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三九集 冤家路窄  

2010-08-19 15:5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裴庆眼戴墨镜,背着一个旅游袋,身着一套铁红色名牌运动装,刚在这不大的小镇出现时,显得格外惹眼。看这款式,俨然一个大都市来的游客,不少怀春的少女对他指指点点,裴庆可不管这些,他旁若无人地东张西望打量着这陌生的小镇。

在镇中间时,一位手拿醬油的大娘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他不知怎样想的,忽地一个急转身,转向大斏问道:“老大娘,请问您一下,您们这里的‘好又来’ 客栈在哪?”

大娘刚要回答,却见一个本地小伙猝不及防地从背后蒙住了这问话的靑年,并听他嗡声嗡气地说道:“帅哥,你猜猜,我是谁?”

裴庆一下笑了:“哎呀,你这傻瓜,你再怎样装,我还听不出来吗!”

放开手后裴庆调头看到邢玉却一下傻眼了:“你咋个装得像男人似的,这是怎么啦?”

邢玉急忙拉上他就走,一边压低嗓门说:“你别问为什么,到了旅社我自然会告诉你。”

 

裴妈妈回到家见桌上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妈妈:我有事出去几天,不要找我,我办完事就会回来。”

裴妈妈看到儿子越来越不听话,竟敢先斩后奏地跑出去玩了,心里很生气,她一边嘟囔着一边拨电话:“这娃儿怎么像中了邪似的,一个劲的往他死鬼老爹那儿跑,也不想想他小时候他爸是怎样对他的了。”电话拨通了,她没好气地对前夫嚷道:“你让小庆来听电话,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

“小庆没在我这里呀,你打他几个朋友家的电话试试,他是不是到朋友家玩去了。”

“怎么,他不在你那里?”裴妈妈一下慌神了,自言自语的:“他沒有什么朋友家可去的。”

“孩子大了,你就少管一点吧!你管得越严他的心离你就越远。这就像钓魚一样,要有耐心,扯竿时要一阵紧一阵松的,否则容易将线绷断……”裴妈妈没待前夫说完就嚷了起来:“沒有你和那骚狐狸精的挑唆,他的心会离我越来越远吗!”

“你咋个这样说呢?”裴元良分辩说:“我尽管很对不起你,但良心还沒让狗吃尽,还不致于要挑拨你和儿子的关系吧?再说,孔丽她……”

刚说到孔丽,裴妈妈在电话那头就吼了起来:“别跟我提她,我不要听!”说着啪地搁了电话。

 

听完邢玉的叙述,裴庆伸出大拇指说:“你呀,真棒!这在你平静的生活中兀地凭添了精彩的一笔,羡慕你呀,羡慕你!嘿嘿!要是我是女娃儿就好了,那我一定也要装傻,万一我也遇到这样的奇遇,枯燥平淡的生活岂不就变得有滋有味多了。”

听到自己心目中的人说出这样的傻话,邢玉呆呆地看着他,不知再说什么好,心,却在滴血。心想:你是真傻呢还是故意说些好听话来安慰我?莫非你不知道,女孩儿不是什么都能告诉你的,尤其是那些触及隐私而又让人屈辱的事。男人尚且还喜欢吹噓自己过五关斩六将的事,莫非女人就应该让人砸痛脚不成?闷葫芦呀闷葫芦,你老实就真的这样笨吗?

裴庆看邢玉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而且显得很不开心的样子,他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你好像……好像有些变了,刚才还是阳光灿烂的笑脸,怎么转眼间就下起雨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我说什么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裴庆的话一下将邢玉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她语不由衷地说:“你看你,我说不让你来你偏要来,如果因此耽误了你的复习,影响了你的前程,我……我这个倒霉蛋岂不又成了千古罪人,到时不被你妈妈骂死才怪。”看到裴庆想分辩的样子,邢玉摆了下手,继续说道:“退一步讲,你妈妈就是不骂我,学校里老师和同学的唾沫星子也一定会把我淹死。”

听了邢玉的话,裴庆嘻嘻笑道:“你见我话少就以为我是傻人呀,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告诉你吧,我不想耽误自己学习,也不想让你耽误学习。你看,我把咱们复习的书都带来了。”裴庆说着打开旅行袋,将带来的书本一古脑儿地摊开在桌子上,望着邢玉说:“从明天起,白天咱们一起去寻找线索,晩上咱们就一起复习,你看这样行不?”

