过我认为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在别人的伤囗上捅刀子,是不是有点太损人利己了!”

鲍记者看董老师像老牛护犊样的护着自己的学生,无可奈何地笑了:“你哇,言太重了!我怎么会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而在别人的伤囗上捅刀子的人呢!我是想:与其让大家胡乱去猜测,不如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也许对邢玉姑娘还好一些,你说是不是?”

听到鲍记者如此说,董老师已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但她仍是面有忧容,忧心忡忡地说:“我只怕事与愿违,这个年头讲不清的事情太多了:人的心理、事业、人际关系、等等,都在悄悄地发生着一些细微的变化,好像都与时俱进了,相对来讲我们这些坐井观天的人就显得落后啦。但愿你的好意能带来好的效果吧!”

邢玉怎么也想不明白,重新坐进课堂以后身后好像总是有一张网在罩着,这让她感觉很压抑。可是,她又不知道这张网在哪里,同学们对她都很好,老师又让她当上了班主席,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回溃老师和同学的厚爱,她对那张看不见摸不着的网只有置若罔闻、束之高阁,对它不理不睬的,将全部心思用在学习上。眼看只有几天就要考试了,她更不敢耽搁,这一节课是自由复习,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在讨论着,她和几个同学一样,沒有喧嚣,只在专心致志地埋头做作业,以至下课了她都还在一门心思地解析数学题。突然,图海拿着一张报纸走了进来,指着报纸上的大字标题说:“邢玉,你看看,你都上报纸了,大英雄了还值得这样努力呀!”

邢玉抢过报纸一看,一行字赫然入目:“烈火雄心擒恶魔。”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可乍一看到自己的事被身边的媒体报道,心还是咯噔了一下。几天前鲍记者找到她,先是给她看了份《丽源公安报》,报纸的头版几个大字“帅哥靓女智斗歹徒”, 上面详细地记载了她和裴庆在阴平县三岔河的经历,虽然其中多是杜撰,而且人为的被夸大了,但终究与事实相差不大。所以她看后只是笑了笑,拿报纸还给鲍记者时她说了句:“我可不是什么英雄,连狗熊都达不上,差点还成了人家案板上的肉,要不是公安的来得及时,我现在早已投胎转世去了,想起那一慕我现在都还胆颤心惊,后怕着呢!”没想到鲍记者说:“你现在的怕恰恰证明了你当时环境的凶险。这篇报纸虽然写得很好,但不全面,我要从你被绑架时说起,免得别人去作一些无谓的揣测,我要彻彻底底地给你正名,还你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本色。”

听到鲍记者如此说邢玉也不知说什么好,她身不由己的将她被绑架的前后经过原原本本地向鲍记者合盘托出。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报了。

同学们听到邢玉的事上了报纸,呼啦啦地一下全拥了过来,大家五抢六夺地都要先睹为快,霎时间课堂乱成一团。邢玉看到因为她的事弄得课堂一团糟,真不知如何是好,令她又恨又急的是刘伟俊也掺和在一起,他一边跃上前去抢报纸一边大喊:“让我先看看、让我先看看,看看咱们的闷葫芦是怎么智斗歹徒的。”

图海见刘伟俊故意将“闷葫芦” 几字 说得山响,看他分明是一股不服劲的醋意在作怪,便故意逗他说:“你不要大喊大叫的,报纸上没有裴庆的名字,讲的全是咱们班长的事 。”

魏子纯接口说:“咱们班有的人想充大哥大,可惜又没那个胆,便只有愣愣地看着,搞得两眼都差点滴血了!”

听到魏子纯这样的嘲讽刘伟俊气得七窍生烟,他狠狠地瞪了魏子纯一眼,刚想发作却瞄见董老师已来到了教室门口,他心有不甘地哼了一声,犹如老虎咆哮一般,搞得许多女同学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看他。

日子在一天天的重复着,杀伤脑细胞的苦读与嬉闹交叉着进行,蓓蕾才没有在这窒息的空气里枯死!时光就这样在骚动与紧张的学习中悄悄地溜掉了,转眼间大考的日子已经来到。这一天,学校门前又是人山人海,几乎每一个学生都有家长陪同前来,有的坐车直到校门前、有的走路。临分别前大多是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紧张啊,慢慢地审题慢慢地做!乖……听话!”然后将一瓶娃哈哈纯净水塞到孩子手上,再次叮嘱道:“不会做的先绕过去,先把会做的、容易做的先做了,然后再回过头来慢慢地想,必要时喝口水冷静一下,千万别急躁,一急躁什么都完了!”

这一天邢玉坚持不要爸爸妈妈送,可不管她怎样坚持,爸爸妈妈还是坚持要送她来,爸爸送她到后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手拍了拍她的肩,望着她的眼睛说:“咱家玉儿不管到啥时候都是最棒的,老爸相信你!”说完他就开着车回去了。

邢玉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有的人就又说开了:“哟!那不是邢家女娃吗?啊!大英雄啊!听说她帮助公安的破获了一个特大贩卖人口集团,了不起哇、了不起!”

那人说话刚住囗,旁边有个头发挽个髻,高高束在脑后的妇女扁了扁嘴,不屑地说:“有嘛了不起的!脑子终是少了根弦,才被人拐跑的嘛!”

