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第二集情窦初开  

2009-12-24 18:4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学了,学校操场上热闹起来,今天是高三(1)班和高三(2)班篮球比赛的日子。头两个礼拜,高三(1)班总是以一分之差输给高三(2)班,高三(1)班那些个把名誉看得比天大的学生们心里都不服劲,许多人恨得牙痒痒的,他们同声谴责裴庆:“裴庆,你是咋搞的嘛,你这个闷葫芦以前的狠劲到哪去了?害得我们班保持了近一年的名誉就这样弄丢了!”大家异口同声地把输球的责任全摊在了裴庆一个人身上,裴庆可倒好,哼哼哈哈地傻笑着,屁都不放一个。

同学们并没有因为他“憨痴” 而就宽恕了他,有的三五成群拢做一堆,小声地议论着:“你看他那失魂落魄样,不知他家里又出了什么事?”

“没有呀!昨天我还看到他妈妈还在摆摊子。”

“可能是他妈妈又遭他爸打了吧?”

“哼!他那老爸也真够可恶的,离婚都这么久了还经常来缠老婆,够不要脸的!”

有个同学叫了起来:“哎约!你们年纪不大,婆婆妈妈话不少,躁不躁呀!快来看场上比赛吧。你们看、你们看,杨宇光又抢到球了……”

“呵唷!(2)班又进一个球了!”有人尖叫起来

场上比赛的队员和观众心心相印,进了一个球,支持的观众手舞足蹈、欢声雷动,那一边也不示弱:“(1)班加油、(1)班加油” 有节奏 的呼喊声叫得震天响。

对面园林的长凳上,董老师朝球场瞟了一眼,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我就想不明白了,裴庆自过生日后,我总感觉他神情有些恍惚,找他谈话他又总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六二五。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邢玉揺揺头:“挺正常的呀!他哪里恍惚了?”

刘伟俊:“大白天的走路都差点撞上你了,说话还颠三倒四的,还不叫恍惚!”

邢玉顶撞道:“你就敢保证你一辈子都没精神走火的时候?”语气咄咄逼人,真有点让刘伟俊受不了:“你!”

董老师:“你们别争了,我是发现他上课的时候总打磕睡,做的作业花里胡哨、错错落落的,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沉思了一下,董老师继续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当老师的、发现自己的学生出了问题,心里是多着急呀!就像裴庆,我发现他有问题,总要想办法解决吧!然而,却又找不到问题的症结所在?难道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同学慢慢地退步、让他滑下去吗?不能吧!”

同学们看到他们的老师情绪有些激动,都黙黙地听着:“你们同学之间最容易沟通,所以我今天才把你们几个请到这里来,目的就是要你们这些班干们都来为老师出谋划策,共同把我们班的学习搞上去。

怎么样,你们愿意帮老师这个忙吗?”

刘伟俊嘴快:“看来我们就不该给他过什么生日!”

董老师:“同学之间相互过个生日有什么了不起的,相互增进友谊,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

“是嘛!董老师讲得对,哪会个个像你这么小气。”邢玉又第一个站出来顶撞刘伟俊。

比赛场上热火朝天、如火如荼,后半场开始后一直是拉锯战,现在已是52 :52。

双方的啦啦队都在拼命的喊着“加油、加油”, 有节奏的声浪一浪盖过一浪。

裴庆犯规三次后已被裁判罚下场,他冷冷地看着场上的比赛,始终一言不发。图海和魏子纯拱到他旁边,魏子纯用胳膊肘拐了下裴庆,用手指着董老师她们:“你看,她们开班干会都开到校园里来了!现在你也没事,干脆我们过去瞧瞧去。”

裴庆看着对面的邢玉,眼睛忽地一亮,随即又暗淡下来。就是这稍纵即逝的亮光,瞬间就被魏子纯捕捉到了:“你呀,干嘛总是这样自卑,心里有什么话嘛,大胆地讲出来!她又不是老虎,还会把你吃了!”

“你讲啥鬼话呀?莫名其妙的!”裴庆装腔作势地捅了魏子纯一下,话刚说完又恢复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图海:“他说什么你还不清楚?”随即调脸面对着邢玉那边大喊起来:“有的人就会装昏!”接着高声唱道:“嘴巴不敢讲,总是心里想……”

图海的歌声引得许多啦啦队员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可不管这些,依旧我行我素的唱着,歌声就像老牛喊崽一样。

 

下课了,老师刚走出教室,裴庆就匆匆忙忙地收拾书包往外走,邢玉高声叫住了他:“裴庆,你今天空不空?要是你有时间,今晚晚自习我帮你补习数学?”