 邢玉想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你不来也来了就这么着吧。不过,为了行动方便,我不但要装成男人样,而且还要装得像本地人似的,从现在起你我就以哥弟相称。”邢玉说着站起来在裴庆面前转了一圈:“怎么样?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帅哥吧?”

“小帅哥倒是小帅哥,就是太靓了点,就怕哪个不识趣的女生缠上了你,忍不住刨你两下子时就原形毕露了。”裴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裴庆笑得那样舒心,邢玉也受了感染,她笑着说:“若有女生肯来找我,那就阿弥陀佛了,说明我的装扮是成功的。”

裴庆、邢玉俩聊着聊着又说到了学校的事,邢玉的性格渐渐地变得开朗起来。但只要一说到家庭,提及父母自从自己离家后,到处打听、四处奔忙的事,邢玉的脸上就会挂上一层阴影,她沉痛地说:“我现在真正理解了什么叫生在福中不知福;什么叫做真正的爱。讲句良心话,过去我挺讨厌我母亲的唠叨。但是,现在我想起母亲的唠叨就感觉特别的亲切,巴不得母亲多在我耳边唠上几句。人哇,也许不经一事就不会长大!”

一番感叹过后,邢玉又说:“社会的阴暗面以前我们只是在书本和电影电视上看到过,虽然憎恶但没有直观的感受,所以恨不得那样强烈。现在是真正的身受其害,才有那种巴不得生啖其肉、活剥其皮的感觉。所以,我逃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回到我那日思夜想的家,去看一眼日夜为我操劳的爸爸妈妈,而是选择了一条不知前景的复仇之路。一是为我,也是在为社会除害。”邢玉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画像,指着画像对裴庆说:“你看好了,这是一张我凭记忆画下来的相,她们同伙的人都称她为二姑。她外表看上去傻哩吧叽的,却是一伙拐卖人囗的首犯。

她身高约1.6米左右,圆圆的脸。”邢玉将手指指向画上女人的下巴上:“你看仔细啦,她下巴这里有一颗比米粒还大的美人痣。她会说普通话,语音清脆但不标准,明显的带有河南口音,不过听起来倒也好听。她笑起来时,可以看到她的牙齿有些黑褐色,是那种典型的石灰质牙。这种牙齿不知你见没见过?”

裴庆摇着头说:“我没见过。但我可以想像得出。经你这番介绍,遇到她,不怕她再会化妆,就像妖精遇到了孙悟空,呵呵,此妖难逃亦!”

邢玉:“只是不知这妖妇是哪里人,那次她绑架我经过这里,在前面的柳树林牛马市场,我见到她和一个老头打过招呼,只要找到那老头,就不难套出她是什么地方人。只怕现在临近过年了,她会不会也回家过年去了?”

“不会吧!”裴庆说:“在家听我妈说,临过年的这段日子,各行各业的生意是最好的。谁都会趁这时机好好的捞一把,人贩子也不会例外的。”

邢玉:“但愿我们能早点将她抓获就好,这样,我们就还能痛痛快快的回家过年。”

裴庆:“是哇,抓住二姑我们就能痛痛快快的回家过年了。但是,被她害的还不光有你。听说买你的那家老头,叫什么……叫什么司桐根的也被抓了。”

说到这里裴庆“哦……”地一声:“我想起来了,孔阿姨的弟弟还说,公安局的怀疑是司家对你有什么过激行为,所以才引起你投河自杀,已将他带回阴平县公安局接受调查了。”

邢玉听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裴庆也不知再说什么好,很久了才听她说:“不行,我要去跟公安局的说清楚才行,我没有死,司家的人并没有虐待我,也没伤害过我,他们对我很好。他们参与买卖人囗肯定不对,这是一种助纣为虐的行为,但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总不能这样夯不郎当的将所有的罪名背在他身上。”

