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二七集 绑架和拐骗是否同案  

2010-05-31 17: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幺婶沉黙了。

见大娘不说话,邢玉以为对方动了恻隐之心,一下扑到幺婶怀里,哽咽着说:“大娘,我还是个在校生啊,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真的,我没骗您!我是不能与他结婚的!”

幺婶像没听见,黙黙地抚摸着邢玉的头,邢玉急了,抓着大娘的手攥得更紧,死劲地揺晃着。一双无望的眼紧盯着大娘:“大娘,您就行行好吧!您救了我,您的大恩大德我会一辈子记得的。您若要钱,我家里会给您的。”

见大娘没说话,邢玉急忙说道:“五十万,怎么样!”

话刚出囗邢玉就后悔了,即忙加码:“不不不,一百万!”

大娘这下说话了,只见她重重地叹了囗气:“一百万?大娘这辈子想都不敢想啊!不过,大娘也不是那种贪财的人,俺这辈子不想发财也不想坑人,只想凭良心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听到大娘这样说邢玉哭得更伤心了,幺婶抬起邢玉的脸同情地说:“认命吧,孩子!俺大爷家为了你和司泉的婚事,彩礼钱和各种费用都差不多花了三万块钱。钱去多少姑且不论,我们农村主要还是讲究一个承继后嗣的问题,你也看见了,司泉那孩子若是没有媒婆介绍,怕是到死都讨不来媳妇,你说是不是?”

“媒婆?我可是被她们用诡计整翻弄到这里来的!”邢玉眼前的大娘一下变得可恶起来,她愤怒地说:“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无视囯家法律,可以买卖人囗、可以逼婚、可以……你们的良心真是叫狗吃了!”

幺婶见邢玉骂她,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她平静地将双手搭在邢玉肩上,深情地望着邢玉说:“你以为我当初也是自愿嫁到这里来的?”

 “你也是被拐卖到这里来的?”邢玉好奇地问。

“那倒不是!”幺婶一下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中,只听她慢悠悠地,仿佛在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俺未出阁前在村上也是众多小伙子追求的对象,和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钟冬文是村上有名的俊小子,许多人都说俺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是……”说到这里幺婶一下变得很伤感,她擤了下鼻涕继续说:“怪就怪在俺家庭成份是地主……

“地主?成份!”

看到邢玉瞪着一双不解的眼睛望着她,幺婶急忙解释:“成份是指一个人的家庭背景,也就是家庭出身。成份是土改时根据解放前各家的经济状況来定的,有贫农、下中农、中农上中农、富农、地主、恶霸地主、工人、资本家、干部、军人、自由职业等。

那个时候,贫下中农、工人、军人、干部家庭的子女都很吃香,像俺家那种是地主的,怎么说呢,算是受人歧视吧,俺的哥哥因此而谈了几门亲事都告吹了。凑巧这里司老幺家拿人到俺家去提亲,并承诺拿他二姐嫁与俺哥哥,算是換亲吧。

听到这个消息俺哭得死去活来,寻死觅活的就是不肯,钟冬文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竟放出话来:‘地主嫁地主有什么不肯的?门当户对就别嫌弃了!俺家冬文可没那福气,不敢高攀你这地主小姐!’

听到别人转述钟冬文父母的这番话,俺就像挨了晴天霹雳一样,一下就被震蒙了。俺不敢也不愿相信这是他父母说的话,就跌跌撞撞地跑去找冬文,没承想他竟支支吾吾的。后来俺才知道他当书记的爹托人介绍他到粮管所去工作,为了他所谓的政治前途要他和资产阶级划淸界限,他就昧着良心把俺拋在了一边。

唉!人和人是要讲缘分的,俺来到这里后反而受到了重用,到这里的第二年,哺乳期刚过队上就推荐俺去搞了“赤脚医生”。

经过俺的努力,改革开放后俺又考得了医生执照,成了一名正式的医生,现在,还不是人五人六的一样活得很好。”

大娘一直不停嘴的说着,邢玉在旁早就听厌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插嘴的机会,她不滿地反驳道:“各人有各人的理想,各人有各人的追求,总不能相互理扯在一起。何况那是你们上一辈人的事,与我们这代人有何相干?别尽说些两者之间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您就给我递个实话,您愿不愿意帮我?”

幺婶忽地一下站起来,有些生气地说:“你这娃咋的这样不懂事?你可是俺老司家明媒正娶来的媳妇,这里有你的身份证还有你和司泉的结婚证书。”

邢玉喊道:“那是假的!”

幺婶听了微微一笑:“假不假我们不知道!村上的亲朋好友,三亲六戚也不知道!刚才他们都看过了,没一个人说是假的!”

“无耻!”邢玉愤愤地骂道。

“哎呀!你这娃咋搞的?消停消停吧,别总要骂人了,怒则伤肝,你知道吗?再说俺以后还是你亲婶子呢,你就别大娘大娘的叫了,直接叫俺幺婶吧!”

