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五集 风云突变  

2010-01-17 12:0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儲芳妈妈看到董老师有事,知趣地说了声:“老师,您有事先忙,我就先走了。”

董老师跟着熊校长来到校长办公室,董老师随手掩上门,一脸的惊讶:“告我?!告我什么呀?”

看到董老师委屈、愤怒的神态,熊校长知道自己刚才言语有些过重了,倒上一杯水往董老师面前桌上一放:“小董,你别心急嘛!喝杯水慢慢听我说……”

听着、听着,董琳沉不住气了,板着脸说:“我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不就是让她女儿给裴庆补补课吗,为这点点芝蔴大的事也值得跑去教育局告我!”

“你叫同学之间相互补课你认为是小事,可人家家长认为是大事,因为高三学习就够紧张的了,你再叫她女儿帮别人补课,她是怕她的女儿身体吃不消……”

“身体吃不消可以明着跟我说呀,为什么要跑去教育局告状呢!”董琳越说越来气:“我又没有强迫,叫她一定要给裴庆补课。”

熊校长看到董老师越说火气越大,叹了囗气缓缓说道:“这正是我们教育工作者的难处,我们就像风箱里的耗子,一边是不理解我们工作的学生家长,一边是现行的教育制度。有的学生家长想要马儿好,又想马儿不吃草,难吶!”

董老师看到校长在为自己讲话,情绪立刻好了许多,但还是辩解道:“我之所以让邢玉帮裴庆补课,还不是因为她母亲以前跟我说过:‘我想让我家小玉长大后像她爸那样有本事,从小就要让她磨练,老师您不妨给她多安排一点工作,总比她闲空下来去玩好一点’。 她母亲要不是这样说,我才不会让她给别人补课呢!嘿嘿,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囗是心非、言清行浊!”一囗气说完这些董琳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她似笑非笑地向熊校长说道:“帮别人补课其实就是一种最好的复习,您说呢?”

熊校长不置可否地“嗯” 了一声:“我是怕你经验不足,现在的孩子……哎!”

董琳看到校长挥手叫她走,转身刚迈步,身后传来:“张副主任刚才也没说啥,看来是我多虑了。”

放学后一大帮学生在校园里玩耍,有打球、翻杠、看书,也有急匆匆赶回家的,邢玉戴着耳塞走在一帮回家同学的中间,看她脸上溢出的笑容,同学张景天往邢玉腋下呵了一下:“是华仔的歌吧?看你美的!”

“不是、不是!”邢玉一边躲避一边辩说。

“不是,把你MP3拿过来!”张景天一脸不相信的神态:“谁不知道你是刘德华的粉丝……”

董老师腋下夹着一本书急匆匆从对面走过来,邢玉和几个学生急忙迎上前去:“董老师好!”

董老师一边应着:“好、好,”一边冷冷的瞅了邢玉一眼,错身走了几步以后,董老师陡地一个转身:“邢玉!”

“嗳!”邢玉甜甜地应了一声,转过声跑过来:“董老师,什么事!”

望着邢玉清澈如水、纯正无邪的眼睛,董老师心里刚刚窜起来的邪火瞬间被压了下去:孩子是无辜的,她妈妈到教育局去告我与孩子没什么关系。董老师心里这样想着,不由脱囗而出:“哦,没什么事、没什么事!”说完径自转身离去,留下邢玉怔怔地站在那里。

刘伟俊推着单车刚出校门就急急地跨了上去,他恨邢玉,恨她的无情。他不知道邢玉为什么总护着那“闷葫芦”, 像个“傻大姐” 似的!他想避开她,想忘掉她。然而他却做不到,不知为什么,越是想忘掉,邢玉笑容可掬、眉目含情的娇羞样;柳眉倒竪、怒目圆睁的可怕样;溫文尔雅、落落大方的淑女形像,轮番地在他脑海里转动。他感觉脑袋好像要炸了。有时,他不得不无缘无故地大吼一二声,让心中憋着的气宣泄出来。眼下躲避是唯一的办法,他将单车骑的飞快,转过西藏路囗就到家了,他要将自己关在那小小的空间里,到虚拟的世界去和那些魔兽搏斗,就在他拐上人行道时,车子径直往一个卖冰糖葫芦的中年妇女撞去,只听“哎哟” 一声,那中年妇女倒在地上。

刘伟俊顾不上去扶倒地的车子,急忙抢身过去扶起那中年妇女,一叠连声地:“对不起、对不起!”

那中年妇女从地上爬起来,急急忙忙去捡散落一地的糖葫芦,嘴里连声:“哎哟、哎哟!”地啍着。

旁边几个行人七嘴八舌地嚷道:“光说对不起就行了,叫他赔糖葫芦,还要叫他带你上医院去检查!”

“对,不赔就不许他走!”

“他一个学生哪有钱来赔啊,扣他单车!”

