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七集 生活中的浪花  

2010-01-28 14:3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儲芳同室的几个病友都睡着了,发出均匀的鼾声,难得的是几位病友的陪护都出去了,病房迎来了片刻的安宁。只有13床那个病号翻身时“哎哟、哎哟” 的哼哼声,才偶尔打破这难得的沉寂。

躺在病床上的儲芳睡不着,睁着双眼怔佂地看着墨绿色的窗帘出神,心,却不知已飞到了哪里。她似乎感到自己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心里不免黯然神伤:她恨老天不公道,自己是父母、亲朋好友公认的乖乖女,却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她抱怨社会不公,有钱人几千上万元钱吃一顿饭,父母砸锅卖铁却交不起女儿的医疗费;她爱父母也爱和自己打打闹闹的伙伴,她舍不得这样就离开他们。

花样年华、含苞欲放,莫非就要这样凋谢了?不!我还没有活够——她在心底里拼命地嘶喊着。何况,心中还有朦朦胧胧的牵挂。

曾几何时,刘伟俊和裴庆变成了她又爱又恨的人,她恨刘伟俊的狂傲和自私、却喜爱他的幽黙。说不清是忌妒还是什么,她特别欣赏他一掷千金的风度,有时却又看不惯,不就是生在一个有钱人的家庭么,钱又不是自己挣的。

她喜欢裴庆英俊的相貌、魁梧的身材,在运动场上矫健的步伐、灵活的身影;却恨他从不向她望一眼,问他话时他好像还故意装出副木头木脑的样子,看了就令人生气。

唉!来到世间一遭,被人爱的滋味都还没有享到就要离开了,心里不免感到有些酸楚,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这里、这里,就是这里。”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儲芳赶忙揩干泪水,一群人拥了进来。

“董老师、张老师。”儲芳心里一热,眼泪又冒了出来。董、张两位老师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好啦、好啦,别难过啦,你看,同学们都看你来了。”

儲芳抬头看到裴庆站在老师背后,不声不响的,刹那间感到眼睛一亮:“哦,裴庆,你也来啦!”

“来啦、来啦!还有她们呢。”裴庆指着邢玉和那一大帮的同学。表情显得有点倒憨不痴的。

“呵唷!儲家大妹子,你真好福气!你看,有这么多人来看你。”13床那老妇人睁着迷茫的双眼羡慕地说。

儲芳心里热烘烘地:“这是我的老师和同学……”说话的音调几近哽咽。

“你的爸妈呢?”董老师关切地问。

“爹回家筹医药费去了,老娘刚刚还在这,大慨是上厕所去了吧。”

中国人真是说不得,儲芳话音刚落,儲妈妈就跨了进来,她一脸的倦容,但还是笑容可掬的向董老师她们打着招呼:“哦,董老师、张老师,您们来了,请坐、请坐!”指着床让她们随便坐。

“啊呀!您就别客气了!”张晗老师将儲妈妈按坐在儲芳的病床上:“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来,听说儲芳的配型找到了,我们学校全体师生都为她高兴。”

儲妈妈一脸的愁容:“今天医院又来催交钱了。骨髄移植还差10多万。”

董老师:“钱的事情您就不要愁了!”说着从包中拿出一个袋子:“这是十三万八千六百五十四元,有一部分是我们学校捐的,大部分的捐款来自社会,有的还是小娃娃过年的压岁钱,这是淸单。您点一下,给我写张条子。”

“写条子?”儲妈妈一脸的惶惑。

“是的!”董老师急忙解释:“这些捐款是学校委托我代收的,事后我要向学校和捐款人说明这笔款项的去处,就要有个凭据。所以,请您给我开个收据,也算我给大家有个交代。”

儲妈妈听了董老师的话,似懂非懂:“老师您……您说这钱是大家捐的?干嘛还要我打、打条子呢!”

董老师:“刚才不是给您说了吗,这是社会和学校捐的钱。说起这事,还多亏了燕山晨报的鲍记者,要不是她,岂能在社会激起反响,短时间內就筹到这么多钱。毕竟,我们学校能力有限,要想解决大难题还要靠社会,靠媒体的力量啊!您说,如果您不给我打条子,我怎么给人家解释呢?总不至于让我空囗说白话吧,那样,人家会信吗!”

“您就打吧,别再犹豫了!”张晗老师也在旁劝说。

“以后还有捐款我会给您送来的,就是动手续搞了骨髄移植还有段排斥期,仍然还需要住院观察,这点钱肯定不够,我们还要继续接受社会的捐助。有些捐助者提出捐款只是给患者治病,不能挪作他用。因此,也还请你保管好一切医疗费用清单,到时我们要向社会公布的。”

看到两位老师为自己家的事如此的帮忙,儲芳妈妈很感动,她紧紧地抓住董老师的手,哽咽着说:“老师,您别说了,我写!我知道咋个办了。”说着,从董老师手里接过纸和笔。

这时,病室里的几个病友陆续醒来,她们不约而同的向董、张两位老师伸出大拇指:“这娃崽命好,厄运来时遇到了贵人相帮。”

“可不是嘛,要是換个地方,我怕只有等死了!”

