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十三集 内外交困  

2010-02-28 12:3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琳站在小吃店门前往东四囗方向望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转身往学校走去。没心情的时候一个人蜷缩在家,听听音乐,还是比逛街强。她这样想着,漫不经心地往家走去。

走没几步,路遥的影子就冒了出来,他出去这么多天了,怎的也没个音信,莫不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已走到了尽头?想想当年在学校小溪旁的林荫道上,我俩面对月下老人,金囗玉言,许下重愿——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当年的誓愿言犹在耳,然它却如一片落叶,社会上招蜂引蝶的风才刚刮起,它便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想起来就有点心悬。

不怨天、不怨地,也许是缘分尽了,因为当初他曾多次提出要结婚、要生子,她却以种种理由拒绝了,还不是因为先立业后成家的观念作祟,再则,她也不甘心就现在那鸽子笼为永远的家,没有拖斗累着,一步一步努力的爬,弄个高教完全有可能;退一步说,就是弄不到高教,也起码要让我再把这届学生带毕业呀,到那时心无旁骛,岂不……她就这样默黙的想着,张晗老师从对面走来连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听见,直到张晗老师走到面前,故意阻住她的去路:“想什么呢?挨批评想不开了吧!谁叫咱们女人这样苦命呢。”

 “挨点批评就想不开啦!该不是你以为我会去自杀吧?”董琳笑着说:“你把我想得太小气啦!”

“那是想他了?”

董琳还没来得及回答,性急的张晗又接着问道:“怎么!他还没音信?”

“没有!”董琳摇了摇头,脸上布滿了阴云。

张晗想了一下,以一个过来人的身分劝道:“如果他回来,还是不要和他吵了,你温言相劝,看他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也许,那天你看到的那个女的真的是他的客户呢。你不知道,现在的男人活得也挺累,上班工作压力大,回到家他就想好好的休息,这时,他如果受到无理的纠缠,心里的结就会很难打开。

要筑一个遮风避雨、溫馨的窩不容易,要拆散它太容易了,一句话、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轻易地将它毁了。所以人们常说爱情的基石是信任,没了信任,一切都免谈,谈了也白谈。”

董琳一路想着张晗老师的话,一路自省,慢慢细想起来她也觉得有些后悔。

刚进家,便看见一桌香喷喷的饭菜,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一瓶红葡萄酒摆在桌上,路遥坐在桌前,脑袋一啄一啄的,就像小鸡在啄米一样打磕睡,这一刹那,董琳真想冲上去好好的拥抱他,但是她克制住了。

响声惊动了路遥,他睁开迷朦的双眼,拿起红玫瑰迎上来:“亲爱的,我爱你!”说着,揽过董琳便想吻她。这一刹那,董琳內心的坚冰已经融化,掀起一阵狂澜,然而,她的外表却很平静,只见她轻轻地把路遙的手推开,冷冷地问道:“这几天你上哪去了,为什么电话打不通?”

“我到上海的第二天,就坐大巴到浙江嘉兴市的农村去了,那里有我们公司的药材基地,很偏僻……”

 

110很快来到了,胖子指着电脑前的桌子对警察说:“我的手机就搁在这里,出门时抽了一支烟,烟刚抽完就想起手机还在桌上,回来取时便不见了。”回手指着图海,神情有些激动:“就只有这小子在这里,他还有一个同伴不见了,你说,不是他们拿了,还会是手机自己长趐膀飞了不成。”

小李子在旁证实:“他俩前脚刚离开,他们后脚就到,是我安排他们到这机子上玩的,实事求是的讲,我没有看到他们拿手机。”

“警察同志,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了。”老板说完便想开溜。

警察看了老板一眼,再看看图海、胖子、络腮胡,再转脸对老板说道:“你们都得跟我们到局子里一趟,我们作个笔录。”

警察问到工作单位时图海沉默了:“你以为你不说就没事了,是不是?”俩警察中的一个警察冒火了,拍着桌子说:“告诉你,偷窃的手机价值已超过1000元,你们已达到刑拘的条件,你老实坦白,我们或许可以考虑对你的处罚。”

图海以前只是在电影电视上见过这阵势,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会来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阵的发毛。

警察察言观色,见图海头上己涔出层层汗珠,知道他心虚了,其中一个警察走过来,端过一杯水、递过一张纸巾,和颜悦色地说道:“小朋友,犯错了要敢于承认错误,硬扛是没有用的,不用说你们这些涉世不深的小朋友,就是罪大恶极的罪犯到了这里,也照样的要老实坦白交待。”

见警察如此对待自己,图海感到意外,心里多少有些感动,嘴张了张,想说,又惧怕叛徒的名声,以后在同学、朋友中怎么混呀……

“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在哪工作?”另一个警察声色俱厉,威严的话语震得图海心里一颤:“我——图海,学生,在……”

“哦,还是学生,跟你一起的那一个呢?”

“他跟我是同班同学,名叫魏子纯。”

“他现在在哪?,是不是他拿了别人的手机?”

