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五一博客

滿招损 谦受益

 
 
 

日志

 
 

闲言碎语(三) 南腔北调话家常  

2009-11-23 12: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灰蒙蒙的天,寒风凛冽,树上的枝丫被风吹得瑟瑟发抖,地上散落着一些枝叶,环卫工人还来不及清扫,此情此景,多少给人一丝悲凉的感觉!

路上的行人大都棉袄加身,一个二个像捆粽子样、穿得棉滾滚的,呼着热气匆匆地在赶路。偶尔也有一两个时髦的女靑年,穿着短裙套着长腿黑袜在人群中昂首而过。行人来往匆匆,谁也没留意在广场一角锻炼的人们。

天气冷了锻炼的人没有以前那么多,来了的,锻炼的热情丝毫不减。酒嫂和石肥婆就在那里跟着人群,随着音乐的节拍张手舞脚地跳着。戚姑和巴姨早早地来到了假山石旁压腿,戚姑一抬腿就将脚跟放到了几乎有她身高的山石上,巴姨看了很是羡慕:“你六十多岁了身体还这么柔软,像个小姑娘似的,佩服、佩服!”

戚姑看到巴姨这样夸她,原本就眉开眼笑的她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可吐出来的话却相当谦虚:“这有什么嘛!人人都可以做得到,只要你勤锻炼就行了。”

巴姨:“你现在每天在家做什么呢?闲时搓不搓麻?”

戚姑:“我哪有时间搓麻啊!多数时间都泡在网上,写博。”

酒嫂和石肥婆刚舞罢过来,听到戚姑说闲时在家写博,性情豪爽的她顿时大笑起来:“你们当老师的咋这么爱干净!哎唷!吃饽都还要洗?俺可没那神气!”

戚姑和巴姨对望了一眼,莫名其妙地瞪着酒嫂,戚姑:“写博跟爱干净有什么联系吗?莫不成……莫不成坐到垃圾堆去写!”

石肥婆嘴快,抢过来说道:“酒嫂是说饽不用洗就可吃了,她是说你脫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戚姑和巴姨听了笑得差点背过气去,隔了一会她才抹着笑出来的泪说:“人家说瞎子会打卦、聋子会配话,这话真是一点不假。你看,我说写博她说是洗饽,音相近意却谬之千里,真是有意思得很!”

巴姨:“那不……”

酒嫂急匆匆地打断了她的话:“你那写博是咋回事?是不是上网找情人,可以给俺透露透露吗?”

戚姑笑了:“偌大把年纪了,还找情人?你这是在开国际玩笑!这不是在给保密局做事,有什么不能说的!”

巴姨:“她那是在博客上写文章,广告天下。博客是什么呢?那是外国佬发明引进中国来的。讲直白点,就是以网络为载体,简易、迅速、便捷地发布自己的心得。換句话说,它就像你家乡唱戏的舞台,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都有,只要你开了博客就等于是你报名当了演员,演好演坏看你自己的能耐。同时,演员之间相互进行思想交流,相互学习,共同提高。”

石肥婆:“你这啰七八嗦一大堆,把咱头都搞大了!”

酒嫂:“俺写文章不在行,写点写点就接不下去了。因此,常常虎头蛇尾、有始无终。所以,你那演员俺可不敢去当。”

戚姑:“要将文章写长很容易,你只要注意开囗子就行。”

石肥婆笑了:“你们这些文人也真有趣,写文章还兴开囗子!莫不成就是像将田里的水放到下一块田一样?”

戚姑:“你讲的八九不离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只不过这个囗子……也就是说,你在写文章的时候要留下伏笔,然后你就顺着那伏笔慢慢地往下溜。”

酒嫂:“你说得俺似懂非懂的,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圆,差点找不着北了。”

石肥婆:“咱文化浅,装在箩筐都不够底,没事咱只能看看电视,饱下眼福算了。”

酒嫂:“看电视俺也爱,而且特别爱看公安破案的。但是,来劲的片子不多,很多的看了都叫人鬼火撮!”

石肥婆:“咯儿子的真是憨,有电视看了你还不高兴!不愿看算了嘛,你不会把它关了!”

巴姨:“看电视电影都要带着感情看,把自己融入到剧情里面,和里面的人同呼吸共命运,这才感觉剧情精彩。”

酒嫂:“俺就是这样。也正因为如此俺才感觉特别窝囊,你看那些公安破案的片子,警察好像都很冲动,多数毛毛糙糙的,而且都喜欢玩他妈的个人英雄主义,本来要破的案子仅仅因为一时的冲动便使案子又陷入了僵局,甚至还给自己讨来了麻烦。听我小儿子说,公安队伍有纪律,案情有了线索要报吿,相互通气,资源共享。可是你看那些影片,某个警察得了线索就独自破案去了,结果呢,错误犯大了,反而使案情更加复杂。”

戚姑:“如果警察三下五除二就把案破了,你还看个屁呀!这在文学创作上就叫留囗子,也叫伏笔,然后作者就慢慢地往下擼,如果编剧还嫌不够长,他可以安排某个警察再冲动一次,如此循环,还不是剧本想写多长就写多长。”

巴姨:“有些电视剧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裹去裹来的令人心烦。”

戚姑:“生活本来就像一张白纸,是由那些有能力的人去画去写的。”

巴姨:“你说的没错,可是,总不能不顾事实的瞎吹吧!”