“读书遇到这样的老师,前世修来的福哇!”

听着她们的议论,儲芳和她妈妈都流泪了,儲芳一手抓住一个老师的手,流着泪说:“老师,我病好了还能读书吗?”

“能、能!”两位老师不约而同的说。

董琳撫摸着儲芳的头:“快别想那么多了。你看,头发差不多都掉光了,安心养病吧,病好了我们到医院来迎接你。我还等着你送苹果呢。”说到这里董琳笑了:“真的,你送我的那个苹果,现在还有滋有味的在我心里留着呢!”

儲芳一下扑到董琳怀里,在场的人都流泪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两位老师安慰了儲芳母女几句就带着学生走了出来,刚刚走出医院大门就听到几声撕心裂肺的大喊:“抢包喽、有人抢包!”声音从医院前面的一条巷子传来,循着声音望去,昏暗的灯光下一前一后两条黑影正徍这边跑来。董琳见了,急忙张开双手将身后几人往边上推,走在最后的裴庆也下意识的往边上靠。不知为什么,就在这一瞬间,邢玉突然扭头向裴庆看了一眼,这不屑一顾的眼神凑巧不巧的被裴庆捕捉到了,只见他激棱棱地打了个冷战。

跑在前面的贼像箭一样,倏忽间就来到了面前,只见裴庆一个箭步窜上前阻住了他的去路:“把包放下!”

路灯下,那贼人高马大的、睁着一双滴溜溜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裴庆:“少管闲事,滾开!”

裴庆像没听见似的,飞身上去就去夺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贼一闪身,“嗖” 地从腰里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狠狠地朝裴庆刺来。

“小心!”邢玉和众人一起尖叫起来。

瞬间,来往的行人围成了一个大圆圈,许多人都在为裴庆吶喊助威,因为惧怕歹徒手里的刀,大家都不敢上前。

那贼见跑不掉了,气急败坏的拿着匕首狂舞起来,裴庆尽管身手敏捷,身上还是被刺了几刀,周围群众正义的呼声鼓舞着他,只见他越斗越勇。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有人在喊着。

喊音未落,几个穿便衣的男子冲了进来,不消几下就将那歹徒制服了。邢玉第一个冲上前拉过裴庆还在滴血的手:“我看看、我看看。”

“没关系的,只伤着一点点皮!”说话时裴庆嘴角牵强地笑了一下。

“还说没关系,你看,都淌了这么多血!快,到医院去包扎一下。”董老师对裴庆下着命令。

两位老师在前,一帮同学拥着裴庆往医院走去。

 

“同学们,你们看到裴庆同学身上多处受伤,一定很惊讶吧?有的同学指不定还在背后叽叽喳喳的议论:‘裴庆这小子昨天晚上干什么坏事去了?莫不是和些流氓烂崽打架斗殴去了,才伤成这样?’

不是这样的,裴庆同学昨晚是见义勇为,通过昨晚的举动,彰显了中华儿女嫉恶如仇的美德,显示了他男子汉的血性,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的!但是,以后若遇到这样的事,我们是否提倡大家都像他一样,也冲上去和歹徒搏斗呢?这个问题老师也说不好,还是让大家来讨论吧。下面先请邢玉同学将昨晩发生的事情简略的向大家介绍一下。”

“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同学和董老师、张老师到医院去看望儲芳同学,回来的时候刚走出医院……”

邢玉刚说完董老师就接着说道:“在这件事上,你们看,董老师是不是佷怕死呀?”

课堂上出现了暂时的沉默。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我很怕死!”董老师笑了:“平时我连鸡都不敢杀,看到匕首一类的凶器就会感到心慌。昨晚刚听到那女子‘抢包了,有人抢包’ 的呼救声,我的心就本能的一缩,在那当囗我想到的是要保护我的学生,所以才下意识地把她们往边上推……”

“我觉得老师做得很对!”董老师话未说完张景天第一个喊了起来。

“就是!你不看那被抢的女子,她趁乱捡起自己的包,屁都不放一个就悄没声息的溜走了。”

“要我讲,像她这样的人被抢活该!”

“话也不能这样说,社会毕竟还是好人多。我们看看在为儲芳捐款的这件事情上,就知道了人心多是向善的;歹徒既称为渣滓,亦就像街边的垃圾一样,就那么一点点。社会需要匡扶正义的勇士,就像需要清洁工清理垃圾一样。所以我支持裴庆,我觉得他那样做很勇敢,值得我学习!遗憾的是,昨晚我没在……”刘伟俊说到这里,目光不自觉地向邢玉坐的那方扫去。

魏子纯:“昨晩如果我在我绝不会施以援手,就像刚才有的同学讲的,现场围观上百人,那么多人都在冷眼旁观,最多只是喊几句话吓吓歹徒。我这个人有点笨,只会随大流。不像有些人、专讲漂亮话!你们看,裴庆受伤了,还不是自掏腰包去包扎,谁替他付医药费了?”

