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六集 无私的爱  

2010-01-23 17:0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校动员会上,熊校长双手撑在桌上,身体前倾。他显得有些激动:“同学们,儲芳同学的情况刚才董老师已向大家介绍过了,这样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怎么偏偏就让病魔盯上了呢,而且是世人谈虎色变的白血病,通称血癌。患上这样的病虽然不是不治之症,她可以通过化疗或是骨髓移植来治愈,但在寻找相同的骨髓之前首先就需要大把大把的钱去鋪垫,否则,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生命就要凋谢在我们眼前。难道我们能眼睁睁地看着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同学被无情的病魔所吞噬吗?不能!”语音斩钉截铁,熊校长举起手臂狠狠地往下一劈:“我们要……”

高亢的声调突然转得有些低凉、悲怆:“儲芳同学是不幸的,更不幸的是她生在一个农民工的家庭,她的父母因为付不起高昂的医药费,准备放弃治疗……”熊校长说着说着眼圈有点红了,他下意识地用手背轻轻地拭了一下。

也许是受到熊校长的感染,学生堆里个别女生禁不住抽泣起来。董琳和张晗对望了一眼,走到主席台前拿起校长的水杯往饮水机前走去。

 

募捐小组成立了,经过自由组合,邢玉和裴庆、魏子纯、图海、晓瑜、张景天几个同学组成了一个小组,刘伟俊原想跟邢玉一组遭到了邢玉的拒绝,邢玉嘲讽他说:“你不是觉得你家很有钱吗?你看看这些老抠,平时买一个红烧肉都要算计半天,可人家最少的也捐献了50元,你呢,不是常看不起“闷葫芦”吗,可人家捐得跟你一样多,都是100元。”刘伟俊不屑地朝裴庆的背影望了一眼,随手从囗袋里掏出100元钱往募捐箱里一丢:“想跟我拼咋个的,他还没这个能奈!”

“是吗,谁敢跟你比哟!我也自觉退避三舍、不敢高攀!”邢玉句句带刺、一语双关,显然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我真看不懂你们这些女人,左右你都有讲的。你干脆给我来句老实话,你要我咋个你才能滿意!”

邢玉学着刘伟俊的家乡话:“我咋个敢要你咋样,俺与你夲就不是一个地方人嘛!四川与河南远着呢!”话说得拖腔拿调的,说完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董琳和张晗带领着她们班学生一路观察,最终确定在国贸 和百盛 大厦门前搞募捐,碰巧这两个商场今天搞活动,又逢礼拜天,门前人山人海。两个商场距离不远,便于老师来往照应。

“四海益民中学为白血病学生募捐处” 的横幅标语扯了出来,邢玉手拿扩音器站在一张桌子后面,表情哀伤、抑扬顿挫地发表着说词:“来来往往的朋友们,请大家驻足听我道一言……”

有人围拢上来,人越聚越多,有人开始往募捐箱里投钱,有一元两元的,也有伍元拾元的,突然,几个大盖帽挤了进来,一个小白脸气势汹汹的吼道:“谁允许你们在这里占道搞活动的,快快快,快拿开,说着便用手去扯那横幅。

董老师急忙伸手去阻拦:“同志、同志,你听我说……”

“少在这里罗嗦,占道搞活动就是不行!”

这个声音刚说完另一个声音就大声吼了起来:“不听劝阻就把他们东西没收了!”

“哪个敢!惹急了老子和他拼命!”裴庆死死地抱住捐款箱不放。

“搞精神文明建设,政府部门还这样野蛮!”

“不许搞也不要对人家一唬二吓的,还都是一群学生呢!”

“人家这是在搞公益活动又不是占地经营谋私利,凭什么法就要撵人家走?

众人议论纷纷,董老师和邢玉趁机抢上前说道:“我们是在为生白血病的学生募捐,是为了抢救生命不是在搞什么活动。”

“不行!搞公益活动也要经过政府部门批准,你们可以先去办了手续再来搞活动也不迟。”

“我们学生一个礼拜只有一天时间,等到你们那里办得手续来,生病的同学早已化成灰了。”邢玉的话虽然有点尖刻却很有道理,即刻得到了围观群众的支持:“是嘛,还要搞什么手续,真是脱裤子放屁,麻烦不麻烦呀!”

“还不是为了敲钱!”

“过几年就要在这里举办奧运会了,这些人还恶习不改!”

“就是!他们这些人枉自披着一张皮,一点人性也没有!”

“话不能这样说,他们也是为着大家好!你看,他们活动刚开始,人行道就占去了许多。”

“现在打着慈善的幌子在骗钱的也不少,我支持城管的这么做,他们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

围观的群众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还相互争执起来。

受到驱赶的几个学生无助的望着他们的老师,董老师率领着学生狼狈的正准备逃离,一个身揹相机的中年女子阻住了她的去路,她首先自我介绍:“我是燕山晨报的记者,你能向我谈谈你们搞募捐活动的情况吗?”

