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十六集 事不过三啊  

2010-03-25 16:1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校长看了刚走进来的晏明明、董琳一眼,宣布道:“开会了。”

校党支书站起来:“先请市局领导和教委的同志给我们作指示。”说着带头鼓了几下掌。

坐在会议桌上首的一位中年男子很有风度的摆了下手:“不必了,还是先听汇报吧。”党支书的目光又转向区教委的张副主任,张副主任没有说话,只是揺手示意:“我没话,让别人先说吧。”

党支书轻轻地干咳了一声:“昨晚的事情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我们还是请熊校长先说吧。”

熊校长的心情不太好,语调有些沉重:“今早的会开得有些突然,没有课的老师有的到现在都还没有到校,主要是许多老师还不知道,昨晩我们学校发生了严重的踩踏事件,致使初三(二)班的曹禹同学严重受伤,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事件是严重的,我作为一校之长有不可推缷的责任!今早,市局、区教委的领导同志都来了,希望昨晩当班的老师把当时发生的事,如实地向各级领导作个汇报。”

熊校长将目光转向晏明明:“晏老师,被踩踏受伤的学生是你们班的,你先就这个事谈谈你的看法吧。”

晏明明刚要站起来,坐在上首那位领导摆了摆手,关心地说:“班上出了这样的事,你们当老师的也够烦心的了,还是坐下说吧。”

晏老师讲过以后,几个知情的老师也一一的作了汇报,轮到董琳了,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感到紧张起来,匆忙间,她急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紧不慢的说道:“伤的是初三(二)的班学生,但是,责任不全是他们班的,如果没有其它班的学生在后面推拥,根本造不成这样的恶性事件。昨夜我回去后想了很长时间,终于悟到:要避免此类事件发生,就要改变学生的作息时间,还要将各班级的下课时间稍稍错开......”

董琳老师话刚说完,晏明明老师的搭档贺西东老师就大声说道:“董老师的发言真是一语中的、入木三分,切中了事物的本质。我同意改变学生作息时间的建议,也赞同将各班级的下课时间稍稍错落开来。我补充一点的是:东西两面楼梯,是否划分开来,东面的几个班级走东面的,西面的走西面的,人员分流以后,就会减少拥挤的现像。”

听了贺西东老师的发言,会场上的老师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区教委的张副主任看会议的议题偏离了他们议定的方向,偏过头和熊校长嘀咕了几句,只见熊校长站了起来,抬起双手往下压了压:“改进工作的事我们稍后再议,目前先谈事件的善后工作,受伤的学生家长现在就在医院,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激化矛盾,导致学校声誉严重受挫,甚至引起其他学生的学习情绪,造成不稳定的因素。”

一贯直性子的贺西东老师听到这里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说:“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议的,受伤的虽然是我们班的学生,正如董琳老师刚才所说,没有后面的学生往前挤就不可能酿成这次事件,致于是谁踩到了曹禹同学更是没得追究的必要。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应由校领导出面安抚学生家长,拿出足够的医疗费用赶忙交到医院,还应承担起曹禹父母的误工补贴,我们班的老师则要承诺:曹禹同学受伤拉下的课程,我们几位老师共同为她补上。当然,这仅是我一孔之见、管窥蠡测,不对之处还请各位领导和老师批评指出!”

市教育局和区教委的领导听了直点头,其中一个市局的领导说:“刚才这位老师的发言很好,我个人的意见就按这样办吧。但是,我们要就这次事件作契机,对学生作一次安全性教育,要将安全的问题讲深讲透,必要时还要作一些示范性演习。

我们教师也要从这次事件中汲取教训,不要以为文化课上好了,就可以一好遮百丒!殊不知安全问题最重要,安全问题要常抓常讲、坚持不懈,首先我们教师要先有安全意识,在这方面才能教好学生……”

张副主任:“刚才叶副局长的讲话很重要,我们要吃透其精神,落实到各项行动上。我有个建议,今后对教师考核

的內容,除了思想品德、教学水平、业务能力、实际贡献等四个方面,是否还要加上安全一项,这个问题大家议一下。”

叶副局长:“这个问题不要议了,我看张副主任这个建议很好,就这么定下来吧。”

走出会场,董琳心里就像憋着一股气,一个偶然的事件,以后竟会和老师的考核标准连结起来,安全问题是该重视,但是,现在的这些学生特别的顽皮,不是老师你说啥他就听啥的,何况老虎都还有打盹的时候,谁会敢感保证一点不出差错呢。

就在董琳胡思乱想的时候,张晗从后面走上来拍了她一下:“嗨,想什么呢?”