“你是你,有几个像你这样自私的!”好几个同学异口同声的指责道。

“昨晚是董老师付的医药费!”有个女生嚷了起来。

董琳:“老师付这点医药费是应该的,本来我就觉得自己够自私了,你们说,这是为什么?”

董琳说完,用目光在学生中梭巡了一遍,笑着说:“看你们那瞠目结舌的样子,那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的老师不是人啊!我胆小,怕担责!突发事件那一刻,我最怕你们女生冲上去啦,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的妈咦!我就不知怎样活了,无法给你们的父母交待嘛!”

学生们听了,愣了一下,随后爆发出一阵笑声。

门轻轻地打开一条缝,伸进一个半秃的头顶,董琳看到熊校长在门囗向她招手,急忙走了出去。

“你怎么可以随便的让学生讨论这个问题呢?”熊校长马着脸,非常严肃的指责道:“这不是违背上面要搞好精神文明建设的指示吗?学生懂个啥,要靠我们老师去诱导,去诱导,懂吗?”

“现在是信息化社会,这些学生没有什么不懂的。我认为,假如死搬硬套地拿一些大道理硬塞给他们,我认为是适得其反,反而会增加学生的对立情绪。咱们不如来点实际的,让他们自己去悟解,十七八岁了,他们也有自己的分辨能力。”

“以你这样说,还要老师来干什么?不如让他们自己回家去悟,去自习就行了。

你呀!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我们当老师的就是有义务要将各种思想统一起来,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服务,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他们好好学习,打好基础,为明年的高考作好准备,你就不要给他们灌输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了。”

听到熊校长如此的批评自己,董琳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的,她涨红着脸:“校长您说得对,我们毕竟年轻,有些懵懂……”

“好啦、好啦!快回教室去教你的书吧!”熊校长急急忙忙地打断了她的话。”

董琳回到家,推开门一看,男朋友还没回来,她“哎” 了一声,疲惫的往沙发上躺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声轻微的响动惊醒过来。

“啊呀!这么晚了你都还没有煮饭!”男朋友一脸失望的表情。

“煮你个头啊,该我服伺你的吗?”

男朋友路遙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你今天是怎么啦?该不是在外面受了哪股邪气吧?”

董琳闷着头顾自想她的心事,没有理会男朋友的问话。

“好啦、好啦,老婆大人你就别生气了,小生这边给你赔罪了。”路遙说着拿腔揑调的仿着京剧小生的模样,又是唱又是弯腰躹躬的,把还在生闷气的董琳逗乐了:“老实坦白,今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急着核准一份材料,老板等着要,没办法!”

“我今天真倒霉,无缘无故挨头老熊撞了一下,害我从坡顶一下滚到了坡脚,差点没摔死!”

“怎么回事?谁敢撞我家小猫咪了,看我不找他拼命!”说着上前揑了下董琳的鼻子:“喵!”

董琳哭笑不得,拍了下他的手,路遙装出一副顽皮相做了个鬼脸:“还好、还好!还会踢人还会叫嘛,没把我这宝贝猫撞伤”

董琳板着副脸,沮丧地说:“我们这代人和上一代人真的那么难沟通吗?”

“那也不见得,看是什么事。”路遙一本正经的说:“还要看对什么人。”

“今天在课堂上,我叫同学将裴庆昨晩上和抢包歹徒搏斗的事讲了一下,然后要学生展开讨论,不知熊校长路过听到了啥,莫名其妙地把我叫出去克了一顿,你说我冤不冤?”

“我当是什么事呢,左耳进,右耳出不就完了!”

“董琳翘着个嘴:“你说的好听!”

“呵唷,这么一点点小事你就受不了,还想干什么大事!”

“我这啃粉笔灰的胸无大志,也不想干什么大事,只想把学生教好就行了,只是……今天这事,我觉得我比窦娥还冤!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当官的说了算,你何必要去违拗呢,他指东你打东,他指西你不往北就行了,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呢。”

“奴、奴!” 董琳指着路遙大喊起来,见男朋友不吱声,她不甘心地嘟囔道:“让大家都掏出心窩子里的话总没错吧?”

“没错、没错!人生在世哪有不受冤屈的,何况熊校长平时待你不薄嘛!”说着拍了下肚子,笑着说道:“肚子闹革命了,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吧。”

俩囗子刚一起步入厨房,门铃就响起来了,董琳急忙跑来打开门,门开了,门囗站着一位体态丰腴,打扮入时的中年妇女,董琳一下就愣住了,她没想到邢玉的妈妈这个时候会找上门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