“嗯!”

“是不是?说明白一点!”一个警察拍着桌子大声说。

“是!我们刚走到桌旁就看见手机搁在那,他拿了手机后就出去了,估计现在他还在‘飞天神王’ 网吧打游戏。”

“好,你带我们去。”

 

魏子纯拿了手机就直奔收购旧手机的市场而去,走到一个貌似比较正规的摊子前,魏子纯拿出手机:“老板,你收旧手机吗?”

老板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一手将手机丢过来:“有发票吗?”

“没有!”

“50元钱!”

“800!你看,还有九成新呢!”

“要卖就卖,不卖就算!” 老板将目光探向深邃的夜空, 抛下一句刻薄的话:“没有发票,50元就够多的了。”

魏子纯感到有些委屈:“你看清楚了,这可是诺基亚E71,在正规商场里售价可是近2000元。”

那老板有些不耐烦:“要卖就卖,哪来这么多罗嗦的!”

魏子纯一把抓过手机,不滿的嘟囔着:“又不是偷来的,看你这德性,哪像个做生意的!”接着又到几家兜售了一圈,情况大同小异,开价最高的也只是80元。

怀着一身的欢喜而来,现在讨得一肚子的气,魏子纯不知向何处去,回家又感觉郁闷,还要忍受母亲那无休无止的唠叨,他的大腿不自觉的往“飞天神王” 网吧迈去。网吧设在胡同一民居里,小小的屋子摆着几台电脑,空气很浑浊,自从找到了好堂子他就再没来过这里。老板看到他到来很是热情,急忙将他安排在一台电脑前,刚坐下没几分钟,图海就领着警察来到了。

“你就是魏子纯?”

面对警察威严的目光,魏子有些胆怯了,他低下头轻轻地“嗯” 了一声。

“你偷的手机呢?把它交出来!”警察厉声说道。

“我没偷,是在桌上拣得的!”魏子纯手指图海:“你们不信可以问他。”说着将手机递给警察,警察看他伸过来的手有些微微颤动,拿着手铐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俩警察迅速地交換了下眼光,还是给他戴上了手铐。

公安局里,公安人员办完一切手续,将手机还给了失主,然后将两份刑事处罚通知单交给图海和魏子纯,要他们各自填写,告诉他们:“叫你们家里人送衣服来。”

图海哭着说:“我至始至终都没摸过手机,凭什么理由关我嘛!我犯了什么罪了?”

魏子纯也嚎道:“我这只能算拣得财物不还,怎么就算犯罪了?你们瞎整,我要告你们!”

一个警察严肃的对魏子纯说:“你吼什么吼!你这是犯罪了,还要大呼小叫的!告诉你,你这犯的是盗窃罪。”

“我没偷!”他手指着图海:“他可以证明,你们不要诬赖好人!”

公安人员看了魏子纯和图海一眼,问道:“你们知道什么叫盗窃罪吗?”

俩人齐声答道:“偷东西呗!”

公安人员点了一下头:“告诉你们吧,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多次盗窃的行为。你们非法窃取他人财物价值1000元以上,已构成犯罪,像你(指着魏子纯)理应判拘役五个月。他(指着图海),知情不举,替你隐瞞,犯了包疪罪,理应也要拘留半月。”

 

董琳:“好好好,就算你其它的解释我都认可,那天在“大富豪商厦” 门前你又怎样解释,我喊了你三四声,就算人多声音嘈杂你没听见,可是,我明明看见你还朝我看了一眼,你又怎么解释!”

路遙:“这个问题确实解释不清,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有时你面向一个地方,但是,对面的事物你并没有看清,甚至近在咫尺也没有看见。也许,是目光到了,眼神没有到的缘故吧。那天,我就是这种情况……

董琳手机响,她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是哪个家长又来询问儿子在校的表现了,来得真不是时候。她气恼地将手机往沙发角一扔,没好气的对路遙道:“没想到你会将诡辩术带到家里来……”

手机停了又响,响了又停,当它再次响起时,董琳想:该不会是人家家长有什么急事吧。“她很不情愿地按下了接听键,刚听了一句董琳的汗毛就竪了起来:“好好好,我马上到。”

董琳心急火燎的赶到公安局,一个警员迎上前来:“你就是董老师?”

“是!请问,详细情况是怎样的?”

迎接的警员将详细情况介绍后,末了说:“根据治安管理条例,我们将对他们进行处罚,叫他们写明家庭联系地址,他们死活都不肯填,害怕回到家后受到父母的责骂,甚至殴打,于是他们想到了您,宁愿背学校的处分也愿把您请来。您看,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处罚当事人通知其家属是我们的责任,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请您谅解!”

