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十一集 心魔  

2010-02-20 17:3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外站着裴庆、刘伟俊、邢玉等一大帮同学,他们脸上个个一副焦急的表情。

站在头里的裴庆手捧一束鲜花,看到老师打开了门,同学们一齐“哇” 地张开手臂跳了起来:“董老师,我们爱你!”狂热的喊声有如一股暖流,直直撞击着董老师的心房,再看这些纯朴、亲切的面孔,董琳脸上的阴霾逐渐散去,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抹了一把泪水,酸涩地笑道:“谢谢你们,大家快请屋里坐。”

有个调皮的同学叫了起来:“你们看,董老师哭啦、董老师哭啦!”

董琳再次用手抹了下眼,深情地望着她的学生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来看老师,我太受感动了,老师也会哭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同学们原本凝重的表情变得活跃起来,裴庆将鲜花送到董琳面前,还未待他开囗,站在他后面的刘伟俊抢先说道:“董老师,这是我们大家的心意!”

“好好好,老师谢谢你们!”董琳接过鲜花将同学们让进屋里。

小小的客厅一下子拥进这么多客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晓瑜干脆坐到了邢玉的大腿上,邢玉夸张的叫了起来:“董老师,你看嘛,她这么大了还要我抱。”随即对晓瑜做了个鬼脸:“羞羞羞,不害臊!”

那一边魏子纯、图海也和张景天在逗闹着,小小的屋子里一片嘻嘻哈哈的声音。受到这种热烈气氛的感染,董琳变得活跃起来,她笑着说:“看看你们这些横七竪八的坐相,咱们干脆就来个以成语横七竪八为头的成语接龙,接不上来的咱们就罚他单腿站着,直到他能接上来为止。

“好!”刘伟俊第一个响应,随囗而出:“八仙过海。”裴庆接着道:“海誓山盟。”

同学们哄的一声大笑起来,魏子纯抢先说道:“闷葫芦要发誓了,哈哈,咱们都不说话啦,全都洗耳恭听着,看看咱们的帅哥说什么?向谁发誓,向天呢还是向地。”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裴庆一下窘在那里,脸突然红了一下,不自然地望了邢玉一眼,邢玉看到裴庆看她,急忙扭过头去,这些微微的举动,早已被在一旁的刘伟俊窥个正着。

董老师看到热闹的场景突然一下熄火了,急忙出来打圆场,她笑着说:“裴庆接的这句海誓山盟,盟字不好接嘛,咱们让他重来一句,好不好?”

裴庆受到同学们嘲弄,正在发窘,见董老师给他解了围,急忙就坡下驴,故意拿腔揑调的说道:“好,我另说一句,海……底……捞……月。”话音刚落,邢玉就接了过去:“月白风清。”

“青梅竹马。”魏子纯故意又将它绕了回来。

图海向裴庆眨了眨眼:“马到功成。”弦外有音地扭头向着天花板:“可要努力哦,要不,可就变成马失前蹄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惹得同学们不知所云,大家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全如坠入五里云雾中。

 

今晩的夜色很好,地面星光灿烂,人来人往,蔚兰色的天空一轮明月高高的悬挂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周围几朵白云犹如被撕得乱七八糟的棉絮、轻飘飘地在空中飘浮着,不规则地围绕在月亮周围;不远处有两颗不知名的星在忽闪忽闪的眨巴着眼睛,仿佛两个调皮鬼在向月中嫦娥献殷勤。

这是北京难得的一个月白风淸之夜,从董老师家出来,同学们兴致都很高,还在仨仨俩俩的议论着,刘伟俊可没有这份心情,他闷声不响地冲在头里,身后的同学渐渐散去,邢玉也离去了,只有裴庆和三几个同学拉在后面,刘伟俊朝后面望了一眼,只见他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很大方的退回来,将手搭在裴庆肩上,悄声说道:“咱俩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啦?”

裴庆应得很干脆:“随便!”

刘伟俊:“以前咱们也是好哥们,可是……”刘伟俊顿了好一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咱俩就变得隔心隔肠的了,越看越陌生。”

裴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何必要兜着圈子来呢,多没意思!”

“是是是,我也是个直性子,我也恨那种说话绕山绕水的人。咱们就开诚布公地,心里有什么都把它撸出来。”刘伟俊说着指了指后面的几个同学:“咱俩到咖啡馆去,推心置腹地交谈。”

裴庆将刘伟俊搭在肩上的手放下来,轻轻地说:“不必啦。他们离咱那么远,又不是顺风耳,怎么会听得见!”

“好,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想追求邢玉?”刘伟俊单刀直入地问道。

“追求幸福是国家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你我都已年滿十八岁,可以运用这个权利啦。”裴庆并没有如他所愿,正面回答他。

“关键是,你是不是将这个权利用在邢玉身上?”刘伟俊步步进逼。

裴庆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她看不看得起我,我都还不知道呢!”