“打110叫警察来处理!”

听着众人的议论,刘伟俊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的表情,但很快就镇定了,他从內衣袋里掏出三张百元大钞,将两张塞到中年妇女手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赔您两百元钱行吗?”

“打发叫花子啊!打个车挂个门诊都不够,甭说照CT了。”

“是啊,你看他骑车那样子,像鬼追样!若不狠狠地惩处他,下次还要再犯。”

“现在的这些小青年啊,真是冲得很!”说这话的老头边说边揺头。

刘伟俊朝那几个多事的围观者狠狠地瞪了几眼,想发作又不敢,众怒难犯这个道理他是懂的,只见他紧咬着嘴唇,脸色很难看。正在万般无奈时,只见一个靑年女子走上前来力排众议:“人家不小心把人撞了,又不说不赔,像你们这样起哄有意思吗?”

“是呀、是呀,说得在理!”旁边有几个人在随身附和。

靑年女子看到有人支持,走过去问那被撞的妇女:“还疼吗?”

“嗯,疼!”

“你活动活动一下!”

“哎哟,不行、不行!”那中年妇女轻轻动了一下就皱着眉头哼了起来。

“怎么不行了?刚才我看你去捡散落的糖葫芦还挺麻利的嘛!”

那中年妇女哑了,不知说什么好。

刘伟俊趁机辩解说:“我就在撞着她那下,脚已着地了。”

“你们看这样好不好?”那调解的女子用目光征询着大家的意见:“被撞的这位老板也没伤着哪里,糖葫芦损失了一点,按理讲赔个二百元也差不多了,现在让他多拿一百元,算是精神损失费吧,大家也就不要为难这小哥了。看他这样子,还是个学生呢?”说时目光与刘伟俊对视了一下。

刘伟俊急忙拿出仅剩的一百元钱递给那妇女,就在那妇女伸手来接钱时,旁边又有一个人叫道:“再叫他拿两张老人头出来,不然饶不了他!”

好几双目光顺着声音齐刷刷地扫向发话的靑年,只见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溜溜滑,近视镜片后一双老鼠眼眨巴眨巴地闪着贼光。他见众人的目光都指向自己,尴尬地嘟哝了一句:“路见不平有人铲嘛,有什么好看的!”说完后挤出人群离去。

那妇女刚从刘伟俊手里把钱接去,刘伟俊急忙推起单车匆匆逃离这是非之地,他一路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图海和魏子纯一路上缠着裴庆,魏子纯:“你这个闷葫芦还是厉害,终于把那个傲卵兮兮的家伙击败了。这几天我看邢玉对他不理不睬的,你可要抓紧点喔!我记得哪个老先生好像说过‘抓而不紧等于不抓’, 你可不要错失良机了!”

图海:“我们两个可是为你好啊,要不然……”

“要不然我们还不会站在你这一边……”魏子纯急急忙忙截断图海的话,他怕图海把话说露馅了:“你看嘛,你比刘伟俊帅气,又……又……”

“你们两个不要讲这些四六不着边的事,邢玉理不理睬刘伟俊与我何干,你们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得太宽了。”

“嘿哟、嘿哟!还没过河就要拆桥了!”图海嘲讽道。

“拆桥,拆哪门子桥?”裴庆瞪着一双迷惘的双眼,疑惑地望着图海。

“哎唷,你想到哪里去了?他是说你打游戏的时候不要断线了。一旦断线,你原先取得的成果就白费了。”

“我从来不玩游戏,家里没有电脑也没有钱上网吧。”

魏子纯原本就是在糊弄裴庆,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来了兴趣:“你想不想玩嘛,我们两个教你,里面的兴趣可大了,要不然怎的会有人通宵达旦的整,不睡瞌睡不说连饭都不吃。”

裴庆:“那不成网迷了?整天蜷缩在那暗无天日的斗室里有啥意思吗?”

“呵呵,你枉自是新新人类,白白来人间走了一遭,你敢说那是斗室!”图海的话音里充滿了嘲讽:“你也想不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着迷网络,因为那是虚拟的世界,里面的空间大得很,可以说比宇宙还大。里面浩浩荡荡、漫山遍野的都是怪兽,你刚打死这只,那只又扑了过来,可以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也可以说是前仆后继,永远杀不完吧。”

裴庆望着滿嘴泡沫星子的魏子纯,透出不屑一顾的眼神:“还教我呢!我才不会前仆后继地去烧那野火呢,只怕春风一吹,呵呵!感冒了!”

图海:“我本知道你这脑袋是榆木疙瘩,就是借他妈的李逵的板斧来也劈不开。”

裴庆:“你们两个不打篮球不知道,在球场上一跑什么烦恼全忘了,要是不小心投进个把球,嘿嘿,场下的叫采声更是让你觉得像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那心里的高兴劲甭提了。要是有你心仪的姑娘也在里面,你看她那高兴的样子你也陶醉了,真的!那时你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看着裴庆一副神往的样子,图海急忙追问道:“那你现在想不想邢玉呢?”