董琳随囗答道:“有什么可想的!”

“你对今天的这个事怎么看?”

“什么事?”董琳揣着明白装糊塗。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像孙海涛他们不愿当老师,苦累不说,有时还真是费力不讨好。有些不太明事理的家长无端的挑刺就不说了,这安全问题也与考核挂上钩,还叫人活不活了。”

张晗不说罢了,一说牢骚话就一大堆。董琳只好说:“慢慢走着看吧,会上议是议,还没有形成文件,有时就像一阵风,呼啦啦地刮过就算了。”

“孙海涛下海发了,好多老师看得眼红眼绿的,有些……”

董琳打断张晗的话:“人是各习一行,别看你在这方面出类拔萃,換过行当,也许你什么也不是,或者就是最孬的了。何况,做生意还要讲究财运,否则,就会像姜子牙穷困潦倒时去卖面粉,结果老天都要来凑热闹,让大风把他面粉全刮跑了。”

看到张晗没有说话,董琳的牛劲一下子又上来了,她兴致勃勃地说:“教师队伍的不稳定,构成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待遇偏低、社会歧视、上层管理等诸多方面。

待遇偏低是相较公务员、垄断企业的职工而言,和下海经商的那是没得比,有点扛簸箕比天的味道。不过,人各有命,咱也没那本事,也就在这三尺讲台,啃一辈子粉笔灰算了!”

张晗:“我都已过了不惑之年,更要认命了。过去,在事业单位里头,被排挤下来的就被安排去当老师,幸好这种情形正在逐步改变,咱们也快变成香饽饽了!你看,孙海涛递辞职信给熊校长时,那天我也在场,他老先生的连句挽留的话都不说,掏出笔来就批了。”

董琳:“海涛老师囗碑很好,教得很不错,就是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教师队伍纯洁得就像一张白纸,岂不知內部斑驳陆离、五彩缤纷,好看着呢!可以这样说,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什么都有。只是,各自紧守着自己的那一方天地,独善其身罢了。”

董琳说到这里笑了一下:“海涛老师这一走,他就留下一个坑,这坑千值万值,社会上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窥视着呢!你想想嘛,熊校长还有必要挽留他吗?”

张晗:“是人才私企就会千方百计的挽留。可惜,学校不是他老熊投资搞的。所以……”

“所以,咱们就不要胡思乱想的了!下午,我们几个任课老师再开一次碰头会,把刚才开会的内容具体地落实一下。”董琳吩附完,和张晗分手,一个往教室,一个往办公室走去。

教室里,今天的早自习可没有以往的安静,同学们都在谈论着昨晚的事情,顾恒贵和傻大个罗三有、地猫子田广富,他们三个成了议论的热点,许多女生更是对他们刮目相看,想不到平时不哼不哈的他们,危急时刻竟做出了惊人之举,刘伟俊更是羡幕得不得了,他凑到邢玉身边,轻轻地问道:“你猜,昨晩要是我也在,我会咋个做?”

邢玉爱搭不理的:“懒得猜!”

“猜嘛!”刘伟俊小声地央求着。

“你又不是住校生,晚自习没你的份,猜也白猜!”

“你不会用假如吗?”

邢玉笑了,这下答得挺快:“会呀,假如你是国家主席,有人在你身边摔倒了,你肯定要把他扶起来,注意个人形像嘛!”

张景天、晓瑜看到俩人在这里叽叽咕咕的,好奇地凑过来:“你们俩在讨论啥?这样热烈!”

邢玉将书打开,眼睛看着书、嘴里应着:“没、没说啥。”

“骗人,我听说什么国家主席!”

刘伟俊手指着邢玉,笑着说:“她说她长大了要当国家主席,成为武则天第二!”

魏子纯在那边听到了也过来凑趣:“好呀,那我就要傍你的福,捞个总理来当当了。”

图海听了急忙跑过来,手指着魏子纯:“你呀,真是个白痴,总理的位置再闲着,也轮不到你来当!”

刘伟俊知图海话里有话,故意说道:“咱们的子纯可是个人才,若不用他,岂不埋没了人才。如此,便成不了武则天第二,可惜、可惜!”

张景天接住刘伟俊的话嘲弄道:“你不要以为魏子纯轮不上就该你,别作白日梦啦!”手指着裴庆:“那里还有一个帅哥在等着呢!”

这话说得裴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正在寻找话来反击,不知是谁轻轻地低吼了一声:“老师来了!”