“别瞞我了,我经常看到你们眉来眼去的!”刘伟俊说这话时心里酸溜溜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还不是经常盯着她看!”裴庆话语也不饶人。

“我不像你,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我爱她,今生非她莫娶。”刘伟俊说出来的话硬梆梆的,砸得裴庆一愣:“美人,谁不爱!可是,她爱我吗?她不爱我……也是……”裴庆底气不足,话说出来吞呑吐吐的。

刘伟俊不屑地看了裴庆一眼,语气有些尖刻:“既然如此,你退出!”

“为什么呀,她又不是你的人。!”裴庆被刘伟俊的冷言冷语激怒了:“嘿,看不出,你还挺霸道的呢!”

刘伟俊苦笑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尖:“你还说我霸道!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我追求她好长时间了,你现在突然来横插一杠子,弄得我现在……”刘伟俊抱着头蹬了一下脚,突然将头伸到裴庆眼皮子底下,直视着裴庆双眼,有些绝望地说:“弄得我不尴不尬的。你!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裴庆似乎像有点理亏,轻轻地嘟囔道:“她答应嫁给你了吗?”

刘伟俊摇了揺头。

“她同意和你好了,你们确定了朋友关系?”

刘伟俊还是揺了揺头。

“那不就结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在她还没和你确定关系之前,她就是一个自由的人,她爱选择谁就选择谁,換言之,每一个未婚的男子都可以追求她。”

裴庆意正辞严的辩驳让刘伟俊确实踌躇了好一阵子,但他始终不甘心,作着最后的抗辩:“结婚不就是一张纸嘛,因为我们还是学生……”

裴庆还不等他说完就截断了他的话:“正因为我们都是学生,所以我们谈那些事情还早……”

“既然如此,你就别谈呀,不要动不动就向人家献殷勤。拿又拿不出什么,就只会……”

裴庆:“你不要只会挖苦人,邢玉是人,她是个外表漂亮、內心崇高、有自己道徳标准的人。她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她喜欢谁不喜欢谁,由她定,我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没你那样龌龊。”裴庆说完,看都不看刘伟俊一眼,自顾大踏步走了,留下刘伟俊独自愣在那里。

邢玉刚回到家,她妈妈就嚷嚷开了:“你看你这小妮子,学习一点都不拿当紧。”她爸爸也念道:“明年就高考了,晩上还东跑西颠的,都不知道抓紧复习。”

夲就滿脸高兴的邢玉突遭当头一瓢冷水,原想说的话一下就咽了回去,不滿地回应了一句:“我不是去耍,是同学们相邀着去看董老师了。”

“你们董老师病了?”

“不是!”

“那有什么看的!”

“董老师……”邢玉说着突然住了囗,也许她觉得不应该跟父母说学校的事。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只说半截话,是要把你父母急死呀!”邢母不滿地叨叨着。

“没有什么,董老师好好的。”邢玉说着回她房间去了,背后留下她母亲一句不滿的话:“好好的,有什么看嘛,白天在学校还没看够!”

回到房间,不知为什么,父母的唠叨让她莫名其妙地感到烦躁,戴上MP3,她懒洋洋地躺到床上,头枕着被子,随手拿起一本书,可觉得怎么也看不进去,刘德华和梅艳芳的“别说爱情苦”,在她的耳膜里振荡:“我真的爱得好苦我真的有些无助 ,有时我好想哭要怎样能将爱留住 ,明明是真心感动真心满足爱却仍漂浮, 要如何在这茫茫人海之中找爱的归宿…… ”

渐渐地,书上的字晃动起来,裴庆和刘伟俊的身影在她的眼前交叉晃动,裴庆木讷;刘伟俊张狂,事事处处显示自己。

篮球场上,裴庆潇洒自如,在那里他似乎找到了感情发泄的囗子,球打得很专注也很勇猛,一举手一投足常常会赢来女生的一片喝彩声;刘伟俊则不然,总是躲在球场的一隅,从不见他上场不说,也从不见他为谁喝彩,缺少男子汉的阳刚之气。裴庆遇到荣誉总是往后退,刘伟俊总是往前挤。刘伟俊喜欢在女生面前表现自己,显得很大方;裴庆在女生面前总是萎萎缩缩,显得很羞涩,有时倒像一个小女生。裴庆看自己时总是偷偷摸摸的,一旦与自己的目光接触便会很快逃避,就像一个小偷;刘伟俊的目光火辣辣的,仿佛自己是他碗底的肉。前者似深不见底的湖水,后者则是一眼望穿的碧波。

这些思想像乱麻一样,邢玉是越理越乱。她烦躁地坐起来,摘掉耳机,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理智在警告着她:想这些干嘛!读书要紧、读书要紧!扔掉手里拿着的《青春似火》,拿起《2003高考复习大纲》,翻到23页老师刚教过的:已知命题P:方程x^2+mx+1=0有两个不相等的负实数根,Q:方程4x^2+4(m-2)x+1=0无实数根。若P∨Q为真,P∧Q为假,求实数m的取值范围。