戚姑:“什么叫瞎吹呢?搞文学创作本来就是这样,不吹不成文,这是规律,也是潜规则。就像一个气球,瘪瘪的,好看吗?不好看!那就吹,吹得鼓鼓的,显出上面的山山水水,还有汽车站有火车头……”

巴姨:“只怕吹爆了炸伤别人的眼睛,谁也不敢看了!”

戚姑:“所以才要适可而止呢。生活本就像一块肥肉,你买回去以后也要加工,如果盐巴、酱油你放多了还不是不好吃,甚至难于下咽。所以,艺是最重要的。艺好了,作品好看又好吃,反之,就倒胃囗。”

酒嫂:“不管你咋说,写文章总是又累又费神,比不得俺看电视那样轻松愉快。”

石肥婆:“咱就不爱动那闲脑经,闲空了就看人家搓搓麻将,顶好消遣的。”

戚姑:“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消遣方式,你们说写文章累,可是我觉得挺好玩,就像自己的心在跟另一个人说话,而且你想跟男的说就跟男的说,想跟女的聊就跟女的聊,全随你自由摆布,在现实生活中可沒有这样的自由。”

酒嫂:“你讲的就像唱的一样好听,像俺三夹棍憋不出一个闷屁来,咋写!”

戚姑:“只要识字都能写,别人不欣赏你的你自己欣赏嘛!首先要自己看得起自己、自己端正自己。然后你假想一个人在跟你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所顾忌。”

石肥婆:“话是这样说,就像打毛衣,你总要看个样子学会起头吧?而且,起多少针,你心里也要有个数呀!”

戚姑:“我们普普通通的生活,吃、喝、拉、撒、睡都是样子,每样事情都可以写入你的文章中,实际上就是将你的喜怒哀乐亮出来与大家共享。”

酒嫂:“像俺几个在这里跳舞,虽说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而且都是为着锻炼身体而来,谁也不想跟谁怄气,可是,总有那些专寻人别扭的,你说咋写呢?”

戚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可以将许多人不同的缺点装到一两个人的身上集中体现,想像矛盾的产生,再想解决矛盾的方法,不就成了一篇文章。”

石肥婆指着酒嫂:“像她那样,平时讲话总是尖酸刻薄的,写出来的文章不知要得罪多少人?”

戚姑:“平时讲话尖酸刻薄变成书面语言后就等于是看问题深刻、语言犀利,坏事变好事了。”

巴姨:“写文章眼光不要紧盯着眼前这一帮老娘们……”

戚姑:“是啊,写文章要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站在高处俯瞰平地。”

巴姨:“连脚下的鞋底印都要描绘出来,越细腻越好。”

戚姑笑了:“你这是在跟我说相声,是不是?”不待巴姨作答,她又自顾说道:“我们这代人再不上网东舞西搞的整点东西,真是落伍了!”

 巴姨:“阿拉不是学文科的,整不出什么好料来,看的多写的少,主要是跟高手学习,看到好的就淘得一点知识,像看 青青子衿  的        江城子      梅雪恋

    数点红蕾银枝藏,雪飞扬,蕊馨香。只因清雅,我已为卿狂。纵使侠骨柔情在,颜尽染,不施妆。

    可怜梦好总难长,冰消亡,花事殇。一场眷恋,转眼便空茫。依旧来生相守望,仍漫洒,更幽芳。

看后真的是感慨万千,除了佩服诗人的才气不说,难能可贵的是一大帮才子才女随声相和,于是,一幅花前月下,吟花弄月,宁静、和湝的图画蓦然窜入我的脑中,真让人羡慕不已!”

 戚姑:“网上的能人多了去,就像江河万古流的文章,以嬉笑怒骂见长,字里行间充滿了对贪汚腐败的愤恨,读了他的文章就像大冬天喝了肥婆炖的老鸭汤,又辣又香,管保你沁出一身香汗。”

石肥婆:“俩婆娘讲着讲着又扯到我头上来了!”

巴姨:“戚姑是在夸你呢,说你煲的汤就像江河万古流的文章一样,品过之后回味悠长。”

酒嫂:“文人写的书假话多真话少,有什么好值得回味的!”

戚姑:“你没看过柳暗花明的文章,她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感情的流露,而且,其中不乏幽黙。你那鸭汤喝起来只香嘴一哈哈,人家那文章读起来可香脑子好几年呢!如果她的文章跟你的老鸭汤相比,嘿!气死你,我宁可读她文章算了!”

石肥婆:“贬损老娘呀,看我不收拾你!”

戚姑:“网上哪一个不是能人,个个比我们强,咱没有能力研究别人,还是赶快回家研究孙吧,说不定些小子早都等急了。”

石肥婆:“走就走吧,也合时候买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