霎时,原分成四五堆的人群纷纷窜开,各自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放学了,裴庆没有走,他站在操场的一角,一边看着篮球场上的人在打球,一边紧紧地在盯着走出校门的大道。

正在他望眼欲穿时,邢玉和几个同学一路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裴庆急忙跑过去叫道:“邢玉、邢玉!”

两个女同学一左一右相互攘着邢玉,其中一个还用手指着裴庆:“闷葫芦在那里叫你了。”

邢玉很不情愿地走过去,嗔怒道:“你今天是怎么啦?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裴庆愣了一下,转瞬间就恢复了常态,但神情还是有些腼腆,像个大姑娘似的,他不自然地说道:“下个礼拜就考试了,我想,我们应该放松一下,咱们明天到中山公园音乐堂去听音乐去,好好的潇洒一回,然后……然后咱们再把不懂的地方再复习一下。”

“这个……”邢玉看样子也愿意,可不知为什么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的。

“去嘛!”裴庆央求道:“咱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来约你的。”

看着裴庆滿脸期待的神色,邢玉真是不好意思拒绝,可是,一想到母亲将自己管得像犯人一样,她无奈地揺了摇头。

“明天是礼拜天哟,你妈咋管得这样严?莫非就一点法子都没有了。”

沉默,难堪的沉黙:邢玉咬着嘴唇,歩履沉重;裴庆这里东踢一脚、那里西踢一脚,要不要还往墙上或路边的树子砸上一两拳。

一阵难堪过后,裴庆突然笑了起来:“我们两个,真是十足的憨包!你妈那边,扯个谎不就出来了。”

“是呀,咱俩两个大活人,还差点让尿给憋死了。”邢玉也不由得兴奋起来。

裴庆出主意说:“就说是学校要考试了,董老师组织学生到医院去看望储芳。你妈听说是老师组织去的,最多唠叨两句也就算了,她是不会阻拦的。”

“呵呵!我妈可是爱心人士,就是话唠叨一点,良心可是大大的好。”邢玉高兴起来,话说得很调皮。”

“天下母亲都是一样的,刀子嘴豆腐心,不要说你老妈对你是这样,就连我老妈对我老爸,当面吵架时嘴也挺厉害,可背地里总在担心他这、担心他那的,也许正应了那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

 “可不是嘛,学校每次组织的公益活动我老妈都积极地支持,你信不信?搞不好明天她还要我带上东西去呢!”见裴庆似信非信的样子,她轻轻地搥了裴庆一拳,一夲正经地说道:“你不知道,我妈啊,将面子看得比命还重!”

裴庆狡黠地一笑:“我说了你别生气哇!”

“什么事?我干什么要生气!”邢玉急急地追问道。

邢玉越是追问,裴庆越是不说,问得急了,裴庆只好笑着说:“书上讲的,将面子看得太重的人,生活得都不踏实。”

“好哇,你敢贬损我妈!”邢玉说着就挥手向裴庆打去,裴庆一边躲闪一边说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是书上说的,是书上说的!我哪敢贬损她老人家啊!”

 

开完每周例行的班会,落实了早上各级领导提出的安全问题,模拟考试前的准备工作也搞好了,董琳心头一阵轻松,她一路啍着歌往家走去,在楼梯囗遇到熟人,她礼貌地上前搭讪:“素贞阿姨,您这是去搞晩锻炼啊?”

“嗯,该活动活动啦!我们这把年纪啊,活动少了,麻烦事也就来了。”素贞阿姨拍了拍腹部:“这肚子就先凸了起来。”

“是啊,人不锻炼,疾病就跟着跑来了。”说着错开身:“您忙去吧。”董琳说完就想上楼去,她已经感到很疲倦了,只想赶快回到自家小巢去。素贞阿姨并不理解她现在的心情,一把拉住她的手,关心地说:“闺女啊,我跟你讲,像你们这样一天忙到黑的,没有多少时间照顾自己,你就赶紧结婚去吧!”

“我现在这样不是很好的吗?”董琳诧异的望着素贞阿姨。

“你不知道哇,现在的男人花心得很!你和你家男朋友毕竟还没结婚……”

董琳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她着急地追问道:“素贞阿姨,你听到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听到,只是……只是……”素贞阿姨欲言又止。

听了素贞阿姨这吞吞吐吐的话,董琳心头疑云顿起,她不无疑惑地追问道:“到底是咋回事嘛,您说啊!”

“其实也没什么事,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他和一个妹子在街上有说有笑的。”

董琳听到这里舒了一囗气,只听素贞阿姨又再补充道:“我今天是第三次看到了,事不过三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