裴庆脸色一红:“不想!”

“不想!”干嘛脸红呢?呵呵呵!”魏子纯笑着给了裴庆一拳,拉着图海跑了

 

“小玉,吃饭了、小玉,吃饭了!”邢妈妈连叫了两声,邢玉才伸着懒腰从卧室里出来。

“你看你这样,一天到晩委靡不振的,哪里像个学生样!”邢爸爸一边责备着一边将舀好的饭递过来:“快吃饭吧,看你妈妈今天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手夹一筷鸡丝递过来:“嘿,今天你妈的油淋鸡丝做得特棒!”

邢玉眼望着碗,慢慢的扒拉着饭,老爸老妈看她一言不发,母亲关切地问道:“玉,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承受不住了?累了你就歇歇嘛,别把身体累坏了!”

“嘿,看你说的什么话,马上就要临近高考了,马拉松赛跑已到了百米冲刺的时候,你却叫她停下来。你呀,想女儿也不是这样想法。”

“自己的女儿自己想,哪像她们老师那样,学习这么紧张了还叫她帮别人补课。”

邢爸爸疼爱地看了女儿一眼,见邢玉仍是一言不发,话不由冲口而出:“帮别人补课有什么稀奇嘛?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

“自己的稀饭都还没有吹凉就去帮别人吹,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变成傻大冒一个!”

邢爸爸看到老伴这样说,禁不住笑了:“人家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我还不信,这回我服了!帮别人补课其实就是最好的复习,而且这种复习记忆特深,事过功倍,人也帮了,好事也做了,何乐而不为!”

邢玉眼里闪出一道亮光,慢悠悠地说道:“我们老师也是这样说的。”

“你们老师这是偷懒,拿两句好话弄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我可不管这些,那天在超市遇到你张华大伯,我就一五一十地向他唠了自己的想法……”

邢玉听她妈妈如此一说,“吧” 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腾地站起来,铁青着脸:“董老师今天下午看我时脸色怪怪地,我还不知咋回事,原来是你跑去说三道四了。”说完,气冲冲地大步往卧室走去。

“怪不得张大哥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今早带队到小玉她们学校听董老师讲课,顺便给她们校长反映了。我原来还莫名其妙的,又不好深问,原来是你搞了这么一出。”

邢妈妈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再扭头看着老伴,生气地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为哪个好嘛!”

“你这不但帮不了你女儿,反而让老师对你女儿心存芥蒂,人家还以为你是故意跑去告她的状,为了不得罪你这些难缠的家长,她迫不得已只有对孩子采取放任的态度。”

邢妈妈委屈地说:“我当时哪想得那么多,还不是聊着聊着,嘴巴一烫就蹦出来了。”

 

“哎哟,亲爱的!你咋个这样不听人劝呢,你这不是无事找事,自己抓虱子往脑壳上放吗?”

“我爱,你管不着!”董琳有些生气了:“你不知道那孩子有多可怜,那天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恹呆呆地坐在病床上,两眼无助地望着我:‘董老师,我不想死,我要读书。’你不知道那孩子有多乖,有多讨人喜欢。有一次下课我刚走到走廊上,这孩子就从后面追上来,塞给我一个纸包,匆匆地说了一句话:‘老师,我是用洗洁精洗过了的。’说过后她就急急地跑了。我莫名其妙地打开那包着的纸团,你猜是什么——是一个红通通的苹果!那一刹那间,我眼睛湿润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性子软,多愁善感,容易激动,受不得别人一点点的好,也受不得一点点的气,你想嘛,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小女孩,如今却躺在病床上受着病痛的折磨,你说,我的心会好受吗?要命的是,她父母付不起这昂贵的医药费,打算放弃治疗,你说,在这关键时刻我能看着放任不管吗?”

“这不是你想管就能管得了的,白血病,一二十万元的医药费呢,这不是你一个穷教师就能解决得了的!关键是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障制度太差了,穷人有病就只能等死,其它别无他法!”

“所以,我才想将这个事情反映到学校,群策群力,众人拾柴火焔高嘛,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呵呵,这还差不多,老婆大人还是聪明的嘛!”

“哈哈,你还以为我是傻瓜了,怪不得你常常欺负我呢!”说时娇嗔地望了男朋友路遥一眼。

“我哪敢呢,老婆的话就是最高指示,不过……”话没说完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董琳,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急促:“今天我就要先欺负你一下!”

“讨厌!你少猴急一点,去去去,先洗澡再说……”

 

熊校长听完董老师的汇报,沉思了一下:“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们不但要在学校搞募捐,还要让学生自发的组织起来,到社会上去,要让媒体参与进来。”

“好,我知道怎样办了!”董琳说完拔腿就想走。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