有个烫发的马脸女人即随声附合:“是啊,还被迫作了人家媳妇,再好的黄花闺女也掉价了!”

人群中有人哂笑一声:“作了人家媳妇还是黄花闺女?你们这是开的哪门子的国际玩笑啊!”

“这是报纸上说的,又不是我们故意瞎编来着!”说话的人显得很不服气,搬出报纸来当挡箭牌。

“哎哟哟,敢情你就这么点见识,报纸上的事你还全当真啦!”这位黄脸婆的言辞尖酸刻薄,像刀子一样刺得那人愣了一下,只见她脸红了又转青,恼羞成怒地反驳道:“咱们说的这些不全都是报纸上来的吗,莫非你当时在场啦?”

眼看俩人就要为此争吵起来,有人赶忙调停道:“咱们这是闲来无事了相互吹壳子磨时间,在等娃考试。他们在里面绞尽脑汁地冥思苦想,唯恐出一点点的差错就影响了这一辈子的前程,你们却倒好,为句闲话就老娘们补衣服戴戒指——顶真(针)起来了。哎唷,真是不还算!”

一个老大爷看了她们几个一眼:“吹壳子嘛,有嘛不好吹的!非要说张家长李家短不行?天文地理、儿女前程,什么不好说?偏要去捡人家的痛处说。”

“是哇!”那人指了下站在远处的邢家妈妈,说:“你们看,自从她伢崽出事后她愣地一个人全变了样,以前爱说爱笑的她现在变得郁郁寡欢、不苟言笑了,头发也变白了许多,以前挺光鲜的一个人一下子变苍老了,造孽啊造孽,真应该把那些人贩子全生吞活劈了!”

外面的这些家长们就是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相互搭讪着打发这无聊的日子,好不容易盼到有个学生跳跳蹦蹦地走了出来,众多家长一窩蜂地拥了上去,还沒等到这家长问话,那些早已等得猴急的家长急不可待的问道:“张景天同学,题目重不重呀?”

张景天还来不及回答,旁边有人又问了:“你是全做完了才交卷的吗?”

“监管老师严不严啊?我就怕我儿子经不住这阵势,会做的题目也搞忘了!”

张景天还没回答,又陆续出来了几个同学,围住张景天的家长这才散开来。邢妈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不上前也不趋后,冷冷地看着。待到邢玉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快步走过去迎着女儿,面带微笑地说:“你辛苦了,咱们吃肯得基去!”

第二天邢妈妈答应了女儿的要求,没有再陪女儿去考试。直到考试过后了好多天,邢妈妈才郑重地对女儿说道:“你妈我并不是个老封建,从不想对你的个人事情横加干涉。前几个月之所以阻止你跟裴家那小子来往,主要是慌怕影响了你的学习。但通过后来的这些事,妈妈也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我对你们的交往是没什么意见了。不过,世俗的观念还在许多人的脑中根深蒂固,只怕你们的交往会招来许多人的非议,甚至招来裴庆母亲的强烈反对。所以我建议你早点跟那小子断绝关系,免得越陷越深招来更大的痛苦。”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邢玉喊了起来:“哪个嘴贱爱怎样说就怎样说,我才不怕呢!”

“你不怕我们怕,我们还要不要面子啦?跟你说,我跟你爸商量好了,不管你这次考得如何,我们准备送你出国去读书,如此一来,那些闲言碎语自然也就没了!”

裴庆家这时也正在谈论这个问题,裴妈妈的话可就难听多了,只听她说:“我也知道邢玉是个好姑娘,我耳又不聋眼又不瞎,难道还不知道吗?可你看她妈妈那样子,眼角都不朝咱家瞥一下子,你讨了她女儿做媳妇,她会有好的脸色给你看吗?再说,小玉被拐卖后身价也掉了,可她老妈就还是虎死不倒威!”

裴庆看他母亲越说越离谱,生气地说:“我是跟邢玉好管她妈什么事?以后我是跟她生活一辈子又不是跟她妈生活一辈子,我要的只是邢玉的态度,其它的,我想都懒得去想,免得去自找讴气!”

裴母见儿子如此不听话,也生气了。她用手指点了一下儿子的脑壳,说:“不管你怎样说,我就是不许你讨要一个二婚的!”

裴庆听到母亲如此说,更生气了,大声嚷嚷道:“我的妈吔我的好妈妈,您咋个这样封建,现在都是新世纪了您的思想还这样僵化,怎样得了哟!”

裴母听到儿子骂她思想僵化,气得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你以为我愿这样吗?你出去听听人家怎样说!像我这种思想的又不光我一个,多着呢!”

“我才不管别人怎样说,自己的路自己走!”裴庆说完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等待通知的这段日子时间过得很慢,裴庆和邢玉都在焦灼地等待着,这之间他们常常背着父母在一起,畅谈人生、畅谈理想,直到有一天,邢玉哀愁着脸,她扑倒在裴庆的怀里,抽泣着说:“我实在违拗不过我的父母,过两天我就要飞到大洋彼岸去了,我实在……

(故事到此结束了,留下一些猜想给各位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