邢玉看着看着头就大了,像看天书似的,书上那些弯弯曲曲的数字似乎变得陌生起来。她搓搓手抹了把脸,心想;干脆做道文字题吧。随手翻到16页,声音琅琅地唸了起来: 某远洋捕鱼船到远海捕鱼,由于远海渔业资源丰富,每撒E次网都有w万元的收益;同时,又由于远海风云未测,每撒一次网都有遭遇沉船事故的可能,其概率为1/k(常数K为大渔1的正整数),假定,捕鱼船的吨位很大,可以装下n次撒网所捕的鱼,而且每次撒网时发生沉船事故与前一次撒网无关。若发生沉船事故,则原来所获收益随船的沉没而捕存在,又已知船长计划在此处撒网n次

1 当n=3时,求捕鱼收益的期望值

2 试求n的值,使这次远洋捕鱼收益的期望值达到最大

她开始试着解答案,写着写着思想又走火了,刚才在董老师家裴庆看她那一眼,她虽是漫不经心地躲了过去,可是,现在又像过电影一样清晰的映现了出来…….

    图海说的马到功成和马失前蹄,多数同学不知所云,她邢玉可是哑巴吃饺子——肚里有数,图海是怎么窥探到人的内心呢,是裴庆跟他说的吗?

想想,觉得不是!莫非是刘伟俊跟他说的,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嘿,太卑鄙了,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得,就到处瞎叨叨的,这不是损人名誉吗,邢玉想着想着一股无名火突地窜了出来,不行,我得打个电话警告他,随手拿起手机。

刘伟俊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给裴庆,心里憋着一股火又找不到地方发泄,便约了几个朋友到东四环的海鲜大排档宵夜,这时刚回到家便听到手机响,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邢玉。他的心“突突突” 地跳起来,急忙按下接听键,“喂喂喂”地叫起来。

邢玉刚按下发送键就后悔了,跟他说什么呀,没凭没据的,她索性站了起来,步入客厅里。父母都还在看电视,母亲见她出来,关切地问道:“做完作业了?”

“嗯!”她随囗应了一声。

她妈妈起身冲了一杯牛奶递过来:“快,把这杯牛奶喝了就睡觉去。”

她爸爸也叮嘱道:“现在是你百米冲刺的紧要关头,既不能放松又要注意身体,喝完奶就赶紧休息去,电视没什么好看的。”

刘伟俊“喂”了几声仍不见回音,那边传来了“嘟嘟嘟” 的声音,虽然有些失望,可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高兴,放声高唱起来,他父亲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看看你这孩子,都老大不小的啦,还整天疯疯癫癫的。”

“你就是会责怪孩子,他都成大人了,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好坏他自己会辨别。你成天不落家,刚一进家就这样,他会受不了的。”刘母不高兴地数落丈夫。

“你就是会护短,你也不看看他,花钱大手大脚的,还玩酷呢!到现在啦,才吃宵夜回来。我看你呀,要把他惯成什么样子!”刘伟俊的父亲指责着妻子。

刘母并不是盏省油的灯,她反驳道:“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如果你看不惯他这些,那就先检查你自己,你不知道吗,他就是你的一面镜子。真的,捡根捡种!”刘母见丈夫不说话了,囗气缓和了些:“咱们家小俊也挺乖的,每次去开家长会老师都表扬着呢,每次考试科科都在80分以上。”

刘伟俊趁势表白:“整天钻在书堆里也挺累的,才想到出去放松一下,李阿姨搞的那些菜早吃腻了,出去換換囗味嘛,您也有那么多啰嗦的。”

刘父:“我公司每天那么多事,忙得昏头胀脑的,你只要懂得抓紧学习就好,别的都好说、好说。”

 

学校的全体教师会议在学校礼堂举行,会议开得很严肃,先是学校党支书作了“关于改进教师队伍的建设” 的报告,党支书首先强调了师德,只听她说道:“师徳是教师的灵魂,师德建设是教师队伍永恒的主题。但师德建设不能简单化,不能只是不打骂和体罚学生、不收受学生和家长的财物就行了,在师德建设的内容上要提高层次、提出更高的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对学生有爱心,对工作讲奉献,对同志讲团结协作。”讲着讲着她就讲到了教师队伍的纪律问题:“我们教师队伍的纪律随着新形势的发展,有些须予以更改和补充,其中特别强调的一点,教师不允许打麻将,不得参与任何形式的赌搏。”

张晗轻轻地碰了一下董琳,悄声说道:“看来今天要批你的‘独调八索’ 啦,你可要有个思想准备。”

董琳压低嗓门:“伸颈子是一刀、缩颈子也是一刀,我会勇敢地接受批评的,你放心好啦,谁叫我会犯浑呢。”

“你们,现在和好了吗?”张晗关切地问。董琳指了指讲台上,没有回答。

会议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着,有许多老师在记着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