听到这里,裴庆好像受了启发,只见他激动的一下站起来:“是哇,到公安局去,顺便将你画的像拿去,让公安局多一些线索,公安局破案总要比我们这样单打独闹强些。”

 

裴庆的母亲碾转听到儿子去找邢玉的消息,发疯似的找到董琳老师,刚见面她就拉住董琳的手,有些无奈地说:“董老师吔,按理讲我是不该来找你的。但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谁叫我在这里找不到一个可以帮我拿主意的人呢,只有来求求你啦,看看有啥办法……”

董琳见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别着急,有什么事咱们慢慢地商量着办。天总不会塌下来的……”

“哎呦,这比天塌下来还要让人揪心。你不知道吧,邢家那女儿打电话来,裴庆这傻猪就一溜烟的跑了,天知道他要啥时才能回来。”

“别着急、别着急!”董老师安慰道:“现在不是放假吗,他也许去把她接回来就没事了。”

“哼!你看他们现在一个在天南、一个在地北,还这样黏糊,怕是没得啥办法把他们拆离开了,这不影响学习吗?你们当老师的莫非一点办法也没有!”

董琳揺了摇头:“坦率地讲,这个问题是我们最头疼的,碰到这个问题我们一般是绕道走。现在的学生脆嫩得很,一点碰不得,加上现在是独生子女多,家长也护着,我们当老师的处在夹缝中,难呐!”

“那你们就不管了?”裴妈妈显得有些失望。

“现在中学生谈恋爱的很多,从学业上来讲这是早恋,各个学校都在采取方法,尽量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換个角度来看,他们都已是青年人,正处在青春萌动期,性格比较冲动容易走极端,再加上各种传媒信息的传播,尤其是娱乐业发出的种种信息,使现在的孩子在心理上早早地成熟了,他们可以为了爱赴汤蹈火,牺牲学业又算什么呢。”

“老师,依你这么说,这孩子岂不是没救了?”

“不不不!我可沒这么说!”董老师急忙分辩道:“我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釜底抽薪。”

“釜底抽薪?怎样抽?”裴妈妈一脸的疑惑。

“这个问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你要看他们双方相互倾慕对方什么,他爱什么你就赞扬什么,然后好像在不经意间稍稍说一下她的弱点,在他炽热的情感上浇一点点凉水,日积月累也许就会有效。”

董老师刚刚说完,裴妈妈就连连摆手:“那不行、那不行,若照你这个办法那岂不是推波助澜,让他们更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喽!

以我的想法,我想来点硬的,以死相逼,只不过那要你们老师配合,我唱黑脸,你唱红脸……”

裴妈妈话未说完就遭到了董老师的反对:“传统的做法就像你说的这样,可是,结果呢?反变成了扬汤止沸,使他们做出了一些令家长出乎意料的举动。因为青春期的孩子心理本来就有些逆反,你只能因势利导,顺水推舟,只是,你将船推偏一点就可达到目的了。总之,倒行逆施带来的后果是难以想像的,严重的,他甚至可以与你这个当父母的脱离关系,这样的事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不少见。”

裴妈妈没有想到原以为很能干的董老师竟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出来,她失望地告别了董老师,怏怏不乐地回转家去。

 

从阴平县公安局出来,邢玉抑制不住兴奋的情绪,她激动地对裴庆说:“咱俩来这一趟真的一点不冤枉,知道了二姑的名字以后就好办了许多。”

裴庆没有应她,一路黙念着:“李叶璐、李叶璐,老子抓住了你,非把你龟孙的千刀万剐了不可!”