“空空空!”裴庆忙不迭的答应着:“你帮我补数学,哎呀!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有许多地方弄不懂呢!”

刘伟俊两大步跨过来横在他们中间,面向着裴庆:“你别想得太美了,不懂,问老师去!”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呀!这不是老师昨天布置的任务吗?”

“老师布置的也不行,总之,我不愿你给他补习!”

“嗨嗨嗨!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奇妙到家了,我是你什么人,要你管我!”

刘伟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魏子纯趁机喊了起来:“说呀,她是你什么人?”图海也趁火打劫:“是不是不敢说呀!”

邢玉想不到一时的冲动引来这样的结果,她尴尬地愣住了。稍顷,她醒过神来,掩着脸跑了出去。

邢玉回到家心里还在老大的不痛快,她妈妈奇怪地问到:“出什么事了?”

左问右问,邢玉高低就是不回答。

这时电视里传出:“中学生早恋已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

邢妈妈看着电视认真地问邢玉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您说什么呢!谁谈恋爱了?”邢玉的话语里有几分委屈。

“不谈就好,我就怕你像陈姨家麦景茜那样,年纪轻轻地就谈恋爱,最后书也读不成了只有辍学在家,成天的在街上鬼混,嗨!人像这样,一辈子就毀了!”

“我才不会像她呢?”

“是呀,我家女儿就是乖!前天我打电话跟你们董老师沟通时,董老师还一个劲地夸你呢!”说着,将一个削好的苹果递过来。邢玉刚将苹果接到手,邢妈妈像想起了什么事似的,语气突地变得严肃起来:“你和你们班的刘伟俊是怎么回事?”

邢玉刚咬下一囗苹果,还没有来得及嚼就愣住了,她瞪大着双眼问:“什么怎么回事?”

邢妈妈:“我这个人历来就讨厌有的人爱捕风捉影的嚼舌根,以前有人跟我说过你和刘伟俊怎样、怎样,我因为不相信也就置之脑后,但现在想想,总是无风不起浪,凡事总还是要弄明白的好……

你是要跟妈坦白呢,还是让妈到学校找老师和同学调査,了解?”

邢玉一反常态地将咬过一囗的苹果狠狠地往茶几上一搁:“你要去调查就去调査好了,谁也拦您不着!我是班长,他是学习委员,平时接触肯定多一点,这就是谈恋爱了?什么古怪逻辑嘛!还自诩是新新人类呢,思想还这么封建!”

“好啦、好啦!不谈恋爱就好,谁不给你们正常接触了!”邢妈妈首先软了下来:“妈妈不是为你好吗?妈就怕你年轻不懂事,一脚误入泥沼,要想拔出脚来就难了。你放眼看看这个世界,小小年纪就谈恋爱,最后能有几人修成正果的?还不是最后各含一颗苦果各奔东西!人呐,就怕前车之鉴视而不见,给自己留下终身的遗憾。”

邢玉听到这里捂住了耳朵:“你烦不烦哪,少念叨点好不好?我都年滿十八岁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还不会处理呀!”说完冲进自己的卧室去了。

 

黄金罗盘动漫迷你中心,魏子纯和图海已在这里玩了三四个小时,图海拉着魏子纯说:“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可要先走了!”

“你急哪样嘛!等我先打完这一盘。哎呀,你看、你看,若不是你鬼催、鬼催的,这王八怪不遭我打死了才怪呢……”

“好好好,你继续玩,我不打扰你了。”图海说完拔腿就想走。魏子纯急忙过来拖住图海:“你急哪样吗?像鬼追似的!”

“我不像你,回家太晚了老爸要揍我的,他狠起劲来,就像打别家野崽似的,用脚狠狠的踹。”图海说着挽起裤腿:“你看,这就是他前几天刚打的。”小肚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魏子纯:“好好,咱们不玩了,咱俩一起回家,谁叫咱们是好哥们呢!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你说是不是?不过,你爸也太狠了一点!”

图海苦笑了一下:“他有时还边打边说:‘油盐出好菜、棍棒出好人,老子是为你好才逼不得已打你的,谁叫你这狗杂毛的不听话呢!”

“你妈在旁就不会劝着点,难道她就任凭你爸拳打脚踢的,她也太狠心了!”