看到邢玉不说话,幺婶上前一步抓住邢玉的手,抚着手背柔声说:“以后关起门来咱俩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告诉你个秘密,俺哥家就这一小崽,别人都说司泉这娃脑筋不好使,其实他不傻,就是太老实。待过三年五年的,在这个家还不是你说了算,到时要圆要扁可就随你自个拿主意了。”

见邢玉不说话,眼睛里的泪珠还在不停地滾动,幺婶劝道:“你就别伤心了,俺们农村也不是穷得很,告诉你,吃饱饭是没得问题的。你别看你丈夫长得不怎么样,他心可好着呢!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关键是男方要对你好,是不是?脸盘子长得好又怎么样?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以后在这个家里,他们会拿你当祖宗一样供着,你信不信?只要你生了娃以后你就知道了,幺婶是不会骗你的!”

“生娃!”邢玉冷笑了一声:“门都没有!”

“啥?你说的啥?”幺婶急急地追问着。

邢玉理直气壮地重复了一遍:“门都没有,没门!”

“哎呀!说了半天,你咋还这么犟呢!女娃儿生孩子怎么啦?还不是迟早的事!早生晩生都一个样。要不然,你还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呢,枉自来世间走了一遭。”

听了幺婶的话,邢玉气得双手抱头捂着耳朵,紧闭双目嘴中念念有词:“不听不听、妖婆念经,不听不听、妖婆念经……

“俺这是好心你还拿当驴肝肺了,未必你还以为你能跑得了?”幺婶不管邢玉听不听,顾自说道:“这里前面是大河,后面是绵延百里的高山峡谷,经常有野兽出没,你公公年靑时就是这一带打猎的好手,俺刚嫁过来那会,三天两头就能吃到他打的野味。”

“啥野味?”司泉带着一脸的疑惑跨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大碗面条,上面有两个煎的荷包蛋,还有两大块扣肉。看到这些邢玉还没吃就饱了,她克制着自己,冲司泉喊道:“你搞得这样油腻腻的,咋吃嘛!你就不可以整清淡点。”

看到新娘动怒,司泉有些紧张,他诚惶诚恐地陪着笑脸:“今早你刚吃一点就呕出来了,俺娘是怕你饿着。”

“你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剩下的让司泉来收拾。”幺婶说着从司泉手上接过面碗递给邢玉:“快吃吧,别胡思乱想的了。这两天他不会对你咋的,你就放心大胆地休息好啦。”

 

裴庆这两天没精打采的,总觉得神思恍惚,好像丢了魂似的,邢玉的影子总在眼前晃来晃去,扰得他片刻不得安宁。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不再去想,可是越是克制影子晃动得越厉害,以至他上课时常常分神,今天上课时董老师叫他站起来:“裴庆同学,这里有一句子,你来给它横线处填入一个恰当的词语:我们走进她的房间时,看到布置得很_______ ,说明主人的品味很高。”

裴庆不假思索,脱囗而出:“凌乱。”

董老师听了一愣,不由问道:“为什么会是‘凌乱’ 呢?这不符合主人的品味很高这后半句呀?”

“她,她被绑架了,所以只能是凌乱。”

同学们听后面面相觑、尽皆愕然,靜寂过后爆发出一阵哄笑声。董老师没有笑,她铁青着脸看着眼前这个显得有点痴呆的学生,沉黙了一两分钟,严肃地对裴庆说:“下课后请你到办公室来一趟。”

坐在一旁的刘伟俊幸灾乐祸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见他看看董老师又调头看看裴庆,伸着身子对着坐在前排的张景天说:“闷葫芦这小子掉进爱情的漩涡,呵呵,游不回来啦。”

张景天回头白了他一眼:“天知道邢玉当初怎么会瞎了眼,会同你这样的王八交朋友。”

刘伟俊大度地笑了笑:“王八命最长,能活千年呢,气死你!”

散课后,裴庆自觉地来到办公室,看到裴庆进来,董老师头都不抬,冷冷地问道:“你最近是怎么搞的,看你一天到晚蔫头搭脑的,是不是因为邢玉被绑架的事?”

裴庆没有说话。

他一米八的个子站在董琳的办公桌前就像一堵墙,堵得董琳心里喘不过气来,看到裴庆咬着嘴唇不哼不哈的样子,董琳更加生气:“老师过去一再给你们强调,学生谈恋爱多是无果而终,带给你们的只能是伤害,是痛苦,你们就是不听,置若罔闻,现在该是尝到苦楚了吧?

去年,我们在华东师大开学术研讨会,湖南怀化一名姓柳的高级政治教师在宣读她的文章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学生恋爱是在错误的时间爱上了对的人即使这样也枉然,最终爱恋不成学业荒。’你,你裴庆如果琢磨透了这句话,你就能主动地克服内心的躁动,也就不会有像今天这样失魂落魄的日子了。

当然,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老师有责任,你的家长也有责任,更多的则是许多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他们将本来很平淡的爱情神圣化了。步入靑春期的你们本来对许多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也正因为是朦朦胧胧、似懂非懂,所以就渴望着去了解,去一探究竟,这本没有错,可是,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呀!