“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董琳正在气头上,没好气的应着记者的话。

记者见多识广,心胸宽阔,她对董琳的气话报以微微一笑:“这位老师我请你别生气,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这样吧,咱们边走边谈,我们或许能为你们帮上什么忙呢。”

张晗老师带着刘伟俊他们一组来到百盛大厦门前,那里不知正在销售什么,排着长长的队。他们选了一处空挡,排好桌子准备扯出横幅,就在这当囗,排队的人群“呼啦啦” 地往这边拥来,倏尔间就排起了长队。张晗老师知道群众误会了,拿这当成了商场促销的摊位。正想解释,刘伟俊却不管不顾地拿出捐款箱往桌上一放,拿着扩音器就讲说开来。话刚说了两句,群众就像炸了锅一样,疯狂地拥上前来把桌子掀翻了,有的还恶狠狠的开囗骂道:“把咱老百姓当猴耍啊!告示上明明写着十元钱可以买一件大样的家用电器,怎的就变成了要我们捐款救助罹病的学生?”

挤不上来的群众在后边高声大喊:“砸了它,骗子、骗子!”

张晗老师脸色急得绯红,她不停地揺着双手,声嘶力竭地辩解着:“请大家听我讲一讲,我们不是商场搞促销的,我们是……”张晗老师的声音被巨大的声浪吞没了,愤怒的人群将捐款箱撕得粉碎。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时,110警察及时赶到控制了这混乱的局面,他们将刘伟俊几个高个男生叫到一边,问了三言两语就准备带上警车,张晗老师见了急忙抢上前去:“警察同志,我是他们的老师,今天的误会应该由我全权负责,你们将他们放了!”

“放了?不可能!你说你是老师,那就请你一块上警局接受调查。”

“去就去,有什么可怕的,莫非你们还以为我怵了!”张晗老师理直气壮地说:“请你们先把学生放了!”

看着眼前这女子强硬的态度,三个警察相互交換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个点点头:“好吧!”说话的警察往车门指了指。

张晗老师扭过头对刘伟俊几个学生吩咐道:“你们几个赶快回去,活动不搞了。”话说完一头钻进车里。

 

董琳被记者纠缠不过,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们学校是所私立中学,刚刚成立没几年,在校生几乎都是北京的外来户,患病的这女孩叫儲芳,来自安徽农村,父母亲都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干活。

我不讲你们也知道,她家庭开资常常就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为了盘孩子读书,她父母已够辛苦的了。眼看就要苦尽甘来,没想到灾难却降临了,真是老天也有不长眼的时候。为此她父母东挪西凑的借了几万元钱,很快就用光了,无奈之下她父母只有作出放弃治疗的打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是猫猫狗狗跟你混熟了,你看到牠生病你都还不忍放弃,何况这样一个大活人,如此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于是我就组织了我们班的学生搞募捐,后来在校长的过问下把募捐搞到了整个学校。

但是,白血病终究不是好耍的,找到相同的骨髄还需要几十万元的医疗手术费,这可不是我们学校承担得起的,于是,我们就想到了向社会求助,没想到……”董老师摇了摇头,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这算嘛回事嘛,连搞公益活动都这么难!”

“其实他们搞城管的也不容易……”女记者话刚开囗就打住了,她怕引起董老师的误解。董老师没有说话,魏子纯在旁叫了起来:“他们有什么不容易的,像群豺狼一样,一上来就乱踢乱咬的。”

“魏子纯!”董老师喝斥的声音有点严厉,这个时候她怕一言不慎再给自己找来什么麻烦。

“你不讲,他们执法还真是有点粗暴,你看那么多市民的反应,不说你们当事者不服就连旁观者都看不过意。”精明的女记者说话总是顺着竿子往上爬。

听到女记者如是说,董琳执拗的脾气又上来了:“既然如此,你们当记者的就有义务主持公道、呼吁正义,抨击这种不良行为。为我们这些弱势群体讲话、呐喊助威。”

女记者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负面的东西也不宜报道的太多,否则会影响社会的形像,即便我给你们写了,主编那儿也未必通过。

眼下就你们这个事而言,还是要突出农民工子女遭遇大病是否要放弃的问题,要让事件本身揪住观众的心,让大家都来关注这个事情,这才是主要的,至于个人受点委屈……”女记者打住话,眼睛紧盯着董琳:“您说呢?”

“对、对对!让整个社会都来关注,儲芳的命就有救了!”董琳急忙颌首认可。

说着话,只见刘伟俊和几个同学急匆匆从对面走来,董老师急忙问道:“你们那边搞得怎么样了?”