邢玉兴高采烈地看着裴庆:“程警官说二姑的名字已在公安部追逃网上挂着,看来,抓住她要不了多长时间了。不过,我还是想亲手抓住她,否则,我真的难咽下这囗气。”

裴庆看到她提起二姑时柳眉倒竪,咬牙切齿的样子,知道这段痛对她是刻骨铭心的,急忙安慰她道:“上公安部追逃网上名单的人多的是,真正抓住了的有几人?等着吧,老天会保佑我们的。”

俩人就这样一路闲聊着径直来到了阴平汽车总站,上车没一会,邢玉还在说着话就突然靠在裴庆的肩上睡着了。裴庆看到她那沉睡的样子,心中浮想联翩,知道她这一定是许长时间以来因为行动受限,致使寝食难安,疲累过度所致。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一阵酸楚,霎时眼睛就湿润了,他急忙扫视了车厢一眼,见大家都没有注意他,慌忙将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擦了。然后,他将邢玉的头轻轻地揽到自己怀里,索性让她舒舒服服的睡个安稳觉。

裴庆一只手臂托住邢玉的头,另只手蒲掌般盖住邢玉的脸,他慌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谁认出她来又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怀抱美人,裴庆沉浸在一种幸福里,嘴角自然而然地溢出一种幸福的微笑。他闭着双眼慢慢地在品着这种幸福的过程。突然,他感觉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轻轻地碰了他一下手臂,他睁开眼,只见那老师一样的中年男人道:“你是南方人吧?”

裴庆不置可否地“嗯” 了一声:“什么事?”

“俺们中原地区可比不得你们沿海城市开放,你也别怪俺封建……”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裴庆觉得咱俩素不相识,这不认识的人怎么说话这样呛,便打断了他的话:“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教师模样的中年人指了指他怀中躺着的邢玉没有说话。

裴庆更困惑了:“她累了,这样躺着不行吗?”说着,用嘴努了努坐在前两排的一对青年男女,意思是他们的行为比我还过火,你咋地不说了!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你这个土老冒,分明就是在多管闲事。

谁知那教师模样的青年看到他挑衅的眼神,不但不怒反而笑了,他用手掩住嘴悄悄地对裴庆说:“人家那是正常的谈恋爱,你们这是同性恋,算哪档子事嘛!”

裴庆苦笑了一下没有应声。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突然他感觉车子颠了一下,又颠了一下,他睁开眼朝车窗外望去,车灯所照之处,显然这不是高速路了,他急忙朝司机喊道:“师傅,我这是回辛海镇,你这是往哪走啊?”

司机还没有回答,坐在旁边那一位教师模样的中年人说了:“他为了省两个过路费,是在走以前的老路呢,这边大卡车多,路早就烂得不行了。”

客车轻,颠颠簸簸地一路往前疾驶,不一会前面出现了几辆拉煤的卡车。灯光照处,只见车帮用几棵木条拦着,再用大颗的煤垒在边上,高出车帮尺许的煤稍一受到颠簸,细小的煤颗和粉灰就哗哗地往下撒,尽管客车的门窗都是关着的,在风的作用下大量的煤灰还是透过窗隙飘了进来,顿时有人就骂了起来:“你他妈这是什么破车啊,有高速不走,跑来这里让爷们接灰。”

骂归骂,尘灰照样飘进来,司机理亏任由人们发着牢骚。裴庆一言不发,憋着气,不时地用手扇打着。

“啊……嚏!”邢玉一声响亮的喷嚏把裴庆吓了一跳,只见她从沉睡中一下惊醒过来,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目光瞟过车窗,望着黑咕隆咚的田野问道:“这是到哪里啦?”

裴庆没有回答,旁边那位教师样的中年人答道:“前面拐个弯就到三岔河了。”

几辆拉煤的卡车在前,司机几次试图超过去,可是车多路窄,都沒有成功,邢玉她们坐着的大巴也只有慢慢地跟在卡车后面爬行。

三岔河到了,路边几家修车補胎的,邢玉懒精无神地瞧着,突然,她拉了裴庆一把,指着车窗外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银灰色面包车,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变了:“就是那辆豫GV957895。”

裴庆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那车怎么啦?”

邢玉将嘴附到裴庆耳边道:“当初我就是被这辆车劫持的。”

“真的!难道真是冤家路窄,我们就这样相遇了!”裴庆有些不相信似的。

邢玉可不管这些,她大声叫了起来:“师傅停车、师傅快停车,我尿憋不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