说白了,爱情是一种精神生活,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而又实实在在存在的非物质体,她可以相互刺激对方人体荷尔蒙的产生,从而迸发出超乎寻常的勇气和毅力,所以,文人墨客就把她神化了,谁也不提及支撑这种精神生活的必备条件是什么。”

裴庆揺了摇头,一脸惶惑地看着老师。

董老师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懂,所以才稀里糊塗地越陷越深,学校为什么制止学生谈恋爱:一方面是中学生的心智还没发展成熟,慌怕影响学习;另一方面则是学生后来的变化难以预测。恋爱的双方以后在文化方面会出现差异,甚至经济收入也会悬殊,从而导致精神生活难以融洽,结果就会使双方陷入无穷无尽的痛苦之中。虽然现在不讲门当户对,但为了事业,前途,抛弃爱情的却不在少数,有的甚至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道徳观察栏目。

一言以蔽之,爱情还是要以物质为基础,没有柴米油盐的爱情有如建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迟早都要坍塌的。

不过,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彼此中意的便会有触电一般的感觉。长得俊俏的更容易吸引异性的目光,像邢玉那样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的女生就更逗人喜爱,你们之间相互倾慕亦就理所当然。

现在她遭到不幸老师也很难过,我许多次就曾在噩梦中惊醒,但是,我们都不能将这种情绪带到学习中来。建议你课余时多去打打球,运动也许能缓解你紧张的神经;汗水也许会洗去你眼中的迷惘,使你变得清醒,帮你摆脱萎靡困顿的窘局,使你重新变得活泼、坚强起来。”

“哟,董老师你还没走啊?”随着话音熊校长走了进来,没待董老师答话他又说道:“你们班那个叫邢玉的现在有消息了吗?”

没有,公安局好像也是一筹莫展。”董老师说着表情益发黯淡:“按道理雁过留声,人过留踪,怎的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呢!”

“或许有一点点吧!公安局不便透露罢了。”

“我可是找熟人打听的消息,也许是校长您说的对吧。”

裴庆在旁听熊校长和董老师一问一答,这时他忍不住插言道:“我后妈的弟弟就是刑警队的,那天我忍不住厚着脸皮托我后妈去问了,说是绑匪打来电话索取赎金二百万。”

“后来呢?”

“后来就不知道了,明天我再求后妈去问一下。”

公安局刑侦队的案情分析会上,胡昊先作了汇报,只听他说道:“自从没在邢家蹲守后,我们先后走访了他家周围的各种娱乐场所,所有的老板,员工,乃至常到那里的熟客,都没有一个见过邢玉这个人,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耿队长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将脸绷得老长。

负责监听的胡小伟说道:“现在绑匪共给邢家打了八次电话,囗气忽软忽硬,邢家好像有点撑不住了,开始同绑匪商谈赎金的问题。”

耿队长插话说:“好啊!只要绑匪愿谈,就让他把时间拖长一点嘛!”

“拖长时间也没用,绑匪狡猾得很,反侦察意识很强,他们一时用公用电话,一时用不需身份证购买的充值卡,手机与电话相互交替,而且是男女二人相互配合,忽而男声忽而女声,关键的是他们一撂下电话就转移,一次电话在一个地方,有好几次我们已锁定他们的位置,等陕西那边兄弟局的弟兄们赶到时他们已跑得没了踪影。”

“爱心妇幼保健院丢失婴儿与邢玉被绑架发生在同一天,两家距离相差又不太甚远,直线距离不到两千米,不知二者是否有联系,或者说是不是一伙绑匪所为?”

另一组侦察员汇报说:“我们在走访到广平长途汽车客运中心时,有位负责清扫垃圾的阿姨指着邢玉的照片说她见过这个人,当时她还抱着一个小孩,好像是还不滿月的那种。只见照片上这女孩东张西望的,神情显得很焦急好像在等什么人。那位清洁工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见她还穿着校服,凭感觉不像一个生过小孩的母亲。可是,她为什么又一个人抱着小孩在这里呢?这清洁工虽然滿腹狐疑可也不好过去相问,等她再过来时那女孩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

“其间相隔多长时间呢?”有人问。

“那阿姨回忆说,离开大约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吧。”

“那时是几点钟啦?”那人再问。

“那阿姨说,候车大厅的电视刚播完广告,屏慕上时间显示正是北京时间23点整,滾动播报的新闻刚刚开始。”

好几个侦察员同时议论起来:“哎呀,这情况愈来愈复杂了,总不会是邢玉到医院偷了别人的孩子,然后又拿人谎报自己被绑架了。”

“怎么会呢,我们走访过邢玉的老师和同学,大家一致反映她是一位品学兼优,非常有爱心的好学生,据说班上暗恋她的男生还不少呢!”

“会不会是某个男生因为争风吃醋而设的局,勾结社会上的人作的案?”

“难道,绑架和拐骗是同一案?”

“不会、不会,这个我们已调查清楚了,她们班共有……”

耿队长一直默黙地在听着大家的发言,不时地在本子上记着什么,这时他将夲子一合,语音沉重地说:“发案已经这么多天了,我们的工作仍然毫无头绪,不是犯罪份子太狡猾,而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细,我不相信犯罪份子在作案过程中就没留下蛛丝马迹,广平长途汽车客运中心应该是…..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