“我妈是吃老爸的碰甑饭,在家没有发言权,老爸说一她不敢说二。”

“讲不讲,我还挺佩服你老爸的,文化不高,大小也还是一个包工头了。”魏子纯说时,眼里透出羡慕的光。可见,他说的不是假话。

“我老爸喝点酒了就爱吹牛:‘在学校成绩好的,以后出来在社会上不一定就是混得最好的。学校现在反正也不兴分配,学得一技之长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还要学会为人处世,不然,以后在社会上就会到处碰钉子。’他这虽然是酒话,可事后我细细想来,觉得也还靠谱。”

 

邢玉将自己关进卧室以后,感觉很委屈,她一头扑到被子上,悄悄地哭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爬起身,揩干泪,拿起作业本做起作业来。

做着、做着,她烦躁地拿起笔在刚做过的作业本上画了一个大叉叉。白天刘伟俊对她那横蛮无理的阻拦使她感到很意外,想不到他竟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她愤怒地拿起笔在本子上写着:刘伟俊我恨你、刘伟俊我恨你…….

发泄过后她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被稍稍地挪开了,感情复杂的她将那张纸揉成一团,狠狠地丢到垃圾桶里。

敲门声响,邢玉不耐烦地喊了声:“我睡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我知道你还没睡,小玉、快开门吧,妈妈刚给你炖的银耳汤……

门刚打开,邢妈妈的话就飘了进来:“你这孩子,刚才吃饭的时候妈妈就看出来了,你胃囗不好,才吃那么一点点,是不是学习太累了?”

邢玉满脸的不高兴,翘着嘴嘟囔着:“妈!你又来罗嗦了,出去、出去!”一边说一边用手推她妈妈。

裴庆的家,裴妈妈正在叨念着:“你这孩子,咋搞的嘛,问一句答一句!眼看明年就要考大学了,你还这样闷头闷脑的,如此发展下去,怎么得了!”

裴庆:“你要我说什么嘛,有什么好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把你心里想的全说出来,未必还有什么不能向妈妈说的。”

“我能有什么想的?我什么也不想!”

“全是你那死鬼老爸害的,要不是他三天两头来搔扰,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要不是你整天叨叨叨的瞎鬼念,他也不会迷上睹搏,变成睹鬼和酒鬼的。”

“好啊!老娘一天磨死磨活地供你吃、供你穿,你倒数落起老娘来了,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裴庆说着回到卧室把门狠狠一摔,坐到床上生闷气去了。

忽然,魏子纯白天说的话又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你呀,干嘛总是这样自卑,心里有什么话嘛,大胆地讲出来,她又不是老虎,还会把你吃了!”

他急忙到书堆里翻出那张邢玉写的字条:“裴庆:我爱你!邢玉。”他看到这张字条,眼睛顿时一亮,霎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母亲的话也同时响了起来:“你不说话,人家咋会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是啊!自己咋这么胆小呢?她又不是老虎,难道还把自己吃了不成?吃了倒还不怕,怕的就是今天下午她看刘伟俊那种冰冷冷的目光——像利剑一样。不知刘伟俊看到这样的目光是何感受?如果是我,我肯定受不了,裴庆这样想着。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紧张。突然,邢玉那如花似玉、亭亭玉立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只听她那百灵鸟一样的声音,甜甜地说道:“你有不懂的地方你说出来嘛,不然,我怎样帮你!”

裴庆自言自语地:“豁出去了,反正是她先写条子给我的。”拿出手机就想拨邢玉的电话。可是,他的手又停住了,他想起了收到她条子的第二天,他们在学校的操场相遇,他心里“咚、咚” 地跳,可他还是壮着胆笑着迎上去:“邢玉,你……我!”

邢玉没待他再说什么,就像没事似的急匆匆走了,害得他打了一晚上的腹稿、要准备说的话只说了两个字,真是弄得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里尴尬极了。

喧闹的城市渐渐地静了下来,裴庆还是一点睡意没有,只见他翻了一个身,猛地坐起来,拿出手机,拇指在那上面一点一点地快速闪动着,随着熒屏的闪亮,他的嘴角渐渐地浮出一丝笑意。

老师在上面讲课,讲的什么他一点也没有听淸,他心里紧张极了,他不知道昨晩邢玉收到他信息后会是什么反映!他突然想到了那些刑事犯罪的罪犯,他们在等待法官宣判时那种忐忑不安的心理。他从后面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灵翘的耳郭和那飘逸的长发。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了,只见邢玉拿起手机,匆匆地浏览了一下,她向刘伟俊点了一下头,径直走到操场活动手脚去了。

教室里空旷旷地,只有裴庆一个人留在那里傻傻的发呆。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