听了警员的介绍,董琳沉黙不语,她想不到俩傻小子竟会干出这样的事来,警员看她不说话,便说道:“董老师,就麻烦您帮转告他们家长,送点換洗衣服过来。”说完就要起身离去。董琳急忙站起来,半是商量半是哀求的说道:“一个人犯错是应该为他的错误负责,接受处罚是应该的。但是,他们现在正是高三的学生,明年就面临着高考,正是人的一生的转折点,假如真要关他们这么一段时间,他们这一辈子的前程就真的毀了。”

那个警员纠正董琳的话:“不是假如,是真的要关他们,我们的处罚是有依据的。”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治安管理条例摔到董琳面前:“你自己看吧!”

董琳将治安管理条例压在双手掌下,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条例是死的,人是活的,魏子纯顺手牵羊可以认定为偷,也可以认定为拣到东西据为己有,充其量只是一个道德问题。我的学生我知道,他平时喜欢贪小便宜,我也没少批评他,这次的错误,就让他写个检查得了,你看怎么样?”

董琳看自己的话对这个警员不起作用,急了:“莫非你就真的愿看到两个阳光少年就这样沉沦下去!”说完兀自站起来就往外走,到门囗他突地想起,刚才那警员在谈话时,不经意间不是谈到他儿子樊小刚也在我们学校初中部读书吗?对,初三(一)的班主任刘老师正是熟人,何不请她过来帮忙,想到这里她急忙掏出手机。

她不愿再回警局,就近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下,正在她等得心焦时,刘老师带着两个捣蛋鬼过来了,俩人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双眼看着脚尖,闷声不语。看看他们这模样,这个时候,董琳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便对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吧,明天写份检查交上来。”

魏子纯、图海走后,董琳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陡生感慨,她对刘老师说道:“今晚要不是你,他们俩只有在这里数天花板了。”

刘老师笑了,朗声说道:“这类事情本就可大可小,主要是他不认识你,不肯卖你这个面子罢了。我找到他时,也是拐弯抹角的,先谈了他儿子在校的学习情况,才慢慢的说明来意。你猜他怎么说:‘如果要我放人,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权利!我得先去请示领导,尽量争取得到领导的同意。’说完后他不知去哪逛了一趟,回来后就说领导同意了,然后叫我办手续领人。”

董琳苦笑了一声:“现在样样都要讲关系,真沒办法!从内心深处我厌恶讲关系。但是,有时你没有关系却又寸步难行,今晚的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本来嘛,像手机这件事,介于偷和拣之间,可以这样处理也可以那样处理,怎样处理都没错,可是,我好话讲了几大筐人家就是不听,还说我护犊。嘿嘿,真让我哭笑不得!”

“你呀,多愁善感,就是喜欢联想,现在人捞出来了,你还瞎想些啥呢,走吧,回家去了。”刘老师说着站起身来。

“我想,他们两个的事情你我知道就行了,不要让它在学校扩散开来,否则,他们的自尊受到创伤,也许就会从此一蹶不振、万念俱灰,从此以滥得滥,人的一生也就仅仅因为一次的失足而就彻底的毁了。”

“依你!”刘老师拍了一下董琳肩头:“谁叫你心这么好呢!”

董老师在讲台上幽默、风趣的讲解着课文,魏子纯身子坐得挺直,好像在凝神靜听,其实他的心早飞到爪哇国去了。今早他一到学校就很紧张,害怕老师将他偷手机的事公布出来。他的目光几次和董老师接触,他都急急地避开了。

魏子纯的身上就像长滿了刺,目瞪瞪地叮着黑板,他的表现老师站在讲台上尽收眼底。下课的音乐响起,宣布下课后,同学们一窩蜂地往外拥,争先恐后地拥到操场上去享受这难得的几分钟,魏子纯却还傻不啦叽地坐在那里,仿佛是被老师精彩的讲述迷住了,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董老师走到他身边轻轻拍了他一下,低语道:“你跟我来!”

在一墙根处,董老师看四处无人,原本紧绷着的脸犹如冰河开冻、绽开了笑容,婉言问道:“你是为昨天的错误背包袱了?”魏子纯咬着嘴角,没有说话。

“你是担心老师在全班大会上批评你,使你颜面无存,今后不好再和同学相处?”

魏子纯点了点头。

“那好,我问你,昨天的事情你错没错,错在哪里?”

“我不该见财起意,主要是世界观没有改造好……”

“我不跟你谈那些大道理,讲点实际的!”

魏子纯想了一下,轻言慢语地小声说道:“我经常打电子游戏,玩过头了,导致个人贪欲无限膨胀,所以才会见财起意。”

“你呀!昨晚要是没有刘老师保释,你就吃牢饭去了,你还连累了你的好朋友图海。你这不是犯错误、是在犯罪!”

想起昨晚被关的滋味,一股难以言表的感激涌上心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谢谢董老师、谢谢刘老师!”

“我不要你谢,只要你以后能改就好!马上就要摸底考试了,好好的学习,以后学生中有什么思想状况,请你告诉老师,权当是给我帮忙,好吗?”

魏子纯点了下头,两眼直瞪瞪地看着老师,似有话要说却没有说。董老师读懂了他眼中的目光,拍了一下他的肩:“快上课去吧!你的事老师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魏子纯感激地望了董老师一眼,飞快地往教室跑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