“张老师让警察抓走了!”几个同学七嘴八舌的抢着说。

“为什么?”董老师和裴庆、邢玉、魏子纯他们几个同学以及女记者一脸的惊诧。

听了刘伟俊等人的介绍,董老师悬着的心显得稍稍平静了些:“你们赶快回家去吧,别让你们的父母牵挂了!”她对这些牢骚滿腹的学生吩附着。        

见大家没有回去的意思,她不得不加重语气:“大家别再议论了,问题总会得到妥善解决的,你们要相信政府。你们的老师也不是那种窩囊的人,总会把问题说淸楚的。”调脸对女记者说道:“请你陪我一起到公安局走一趟,行吗?”

 

“我们学校这下出名了,不知是好名还是坏名?”

“管它好名还是坏名,只要出名就好,有名总比无名强嘛!”

“咱们校是在做善事,自然是美名。搞不好董琳和张晗还要上电视台呢!”

“张晗这是因祸得福,你们看这个报纸上讲的:‘四海益民中学的张晗、董琳两位老师为了生病的学生……’呵呵,全是溢美之辞。”

“不服劲是不是?不服劲你们也带队去呀!”

董琳走进办公室听到同事的议论感到很别扭,但也不好说什么。议论的那几个老师并不知道董琳就站在身后,还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董琳搁在办公桌抽屉里的手机响起来才打断这群老师的议论。

和女记者走在去儲芳家的路上董琳心里很复杂,她想起刚才同事们的议论,好像她董琳是为了出名才出来做好事似的。她有点想不通,这些老师人前冠冕堂皇地说着些大道理,可私底下却是那样的龌龊!莫非这是同性间的嫉妒?要不然那些男同事为什么都能理解她呢?不能理解的反而是一些表面亲如姊妹的同性!

一路上女记者兴致勃勃地向董琳介绍她写的文章发表后社会反馈回来的各种信息:“这个社会还是好心人多,文章刚见报一天,我们就收到了各种捐款30多起,其中还有公安和城管的……怎么?你不在听!”

“哦、哦,我在听着呢!你继续说。”

“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还不知你的心飞到哪去了呢。是不是在为捐款的事焦心?

今天之所以请你一起去到儲芳家采访,目的就是要再烧一把火,我们要把她们家的窘境更进一步的展现给观众,以博得更多人的同情和帮助。”

“这个事情只有仰仗你这个大记者多多帮助了,我对这些可是门外汉呢。你叫我打东我就打东,你叫我走西我就走西,全凭着你的指令,我这啃粉笔灰的是没轍的。”

说着话已到了儲芳家,这是一个大工地刚建好的毛坯房,一群人拥在屋里。女记者见了兴冲冲地说:“那些人定是看了报纸前来这里送钱送物的吧,咱们快进去,现场采访几个,难得的好材料呢。”

刚走进去便听一个警察在说:“要求你们外来人员办暂住证并不是我个人的要求,我们仅是奉命行事而已。”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近来孩子有病才耽误去办的,又不是不办!”说话的男子语气有点冲但又充滿无奈。

“您是儲芳的爸爸吧?我是燕山晨报的记者,我想就你女儿生病的事采访您……”女记者说着将话筒递到儲芳爸爸胸前。

儲芳爸爸将话筒轻轻推开,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不得空,我没啥好讲的!”

董老师看形势不对知道是儲芳的爸爸误解了,急忙挤上前拉过儲芳的爸爸:“您这是误解鲍记者了,我们不是和查暂住证的一起来的,她是为您女儿筹集捐款的事来搞追踪报道的。”

“什么?为我女儿筹集捐款!”儲芳的爸爸眨巴眨巴着眼睛:“真的!”

“当然是真的!莫非我这个老师还向你说假话不成!”

“是真的就好、是真的就好!不过,您叫我说什么呢?我不会花言巧语的骗人,我的家境您们也都看到了,家中什么也没有,一张床,二个碗,三张嘴吃饭。不瞞您们说,家中的田土我都提前转租出去了,目的就是多找两个钱来给孩子看病。”

“他的孩子得的什么病?”查问暂住证的警察有些惊奇:“搞得你们记者都搞追踪报道来了!”

“白血病,搞不好可是要命的!您看他们这家境,个人是无能为力对付的,我们只有呼吁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个家庭,大家稍为援援手,天大的困难不也就消弭于无形了。”

“嗯,是这样的,记者同志您说的对。”警察说着从内衣袋里掏出100元钱转身塞到儲芳爸爸手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别拒绝!”

儲芳爸爸的眼里挂滿了泪花。

几个同来査暂住证的,手都不约而同的往內衣袋里摸去。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